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以莫 作品

第790章 瞞不住

    

,你馬上給我過來。”突然,男人的語氣轉變了,“如果你不來,我就不走。”“新亮哥……”“你來不來?!”“……”時穎搞不懂他的心思,但她真的很害怕他會再次表白,而且在學校門口。這樣會引起輿論的。“你不來我就到你公寓樓下等你!”李新亮給她下了最後通牒。“別。”時穎近乎脫口而出,“換個地方,我來見你。”她壓低了聲音,一顆心都要被驚出來,“雅迪咖啡館好嗎?”那裏比較偏遠,不容易遇著熟人。她是這樣想的。“好。...金峪華府裏。

年前準備一切就緒,偌大的院子裏那些名貴樹木的枝椏上掛著一串串紅燈籠,一共算下來得有上百萬個,每個燈籠上都印著平安吉祥的字樣,主別墅雖是歐式風格,卻也貼上了剪紙跟窗花,窗明幾淨,一塵不染。

今氣還可以,陽光依然暖暖的,馬上就要過年了,在這辭舊迎新之際,所有人都很期待。

盛譽與穎十指緊扣,此時正在院子裏漫步,暖陽將她們包裹著,時穎五個月的腹部已經隆起得厲害,但身體其它部位卻沒有明顯的變化,屬於那種人人羨慕的懷孕隻長肚子型,腿還是那麽纖細,身材也還是那麽好。

上午的時候顧之給她做過詳細檢查了,寶寶很健康,而且發育也在正常範圍內,最近胎動頻繁,時穎習慣雙手輕撫腹,與寶寶互動,越來越期待這對寶貝的降臨。

主別墅的洗手間裏。

老佛爺又開始咳嗽,她用溫水洗了把臉,發現毛巾上又染上了泛黑的血跡,老人皺了眉,重重地咳嗽了幾聲,將咳出的東西吐入盆中,居然是血……拄著龍頭柺杖,她被嚇到了。

好半晌都沒緩過神,怎麽最近老咳血啊?

後就要過年了,大後就是大年初一……如此辭舊迎新之際,大家都喜氣洋洋的,她實在不想掃興,如果被別人知道,所有人都得更著緊張,整個華府得忙成不團糟,除了咳血,身體好像也沒什麽別的異常,吃得下,也睡得著。

於是,她自個兒將這些血清理掉了,然後拄著柺杖走出洗手間。

經過客廳,老人來到了院子裏,她迎風而立,感受著陽光,渾濁的眸子微眯,暗自歎了口氣。

“奶奶!”

不遠處,穎和盛譽高興地朝這邊走來。

老佛爺斂下情緒聞聲看去,唇角上揚,滿眼慈祥,“穎啊,來來來,怎麽樣?是不是在院子裏逛了一圈呀?看到後院的梅花了嗎?”

時穎盛譽走近了,“看到了,很漂亮呢。”女孩兒在老人麵前站定步伐,微微一怔皺了眉,“奶奶,您是不是不舒服呀?”因為看她氣色不太好。

“沒有啊,奶奶好著呢!”老佛爺拄著柺杖笑了笑。

可是盛譽也發現了奶奶的臉色不對勁,有些泛綠呢,而且顏色正一點點加深……

“奶奶,讓顧之給您看看。”著,盛譽拿起手機便撥打顧之號碼。

老人家趕緊製止,“看什麽看呀?奶奶這好好的,不需要看!吃得好睡得香,誰有我這倍兒棒的身體啊?”

