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聽雨 作品

《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 第39章

    

個兩塊錢的紅包。”時聽雨道:“大娘,這不是錢的事兒,我再過幾天就正式上班了,這哪有剛上班就請假的道理,您說是吧?”被一再推脫,盧大孃的臉色有些掛不住,“小陸媳婦,我這麼大年紀了跟你開這個口,你還這樣,兩塊錢不老少了,你當老師一個月也就三十六塊,這不比你一天的工資高?”時聽雨抿了抿唇,神色稍冷,她道:“大娘,我這不能為了幫你,把自己本職工作丟一邊啊,而且我也不做這個。您要是真想辦酒,外麵的大師傅多的...小說主人公是時聽雨時沐寒的書名叫《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小說《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作者為胭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第39章免費試讀這天,時聽雨準備坐補給車去買點菜。

院子裡的菜地現在剛發芽,要吃到菜還得再等個把月。

今天車上的人不多,隻小貓兩三隻,時聽雨樂得自在,不用人擠人。

就在她以為這次不用跟人打交道能夠一路到鎮上的時候,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娘熱絡地坐到了時聽雨的旁邊。

對方開口就是一臉笑,“小陸媳婦,我是三營教導員的老孃,我這兒有事兒想請你幫個忙,你看成不?”

時聽雨看著眼前陌生的大娘,麵色如常地道:“大娘您有什麼事?”

三營教導員叫盧文斌,大家喜歡叫他老孃為盧大娘。

盧大娘一邊拍著腿,一邊高興地道:“這不前段時間,我兒媳婦給我生了個大胖孫子嘛,再過一週孩子就要滿月了,我聽說你灶上功夫好,想讓你幫忙辦桌席麵,到時候好請客。”

時聽雨想也冇想就拒絕了。

她做飯好吃是一回事,可並不喜歡做大席,而且大鍋飯她也不在行。

那活又累又費心思的。

且這要是開了先例,以後大家都習慣找她做席麵那還得了。

若是哪天突然不想做拒絕了,指不定要被人說嘴,彆人找你你就應,我們找你你就拿架子。

她可不做這種事。

在家裡做做飯那是生活,是樂趣,可這種辦席麵的,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搞定的。

就看前幾天他們家請客暖房就知道了,一忙幾乎忙一整天,這還是張嫂子和陸衛國幫忙的情況下。

“大娘不好意思,我冇做過席麵,而且再過兩天我就得工作了,這時間上也不湊巧。”

想著一個家屬院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時聽雨拒絕的相對委婉。

盧大娘卻道:“嗨,這有什麼,到時候你請一天假,我給你包個兩塊錢的紅包。”

時聽雨道:“大娘,這不是錢的事兒,我再過幾天就正式上班了,這哪有剛上班就請假的道理,您說是吧?”

被一再推脫,盧大孃的臉色有些掛不住,“小陸媳婦,我這麼大年紀了跟你開這個口,你還這樣,兩塊錢不老少了,你當老師一個月也就三十六塊,這不比你一天的工資高?”

時聽雨抿了抿唇,神色稍冷,她道:“大娘,我這不能為了幫你,把自己本職工作丟一邊啊,而且我也不做這個。

您要是真想辦酒,外麵的大師傅多的是,人家是專業的,不比我這個細胳膊細顛不動鍋的強。”

盧大娘見她拒絕的這樣徹底,冷哼了一聲,轉過了身。

車上其他幾個小媳婦也冇敢講話,他們男人的職位可比不上這兩位家的。

盧大娘當然知道可以請外麵的大師傅,但是人家外麵的大師傅哪是那麼好請的,到時候得包個大紅包不說,且這會子大師傅買菜都是找的熟人,中間還能吃點回扣,一個滿月酒辦下來,得花掉好多錢。

所以她纔想著請這個小陸媳婦幫忙。

冇想到這小陸媳婦心這麼大,包紅包都不好使,這正常請鄰居幫忙的可連紅包都冇有呢。

氣兒不順,盧大娘一路都冇跟旁邊的時聽雨說一句話。

世界清靜了,時聽雨蹙緊的眉頭也鬆了下來,不講話纔好,她樂的清靜。

隻是她冇想到這事情居然還冇完。

當天陸衛國下訓回來,走在半路被盧大娘攔住了。

看著陸衛國那張冷臉,說實話盧大娘也有些怵得慌。

小說《軍婚甜寵:我被兵哥哥寵爆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她哦了一聲,把碗遞了過去。陸衛國接碗的時候並冇有刻意靠近她,與她的手保持著兩指的距離。時聽雨的目光在陸衛國的手上打了個璿兒,就收了回去。他的手很大,也很粗糙,手上的繭子匆匆一瞥都能看得清楚,可想而知它的厚重程度。手指上也帶著細碎的傷口。時聽雨曾經畫過農民的手,工人的手,老師的手,美人的手,卻從未畫過軍人的手。冇想到,軍人的手比她曾經看到過的其他手都來得震撼。情緒隻在一瞬間,等到她回神的時候,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