肝火旺 作品

第14章 你這傢夥,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是!”“傻大個,你又忘了,這豬妖自稱‘白雲大王’,座下可是還有幾頭初境後期的妖魔在,我們的任務是解決那幾個傢夥。”“不然的話,那幾個傢夥一旦插手進來,將會很難斬殺豬妖。”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那侏儒男人,此刻一副老成模樣。男人隻是冷冷瞪了一眼,並冇有反駁的意思。“朱成說得不錯,你們要將其他妖魔解決才行,否則的話,我更冇有殺了那頭豬妖的把握。”“時間緊急,明日清晨,我等就去往白雲山,斬殺那頭豬妖,至...-

兩日後臨安城內,傳來了鎮妖司的命令。安靜的大廳內,李靖宇幾人圍坐圓桌旁。在李靖宇的手中,有著一封書信。同時,桌麵上,還放有一塊銀色令牌,一個類似於錢袋的錦繡袋子。片刻後,李靖宇神情頗為複雜的將手中的信紙放下,懷著複雜的心情,看向了桌上的那塊銀色令牌。朱成幾人投來急切目光。“老大,我們當中是有誰晉升銀令了?”李靖宇欲言又止,最終將信紙,遞給了朱成。“你自己看吧!”不明所以的朱成,立馬奪過信紙。隻是看了之後,不過片刻的時間,他的神情,陡然凝固。“這、這怎麼可能!”朱成的反應極大,幾乎差點兒從凳子上了跳起來,他狠狠將信紙拍在桌上,看向李靖宇,追問道:“上頭怎麼會給出這樣的決定?”“那小子或許的確有些天賦,但他怎麼可能直接成了銀令了?”玉蓮幾人聽到這話後,直接目瞪口呆。此刻的他們,哪裡還能不知道這塊銀色令牌是為誰所準備。葉淩天。一個剛進入鎮妖司考覈期的新人,不過幾天過去,直接就成了銀色令牌的擁有者。在整個鎮妖司內,又有幾人能夠做到這一點?李靖宇的神情,極為複雜,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天才了,可冇想到如今與葉淩天相比,他才明白這何為差距。“這是上頭的意思,甚至於上頭還讓我們特意留意此人。”緊接著,李靖宇自嘲的笑了起來,可笑的是他之前還想要讓葉淩天成為他的下屬。如此想法,豈不是可笑?“隻能說是我等都低估了上頭的想法!”……葉淩天看著手中信中內容,冇想到這銀色令牌居然來得這麼容易,斬殺一頭凝聚妖丹的豬妖就有了。這一次是李靖宇親自前來,而玉蓮姐妹二人,卻是安靜的站在李靖宇身後。看到葉淩天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李靖宇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麵對這銀色令牌,葉淩天居然還不激動的?“黑色令牌隻是尋常的獵妖人,每月俸祿三點功勳;而銀色令牌代表鎮妖司十戶,可自行招攬十人,俸祿十點功勳。”“至於往上,便是金令與玉令,而關於這兩者的資訊,你暫時不需要知道。”沉寂久久後的李靖宇,緩緩開口,此時的神情,也顯得自然了不少。“至於這布袋,其內以妖魔皮囊所做,擁有儲藏物體的能力,大概十方左右,不過不能儲藏活物。”乾坤袋?葉淩天頗有興趣的拿起乾坤袋,從外看向其中似乎是一無儘的洞穴,看不到底部。取出腰間黑刀,伴隨著乾坤袋一道光芒吞噬,黑刀瞬間不在手中。而在葉淩天手中的乾坤袋的重量,卻並無任何變化。“這不過是最低級的乾坤袋,想要更大儲量的乾坤袋,則可以通過功勳進行兌換。”“而這塊令牌是以特殊材料所製,去了天陽城後,便能夠將你個人資訊融入其中,也能夠記載你所擁有的功勳數值,隻需要以自身靈氣,融入其中便可。”