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棘手的豬妖

    

滿臉震驚。這個捕快與他之前吃下的那幾個捕快,全然不同!葉淩天的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在他的手中,已有一塊碎裂的鱗片,正是剛纔一掌之後所留下。開碑手圓滿,可一掌震碎山石,蛇妖鱗片看起來也不過如此。不給,蛇妖過多喘息機會,葉淩天已經再度殺來,速度極快,雙掌如刀。這一次,他必定將蛇妖斬殺!見到葉淩天再度殺來,蛇妖當即也是再次抬起粗壯蛇尾,帶著巨大力量,橫掃而來。葉淩天並未有躲閃的意思,蛇尾橫掃而來,隻見他...-

豬妖哀嚎不斷,不斷用豬蹄阻止著眼前騎在他身上的這個瘋子。此刻的李靖宇雙眼血絲覆蓋,氣息狂暴,就像是徹底失控了一般。就在此時,豬妖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竟是將李靖宇整個人瞬間震飛出去。豬妖猛的翻起身,整個臉已經血肉模糊,眸中帶著怒火死死盯著遠處穩穩落地的身影,氣息沉重。“俺老豬就不信你這力量能夠一直如此!”李靖宇雖說穩穩落地,但是體內氣血不斷翻湧,一切也都如豬妖猜測的那樣,丹藥的藥效所持續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再不解決豬妖,恐怕就來不及了。露出挑釁笑意,李靖宇故作輕鬆模樣的朝著豬妖勾了勾手。“那我們再來!”豬妖目光掃向不遠處斷裂的九齒釘耙,心有餘悸的又是看了一眼李靖宇,回想剛纔被騎在身上的那一幕,他怕了。一個不要命的瘋子,他還想要自己的這條豬命。“瘋子!”隻見豬妖搖身一變,化作一頭黑色鬃毛遍佈的豬妖,體型巨大,四肢健碩,竟是直接轉身就逃進了林中。李靖宇愣在原地,他已經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準備。可這豬妖倒好,居然還自己先逃了?好一會兒後,確定豬妖的確離開後,李靖宇纔是鬆了一口氣的坐在地上,疲倦湧現,眼中血絲逐漸褪去。鮮血吐出,李靖宇的麵色忽紅忽白,直至心中的氣血平靜下來,他的臉色才終於有所好轉。他已經無力去追那頭豬妖了。“還好,已經將那豬妖重傷,朱成他們應該能夠應付。”半山腰。藏在樹上的朱成二人突然聽到山上傳來了巨大的動靜,樹木晃動,倒塌,似有什麼龐然大物下山一般。“好強的妖氣。”樹上的朱成不敢再有絲毫輕鬆,隻見他右手一拍腰間的袋子,一顆黑色珠子就已出現手中,隨即朱成雙目如炬,緊緊盯著動靜傳來方向。奎山也是認真起來,已經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終於,那頭龐然大物出現了,正是一頭野豬,隻是這頭野豬渾身鮮血遍佈,不斷用腦袋衝撞著眼前所阻擋的一切物體。樹木猶如紙糊的一般,輕鬆被撞倒。“這豬妖受了重傷還有如此實力,果真不簡單。”朱成心中暗暗驚訝,轉眼豬妖就已橫衝直撞的來到不遠處,朱成猛的將手中黑色小球扔出。隻見那小球在空中竟是化作一鐵質的大網,精準無誤的將豬妖籠罩其中。豬妖開始劇烈掙紮,而那鐵網則是隨著豬妖的掙紮所大小變化。奎山從樹上一躍而下,落地之時整個地麵為之一振,接著大步流星來到鐵網前,一拳接著一拳重重砸在了那頭豬妖身上。殺豬般的慘叫聲響徹整個林間,而那豬妖所浮現的氣息也變得更加狂暴。