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薇 作品

《葉寧薇盛雲展》 第2章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什麼溫柔善良女主角,其實全是假象。上一世,葉寧薇就是被宋知晴這些暗戳戳的舉動折騰得迷了心智,一步步瘋狂。第二天到學校,來得早,辦公室裡隻有她和宋知晴兩人。葉寧薇直接和宋知晴對峙。“我問你,那天葛大媽分明拜托你告訴雲展來衛生院送醫藥費,你為什麼不說?”宋知晴一愣,神情柔弱委屈:“抱歉寧薇姐,我給忘了……”一想到小鬆險些耽誤治療,葉寧薇怒不可遏步步逼近:“是忘了還是故意的?”宋知晴...葉寧薇也毫不退步:“我冇胡說!你敢說宋知晴對你冇那個心?”兩人之間,如炮仗遇火一觸即發,嚇得角落裡的小鬆哇哇大哭起來。他的哭聲也阻止了兩人的爭吵。...《葉寧薇盛雲展》第2章免費試讀宋知晴梨花帶雨,眼眶紅紅,像一隻受驚的小兔,任誰見了都會心生憐愛。她表麵並未怪罪葉寧薇,反而替她說起話,親昵地指責盛雲展。“盛大哥,我和寧薇姐其中肯定有誤會,你彆對她這麼凶,男人要溫柔一點。”葉寧薇聽著這些話,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胸腔一怔。她這時才終於明白,為什麼上一世所有人最後都喜愛宋知晴而嫌惡自己了。自己一根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從不屑於偽裝,說得好聽是率真,說得不好聽便是得罪人。而宋知晴呢——漂亮話說得滴水不漏,永遠柔弱委屈,怎麼不會惹人憐惜?葉寧薇心裡反思,這件事確實是自己不對。不對在冇有實際證據就去找了宋知晴!她軟下語氣,誠懇地鞠躬:“對不起。”宋知晴一愣,神態閃過些微不自然,很快又恢複如常。她柔弱說道:“盛大哥,雖然我被停了職,但隻要寧薇姐能改正就行。”盛雲展越發愧疚:“知晴,這件事是她對不住你,我會替她補償你的。”葉寧薇聽著這些話,心中苦澀地幾乎喘不過氣。這樣溫柔的語氣,他已經很久就冇對自己這樣過了。宋知晴也是頗為寬容大度:“冇事的盛大哥,我說了,我不怪寧薇姐。”她說完話,盛雲展看宋知晴的的神情裡的心疼更重了幾分。道完歉,盛雲展動作粗暴地拉著葉寧薇回了家。麵對葉寧薇,他立馬換了神情,連半點好臉色都冇有:“你做人怎麼會歹毒至此!”“歹毒”二字,像一根尖利細針狠狠紮在葉寧薇的心上。她腳步一晃,手指狠狠攥緊。忍著心口刺痛,她不可置信的問。“外麵那些人怎麼說我都不在意,可原來你心裡,也認為我是一個歹毒的人嗎?”盛雲展卻隻是冷冷看著她:“難道不是嗎?你不歹毒,怎麼會鬨得知晴失去工作?”無數的委屈湧上心頭,葉寧薇的淚盈在眶中,強忍著不讓它落下來。她咬緊牙關,話像是從齒縫中擠出來一般。“我為什麼要去鬨?因為冇有哪個女人能忍得了自己的丈夫被彆的女人覬覦!”盛雲展聽了這話,更是怒火滔天。“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葉寧薇也毫不退步:“我冇胡說!你敢說宋知晴對你冇那個心?”兩人之間,如炮仗遇火一觸即發,嚇得角落裡的小鬆哇哇大哭起來。他的哭聲也阻止了兩人的爭吵。盛雲展撂下一句“你簡直不可理喻”就奪門而出。而葉寧薇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到小鬆麵前無力地坐下來,她將小小軟軟的兒子緊緊抱在懷裡。閉上眼,眶裡的淚這才毫無顧忌落了下來。“媽媽,你不要哭啦,你哭的話,小鬆會心疼的。”小鬆趴在葉寧薇的肩頭,眼裡都是心疼。想到這樣乖巧的孩子,失去她這個媽媽後,16歲便離開人世,葉寧薇心口就疼得不行。葉寧薇擦乾眼淚,故意做出一個笑容:“好,媽媽不哭了。”當晚,盛雲展徹夜未歸,葉寧薇輾轉反側一整夜。第二日一早,她安頓好小鬆後便出了門,打算找一份工作。經曆重生,她才明白,人隻有自立,纔能有話語權。若是她有工作,有錢,即便哪天真的和盛雲展分開,也能帶著孩子好好生活。找了幾天,她竟真的運氣好的得到一份小學老師的麵試機會。她有文憑,麵試時也落落大方。很快,她就得到了錄取通知。有了工作的當天,葉寧薇很開心,她去市場買了一條新鮮鯉魚,哼著小曲回家來。到家門口的時候,聽到裡頭傳來盛母逗弄小鬆的聲音。“小鬆,你爸爸要和你媽媽離婚了,爸爸給你找知晴阿姨當新媽媽好不好啊?”薇此時此刻如熱鍋上的螞蟻,是回去也不是,繼續往前也不是。好在遇上鄰居葛大媽,她見狀連忙走上去,低聲下氣祈求道。“葛大媽,麻煩告訴我家雲展一聲,小鬆生病了,讓他送醫藥費過來,我在衛生院裡等他。”葛大媽雖然對葉寧薇冇有好印象,可事關孩子,她還是點頭應下。“放心吧,你帶著孩子先去,我會告訴盛營長的。”葉寧薇連聲道謝,這才放心地帶著小鬆到了衛生院。然而她在衛生院裡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黑,盛雲展自始至終都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