“奶奶。”時穎不安地瞅著她,“您的臉色……今真的不太好呢,讓顧之過來看看吧?穩妥。”著,她挽住了老人臂彎,“來,我先扶您進去,顧之隻是瞧一瞧。”

臉色不好?很不好嗎?老人暗驚,剛才還照了鏡子,還可以吧?她自己並沒有看出什麽異常啊。

可是老人家並不知道,經太陽一照,她的整個臉迅速變了顏色……而且看上去有些恐怖。

時穎扶著老人往客廳走去,“讓顧之看看的。”

“真的不需要了。”

“顧之在這兒,又不麻煩,也好讓我們大家安心呀。”

“……”

兩人背影消失的在客廳門口的時候,盛譽也撥通了顧之的號碼,“顧之,你過來一趟,奶奶好像不舒服,臉色泛綠。”

“好的。”

然後通話結束了,盛譽也走進客廳。

看到穎扶著老人入坐,老佛爺隻覺頃刻間胸口堵得很難受,她放了柺杖,喘息著捂住了胸口。

“奶奶……”時穎趕緊為她倒了杯溫水,“是不是很難受啊?顧之馬上就來了!”她坐在一旁輕撫老人的背,企圖幫她把氣給捊順一點。

穎話音落下的時候,顧之正好邁上了客廳台階,兔毛地毯上,身材高大的他迅速朝著這邊走來,“老佛爺好。”

當他看到老人臉色時,他心裏重重地咯噔了一下!

那明顯震驚的表情令盛譽感到不安。

“老佛爺。”顧之在沙發裏坐下來,他坐在老人身邊,“請讓我替您把把脈,把手給我。”

老人狐疑著將右手遞出去,顧之手指搭在那皮包骨的手腕上,他攏了眉,甚至屏住了呼吸,麵容十分嚴肅……

時穎不安地站在一旁,看著老人的臉色一點點恢複了正常,其實這是沒有見光的緣故。

盛譽坐在對麵沙發裏,他目光始終落在顧之身上。

大約一分鍾後,顧之鬆開了老人的手,他站起身,看了看盛譽,也不知道該怎麽開口。

盛譽起身離開,顧之亦跟上去。

“顧之!”

老佛爺喚得顧之腳步一滯,不等他轉身,老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你怎麽一聲不吭地走了?有什麽不能的嗎?還是……一切安好?你總得有個話呀,我纔是被把脈的人!”

老人語氣嚴厲,顧之與盛譽目光對視一眼,他轉身朝老人行了個禮,“老佛爺,當然是一切安好,抱歉,是我失禮了。”

老人提著的心放了下來,“我就嘛!要把什麽脈?我自己的身體自己還不清楚嗎?”她頓時感覺連心跳都均勻多了。

“奶奶,沒事就好。”時穎在老人身邊坐下來,她想緩和一下氣氛,奶奶表情太嚴厲了,“這會兒氣色看起來明顯好多了,可能是剛纔在院子裏,太陽照著看不太清,所以咱們誤會了。”

“嗯。”

見老人思緒被時穎帶走了,顧之這才重新邁開步伐,盛譽也走了出去。

院子裏。

盛譽朝池塘方向走去,一路上有遇著他的菲傭,大家無不停下腳步朝他行禮,“少爺好。”

盛譽麵色冷凝,他步伐很快,心有不安。

顧之跟在他身後,到了池塘邊,盛譽停下腳步,他雙手插兜,轉身看向在麵前站定的顧之,迫不及待地問,“到底是什麽情況?”

顧之見到奶奶時的第一表情,盛譽就已經斷定了什麽。

他太瞭解顧之了,而且奶奶在院子裏的時候,那臉色真是發綠的,很恐怖的顏色,他不相信自己看錯。

“盛總。”顧之歎了口氣,就像一個泄氣的皮球,“老佛爺中毒了。”口道,“我付過了,你呆會兒轉給我就是。”“多少錢一平啊?”“放心,你買得起。”盛譽替她理了理頭發,“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謝謝你了,張總。”時穎再次表示感謝,“你那麽忙,我們還耽誤你這麽久。”“盛太太您真是太客氣了。”張總覺得挺不好意思的,要知道她身邊的男人纔是自己的頂頭上司。盛譽單手插兜,另一隻手握著穎肩膀,他沒有多什麽。然後三人朝門口走去,敞開的複合大門外,一眾保鏢氣場十足。盛譽時穎走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