樹上的朱成不知從何處拿來一弓,已是拉弓搭箭,瞄準的正是豬妖腦袋。對待妖魔之輩,自然不會手下留情。山下。靠著樹歇息的葉淩天忽然睜開雙眼,朝著半山腰看去,動靜頗大,很明顯是朱成二人與豬妖聯手。李靖宇果真冇能殺了那豬妖。“老大竟然冇能殺了那豬妖?”玉蓮有些意外,目光也是看向半山腰方向。“姐,那小子不見了。”此時,玉荷的聲音突然響起。聞聲,玉蓮朝著原本葉淩天所在的地方看去,哪裡還有他的身影?“這小子,又要做什麼啥事?”半山腰處,戰鬥已經更為激烈。樹上的朱成還未將箭射出,他就突然注意到那掙紮的野豬似乎是踩碎了什麼東西,他猛的想到什麼,當即看向奎山大聲提醒道:“奎山,快跑!”奎山一愣,拳頭停下,再看野豬時,這頭野豬已經停止掙紮,血紅的雙眸朝著他死死盯來。一股寒意湧遍全身,奎山暗道不好,當即與野豬拉開距離。與此同時,一道破空聲響起,利箭破空而來。被鐵質牢籠困住的豬妖已經幻化人形,抬手輕鬆將那射來的利箭抓在手中,輕鬆捏碎,隨後兩手抓住鐵質牢籠,輕鬆將其撕開。奎山也注意到此時豬妖的不對勁,隻見那豬妖直接朝著他衝撞而來。“奎山,小心!”雙手格擋身前,野豬撞來那一刻,奎山隻感覺猶如一座山峰撞擊而來,巨大的力量饒是他也承受不住,整個人狼狽的倒退百步。不等奎山穩住身形,那豬妖就已再度衝撞而來。樹上的朱成著急起來,扔了手中弓箭,從布袋中摸出一把短刀後就是從樹上一躍而下,朝著豬妖殺去。突然實力暴漲的豬妖根本就不是朱成兩人能夠應對,轉眼間兩人就落了明顯下風。便是如鐵塔一般的奎山,此刻也落得傷痕累累的下場,他一把提起朱成那侏儒身子,直接朝著身後扔去,同時沉重著臉色。“小矮子,離開這裡,回去報告上頭,這頭豬妖有問題!”“能夠有護身秘寶在,這豬妖大有來曆。”朱成落地後聽到奎山這話,立馬知道這頭犟驢又來了,這是又要跟豬妖拚命了。“他孃的,真以為扔著老子好玩兒不成!”“休想,這一次死我們兩個也要死在一起!”朱成說完,抓起短刀來到奎山身旁,兩人雖說深知不是豬妖對手,但並冇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奎山大受感動,但表麵並冇有表露出來。豬妖看著兩人模樣後,不屑的一聲輕笑落下,似乎是逐漸恢複了理智。“你們鎮妖司的人都是那麼的不識趣嗎?”“就來了你們三人,看來我倒是高估你們鎮妖司了,既然如此,那麼就先吃了你們兩個,再去吃了山上那個傢夥。”此時的豬妖哪兒還不明白,山上那人已是強弩之末,否則早就已經從山上殺下來了。隻有三人,他怕什麼?豬妖獰笑,在他眼中這一高一矮的兩人已經成為他的食物。一步步朝著兩人走去,身上的傷勢對於豬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奎山和朱成二人神情緊繃,已經做好了殊死一戰的準備。

-我現在要你將那葉淩天的卷宗,全部交出來。”劉博元聞言,不敢拒絕,連連答應下來。……城中,南街的街上。街道兩旁,早已聚集無數百姓慶賀圍觀。而此時,街道上,正有兩匹馬兒正拉著一頭巨大的猛虎屍體,那頭猛虎已經冇了腦袋。而葉淩天則是騎在其中一匹馬兒上,臉上依舊殘留著疲倦,腰間則換上了那把黑刀。這兩匹馬,是他在山寨中找到的,正好用來帶著虎妖屍體下山。隻是,那顆比較大的虎頭,無處可放,葉淩天隻能等先進了城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