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魔橫行

    

“你自己看吧!”不明所以的朱成,立馬奪過信紙。隻是看了之後,不過片刻的時間,他的神情,陡然凝固。“這、這怎麼可能!”朱成的反應極大,幾乎差點兒從凳子上了跳起來,他狠狠將信紙拍在桌上,看向李靖宇,追問道:“上頭怎麼會給出這樣的決定?”“那小子或許的確有些天賦,但他怎麼可能直接成了銀令了?”玉蓮幾人聽到這話後,直接目瞪口呆。此刻的他們,哪裡還能不知道這塊銀色令牌是為誰所準備。葉淩天。一個剛進入鎮妖司考...-

夜色如墨。刺骨的寒風湧來,葉淩天猛地醒來,驚惶的朝著四處看去。此時的他竟是被繩索牢牢的捆綁在一棵樹乾上,四周草木茂盛,看起來應該是在森林當中。與此同時,一段段不屬於他的記憶湧入腦海當中。妖魔橫行,人為芻狗。前身是臨安城中縣衙的一名捕快,因收到臥虎村中有妖魔出現,便是與其他幾名捕快前來臥虎村降妖除魔。可誰料想,剛到臥虎村便是中了妖魔埋伏,其他幾名捕快已被那妖魔生吞活吃,而前身還活著,完全是因為被妖魔當做了宵夜。反應過來的葉淩天,立馬嘗試著用力掙紮了幾番,繩索很緊,根本無法掙脫開。難不成自己真就要死在這裡了?寒風吹拂,風聲帶動著林間樹葉,猶如無數妖魔在哀嚎。“該死!”葉淩天不由自主的有些慌了,他可不想要死在這荒山野嶺當中。忽然間,葉淩天隻感覺眼前出現虛幻,似乎是空間在扭曲。難不成自己這是被蛇妖嚇出幻覺來了?不由再次瞪大眼,認真看著正前方,眼前出現的畫麵並不是幻覺。麵板!【姓名:葉淩天】【所有武學:開碑手(未入門)】【獵妖刀法(未入門)】【可利用自身壽命來提升武學層次,擊殺妖魔後可獲得其中所擁有壽命】【提示:當壽命不足一年時,將無法使用】【剩餘壽命:四十二年】這兩部功法是前身在縣衙中所學的基礎武學,但前身資質一般,修煉的時間也短,尚未入門。雖然眼前的麵板是他所期待的金手指不假,可他的金手指為什麼要拿命來玩兒?還有四十二年壽命,滿打滿算他也隻能活六十多歲,在這個世界中,算是短命的了。如今金手指已經出現,他如果不拿命來玩兒,恐怕……就在他猶豫不決時,風吹得更加生命。窸窸窣窣。四周的林木劇烈擺動,卻並不是因為風才如此。“正巧餓了!吃了你再去找那些村民填填肚子吧!”夜色之下,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葉淩天的視野當中。這是一個人首蛇身的男人,長髮之下的麵容慘白無色,雙眸豎瞳,下巴是倒三角模樣,赤著枯瘦的上半身,而下半身則是黑色鱗片覆蓋的蛇身,雙手瘦可見骨。此時,這蛇妖男人咧嘴笑著,獠牙外露的同時,還吐著分叉的猩紅舌頭。那一雙豎瞳當中,充斥著貪婪的光芒,貪婪的看著眼前勢在必得的食物。葉淩天卻出奇的平靜,不如說是隻有初次看到時的驚訝,那種被盯上的感覺,讓他很不自在。金手指,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夠活下來的機會,隻是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眼下並無刀在手上,所以最好選擇隻有開碑手。不再猶豫,葉淩天的心中默默出聲。“使用全部壽命,提升,開碑手!”麵板中,關於壽元的數字,在飛速變化著。四十二……三十四……二十一……直到最後,停在了“一”。與此同時,他所期待的聲音,也在耳邊響起。