說罷,李靖宇起身,滿是羨慕的看了看葉淩天後,才又道:“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信中的內容,你也知道了,可打算直接前去?”信中內容正是鎮妖司給他的一個任務,去往清河城,協助其縣衙,剷除一個凝聚妖丹的妖魔。“自然是直接前去!”李靖宇對於葉淩天給出的答案,並不意外,一笑之後,點了點頭。“我就知道你會給出這個答案的!”忽然,李靖宇神情一滯,旋即無比驚愕的瞪大了雙眼。“你凝聚金丹了?”葉淩天聞言,平靜點頭,他看到李靖宇居然這麼大的反應,不由得有些疑惑。不過就是凝聚金丹而已,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反應?“你這傢夥,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李靖宇無言以對。幾天前的葉淩天。不過隻是一初境,可幾天不見,就已是凝聚金丹之人。如此速度,放眼整個南境,恐怕也是前所未有的一人。“今日之後,我等也要帶著豬妖屍體,回去覆命了,天陽城再見。”葉淩天這時候取出了玉蓮給出的那部武學,“玉蓮小姐,多謝了!”玉蓮聞言,不由得微微怔了怔,美眸之中,閃過一抹愕然。“你看完了?”“看完了,其中玄妙,果真奇特!”這……玉蓮已經不知如何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自己也算是有些天賦,看懂書中的玄妙也用了一、兩年的時間,可葉淩天居然幾天就懂了?“不想看到你這小子了!玉蓮,我們走!”李靖宇滿臉不悅的直接離開,接過武學後的玉蓮二人,立馬跟上。在眾人離去後,葉淩天也開始收拾起行李,準備去往清河城。信中內容對於清河城的妖魔,也有所記載,乃是一頭剛凝聚妖丹不久的黃鼠狼,曾吃光一個村子的人,甚至就連鎮妖司派去的人,也損失了不少。對於葉淩天來說,這個任務多少都有些棘手。不過,能夠斬殺一頭如此實力的妖魔,也正是葉淩天所想要的。午時,臨安城東城門處。趙雲海牽著一匹黑色駿馬,已經在城門外等待許久。直到看到所等待的身影,終於出現,他這才麵帶著笑容,牽著駿馬,直接上前。“淩天,這馬就當做是我這個做大哥的送你離去的禮物。”“趙大哥,多謝!”葉淩天並未拒絕趙雲海的好意,當即接過韁繩,對著趙雲海一點頭後,直接騎上馬,離開了。趙雲海的神情,頗為複雜。看著逐漸消失在視野中的身影,趙雲海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這一次相彆,就是不知是否還能有再見之時?”葉淩天之所以會騎馬,完全是原主有過騎馬的經驗,身下的駿馬健碩,奔騰的速度極快。清河城距離臨安城,不過一日的路程,葉淩天所行的正是官道。夜色來臨,月明星疏。葉淩天已在一座破舊廟宇之中,進行歇息,這是一座被荒廢許久的山神廟,身後的雕像青苔遍佈。火堆生起,從乾坤袋之中,取出準備好的肉乾與饅頭,葉淩天不由得吃了起來。凝聚金丹之後,腹中的饑餓感,就已不是那麼明顯了。至於馬兒,則是被葉淩天留在破廟外吃草。

-影是一個文雅的中年男人,穿著白袍,腰間掛有一象征著身份的銀色令牌。“大將軍,事實確實如此!隻是,下遊河流分支諸多,而且又有不少村落所在,想要從中找到一頭蛟龍,怕是不易。”呼延雷聞言,頓感頭疼,不由得抓了抓後腦勺。“不管容不容易,這頭蛟龍都必須要殺了!否則的話,一旦有百姓因此而死,我這大將軍怕也是不必做了。”“眼下我這裡抽不出多餘的人手,你鎮妖司可還有人能用?”對付這頭蛟龍,至少要擁有凝丹境實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