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聽雨 作品

《暢銷钜作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 第7章

    

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第46章免費試讀盧文嬋吃飽回來的時候,看到家裡的氣氛仍然不太好,她悄悄地回了房間。其實她一點也不喜歡住在這裡。在這裡還得看嫂子的臉色行事。但誰讓這裡有優質的結婚對象呢,她還在這邊找到了工作。這工作可是硬生生從一幫軍嫂手中搶到的,蓋因她有個高中文憑。她相信以她這個條件,一定能找一個年輕有為的軍官。時聽雨並不知道盧家的雞飛狗跳,那些也跟她冇有關係。此時她正在看哥哥寫來的信。...暢銷钜作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講述了時聽雨時沐寒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暢銷钜作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第7章免費試讀陸衛國原本已經做好了女方受驚嚇隨時尖叫的準備。

看到時父時母的表情,他心道,果然如此。

他的眼睛冇有放在相親的女主角身上,怕對方害怕。

隻是這一次他冇有聽到對方驚恐的尖叫。

馮偉知道自己兄弟那張臉的殺傷力,一時也不敢開口,生怕嚇到這家人。

空氣有些凝滯。

國營飯店內,吃飯的人也紛紛向他們投以好奇的目光。

有那心思活絡的,看到兩邊人這架勢,盲猜一波相看的。

隻是看著女方那仙女兒似的容貌,又看了看男方那張臉,心中都暗歎可惜了。

時聽雨感覺到了周圍的注視,她拉了拉父母的手,開口道:“馮同誌和陸同誌是吧,這是我爸媽。”

她的話像是一個訊號,馮偉恢複了能說會道,陸衛國緊繃的心也稍稍放鬆了些。

他頭一次把目光放在相親對象身上。

時聽雨那張過分美麗的臉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他狹長的眸子忍不住縮了縮。

周圍的聲音慢慢遠去,隻有那張微微帶著甜笑的臉不斷地發著光。

馮偉看陸衛國傻愣愣的,趕緊扯了他一下。

陸衛國這才反應過來,他僵著臉,對時父時母問好。

“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陸衛國。”

麵對陸衛國伸出來的手,時母冇有勇氣握上去,最後還是時父承擔了所有。

時母擔憂地看了眼女兒。

卻看到女兒笑意盈盈,一點也冇受對方容貌影響。

馮偉讓時聽雨坐在了陸衛國的對麵。

陸衛國腰桿筆直地坐著,雙手放在膝蓋上,小幅度地磨蹭著。

他黑眸銳利又專注地望著對麵的女人。

他的視線彆人忽略不了,時聽雨更是感覺強烈。

她抬頭直視著陸衛國的眼睛。

下一瞬,她居然看到對方的眸子偏了下,避開了。

要不是她對人的情緒比較敏感,一時還真發現不了對方的侷促。

這時服務員喊,他們桌的菜好了。

陸衛國倏然起身,大步流星地去視窗端菜了。

看了看碗筷,時聽雨下意識地用水把筷子和碗燙洗了一下。

陸衛國端菜回來,就看到了時聽雨的動作。

看到她端著碗裡的水一時不知如何處理,他長臂一伸道:“給我吧。”

時聽雨抬眸看了他一眼,居然發現這傢夥的耳朵紅了。

她哦了一聲,把碗遞了過去。

陸衛國接碗的時候並冇有刻意靠近她,與她的手保持著兩指的距離。

時聽雨的目光在陸衛國的手上打了個璿兒,就收了回去。

他的手很大,也很粗糙,手上的繭子匆匆一瞥都能看得清楚,可想而知它的厚重程度。

手指上也帶著細碎的傷口。

時聽雨曾經畫過農民的手,工人的手,老師的手,美人的手,卻從未畫過軍人的手。

冇想到,軍人的手比她曾經看到過的其他手都來得震撼。

情緒隻在一瞬間,等到她回神的時候,碗已經被陸衛國拿走了。

他接了碗轉身往門口去,把碗中洗筷子的水倒了。

回來後陸衛國又去跟服務員要了一杯水。

在服務員敢怒不敢言的目光中,把桌子上其他人的碗筷都過了一遍水。

馮偉吃驚地看著陸衛國這一係列動作,眼珠子差點掉地上,他什麼時候這麼殷勤了?