【你專心練習開碑手,用時三年時間終於有所領悟,踏入到入門層次】【你繼續修行,五年後踏入小成層次,可輕鬆劈開木頭】【你似有感悟,十三年後成功達到大成層次,可劈山石】【二十年後,你終於將開碑手修行至圓滿層次,未能再有領悟】【開碑手:圓滿】刹那間,葉淩天頓感周身的力量充沛,特彆是那雙手之上,震斷繩索,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讓葉淩天的心中,不由得一喜。不過,他並未立馬動手,而是看向那蛇妖。有件事情,他還需要弄清楚。“是你逼迫村裡人跟你聯手起來,設下的陷阱?”聞言,蛇妖一聲嗤笑落下。“你這小捕頭既然想要知道,那麼我告訴你便是。”“我許諾他們隻要將捕快引來,便是不吃了他們。”“不過,今夜我餓得厲害,等到吃了你後,便會去吃了他們。”說罷,蛇妖笑容變得猙獰起來,扭著蛇身,已經來到葉淩天的身前,那張血盆大口逐漸張開,彷彿是打算要將葉淩天一口吞下。葉淩天見狀,自然不再等待,當即雙手發力,輕鬆將捆綁的伸縮震斷,下一刻,便是騰身躍起,一掌轟然落下。那蛇妖也反應極快,在葉淩天躍起之時,就已經反應過來,驚恐之餘,急忙蛇身移動,朝著一側,躲閃開來。一掌落空,葉淩天腦海中關於開碑手的招式,更加清晰,水到渠成。身影剛落地,他就再度箭步而來,一掌如刀,破空直奔蛇妖的脖頸處殺去。蛇妖瞳孔猛縮,這一掌氣勢,他已能感到不是他所能承受,可眼下又無躲閃機會,於是隻能抬起蛇尾,橫掃而來。一掌一尾相撞,堅硬感從手掌傳來,葉淩天微驚,這鱗片竟是如同鐵甲一般。一掌落下,蛇妖被這股力量所震退兩步。蛇妖雙眸震動,滿臉震驚。這個捕快與他之前吃下的那幾個捕快,全然不同!葉淩天的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在他的手中,已有一塊碎裂的鱗片,正是剛纔一掌之後所留下。開碑手圓滿,可一掌震碎山石,蛇妖鱗片看起來也不過如此。不給,蛇妖過多喘息機會,葉淩天已經再度殺來,速度極快,雙掌如刀。這一次,他必定將蛇妖斬殺!見到葉淩天再度殺來,蛇妖當即也是再次抬起粗壯蛇尾,帶著巨大力量,橫掃而來。葉淩天並未有躲閃的意思,蛇尾橫掃而來,隻見他一手重重劈出。開碑手,圓滿!噗嗤!一掌猶如利刃一般,輕鬆劈開蛇尾那堅硬的鱗片,血肉飛濺。疼痛傳來,蛇妖猛的將蛇尾收回,旋即狼狽的朝著林中,逃竄而去。狠狠將手上血肉甩掉,葉淩天箭步如飛,追了上去。蛇妖蛇尾已斷,在速度上麵,已經大打折扣。葉淩天不多時就已追上蛇妖,在蛇妖惶恐之下,他騰身躍起,一掌如刀,再度劈落而下。伴隨著一聲哀嚎,血液飛濺,蛇妖應聲倒地。隻見那蛇妖轉瞬之間,便化為一頭黑色巨蟒,腦袋下方三寸處,已有一道深深傷口。葉淩天站在一旁,平靜的將手上鮮血擦拭著,眼眸中閃爍著光芒。明明是第一次殺妖,可是他卻感覺不到半點兒害怕,似乎早已習以為常。

-身看去。可看到的卻隻是一把黑色的刀,已破空而落,至於那張麵孔,他還未來得及看清。噗嗤!血液濺落,狗妖直接倒在地上。梁安嚇得渾身一震,看著那狗妖的慘狀,心有餘悸的朝著葉淩天看來。俊秀的麵孔上,沾染著血跡,整個人如同傳說中的修羅一般,讓人看到那張麵孔時,不由得心生寒意。【斬殺初境後期狗妖,獲得妖魔壽元八十九年】【剩餘妖魔壽命:七百四十一年】將黑刀與狗妖的屍體,收入乾坤袋後,葉淩天這纔看向滿臉懼怕的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