碗筷燙過後,眾人開始吃飯。

陸衛國和馮偉兩人吃飯速度快得像是把飯直接從嘴倒進胃裡一樣,冇幾分鐘就吃完了。

時父時母見此,便也放下碗筷,這次來的目的是相親,吃冇吃飽倒是次要的。

時聽雨見此也放下了碗筷。

馮偉和陸衛國這才發現他們好像做了件蠢事。

馮偉輕咳一聲,出來圓場,“我們當兵的,平時吃飯速度快都習慣了,你們繼續慢慢吃,千萬彆客氣。”

陸衛國看了時聽雨一眼,說道:“慢慢吃。”

他聲音不大,聲帶上好似覆蓋了一層砂紙,低沉帶著些粗糙感。

時聽雨見此,又多吃了一會兒。

直到肚子冇什麼饑餓感了,才放下碗筷。

見時家人不打算再吃了。

陸衛國把自己的情況跟對方說了一遍。

“我叫陸衛國,在金陵軍區任一營營長,今年二十八歲,家中父母都在東省老家工作。”

時聽雨聽得很認真。

馮偉看得分明,對方並冇有什麼害羞的意思,想來一見鐘情之類的並冇有發生。

他又看了看身邊的兄弟,這傢夥倒是意外的主動。

嗯,比之前任何一次的相親都主動。

想想也對,時同誌長得這麼的漂亮,男同誌主動點也是應該。

時聽雨問道:“你家中可還有什麼兄弟姐妹?”

“家中還有一個大哥,大哥已經結婚,小侄子今年八歲,上一年級了。”

時聽雨點點頭。

通過陸衛國的話,她能聽出來一些資訊。

陸衛國應該跟他大哥一家感情不錯,要不然,一個當兵幾年不回家的叔叔,又是如此通訊不發達的年代,能夠知道侄子上一年級,說明他對家裡比較關注。

不要說什麼八歲正好是上一年級的年紀。

現在是七五年,義務教育還冇有實行,現在孩子上學有早一點的也有晚一點的。

陸衛國繼續道:“我現在是正營級,一個月工資101塊,出任務的話會有津貼。”

“如果我們能夠繼續發展出更深的革命情誼,你婚後可以隨軍住家屬院。”

“婚後無論是工作還是在家,我都尊重你的選擇。”

對於時家,他聽說了一些事情。

在馮偉說要讓他跟時聽雨相看的時候,他就打聽過了。

知道時聽雨並冇有出去工作,想著或許婚後她也不想工作。

對於這一點,不知全貌,他不予置評。

時聽雨的眸子亮了亮。

她也擔心匆忙定下婚事,男方要讓她出去工作。

她不是不能出去工作,但是工作與否要出於她自己的意願。

陸衛國說的這一係列條件都讓她很心動。

婚後隨軍不用照顧公婆,工作與否都隨自願,工資高,人實誠,關鍵性格看上去並不像臉上表現出來的那般生人勿近。

這些她都很滿意。

至於臉,她看著順眼就成,她也不是個會因為他人言論而改變自己審美的人,更何況陸衛國的身材冇話說,寬肩窄腰大長腿,這身材放到後世,絕對能夠引起廣大女性斯哈斯哈。比你一天的工資高?”時聽雨抿了抿唇,神色稍冷,她道:“大娘,我這不能為了幫你,把自己本職工作丟一邊啊,而且我也不做這個。您要是真想辦酒,外麵的大師傅多的是,人家是專業的,不比我這個細胳膊細顛不動鍋的強。”盧大娘見她拒絕的這樣徹底,冷哼了一聲,轉過了身。車上其他幾個小媳婦也冇敢講話,他們男人的職位可比不上這兩位家的。盧大娘當然知道可以請外麵的大師傅,但是人家外麵的大師傅哪是那麼好請的,到時候得包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