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曉溪 作品

《》 第1章

    

沈曉溪被強製隔離了。因為事發突然,所有醫生護士都來不及阻止。等被帶到隔離病房,她才慢半拍反應過來。...《沈曉溪傅義清》第11章免費試讀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沈曉溪傅義清》,主角為趙媛媛,義清,傅義清小說精選:...《沈曉溪傅義清》第1章免費試讀北城,跨年夜。

“……副主任傅義清因學習先進、立足本職、開拓進取,榮獲最佳醫生獎!”

第一中心醫院正在舉辦年會,大家聽到瞬間掌聲雷動。

沈曉溪聽到,轉頭往台上看去。

此刻傅義清正戴著一幅金絲眼鏡,沉穩爾雅的邁上台。

突然,一旁的護士長將沈曉溪拉到一邊,朝她低聲嘀咕。

“你看看周圍,全院的男生女生眼睛都盯著你老公呢,你還不知道防著點。”

台上,領導紅光滿麵的拉著傅義清講話,對他眼裡滿是讚許。

還有那些喜歡傅義清的女性們,目光灼灼。

沈曉溪不安地攥緊手掌,然後又裝作不在意地搖頭笑道:“我哪敢呀。”

護士長笑而不語,又意有所指說:“我聽說上頭今年為了獎勵優生優育,針對本院的生孩子有特惠,你和你家那位不考慮考慮?”

沈曉溪準備再次笑著迴應,但是這次嘴角卻怎麼也無法抬起。

她和傅義清,表麵上一個是護士,一個是醫生。

但其實他們還是夫妻關係,隻是這事,全院隻有護士長知道。

因為傅義清說,隻想專注好醫生的本職工作,不想被彆人議論婚姻生活。

護士長挽著沈曉溪的手,繼續搖了搖:“怎麼樣?

你們結婚都四年了,該有孩子了吧。”

沈曉溪想起他們現在僵硬的關係,苦澀笑了笑。

“再說吧。”

隨後,她就轉身離開。

沈曉溪不是疲於應付護士長,而是她不知道如何麵對護士長的熱心。

她和傅義清結婚四年,一直冇有孩子。

是因為她不能生。

當初她和傅義清在一起後,有過一個孩子。

但那時沈曉溪手裡有篇特彆重要的論文要花時間研究。

要是順利刊登,肯定能轉去她最喜歡的科室。

沈曉溪的天平明顯向事業端傾斜,於是她瞞著傅義清,一心撲在論文上麵。

但是冇想到,她因為過度操勞,冇有護住這個脆弱的生命。

這件事冇法隱瞞下去,最後還是被傅義清發現了。

就在沈曉溪以為傅義清肯定生氣了,會跟自己提分手時。

但結果傅義清卻隻是請假在家好好照顧了她一個月。

沈曉溪從此不敢再亂來。

可是她還是受到了嚴重的教訓,子宮受損,恐怕以後都很難懷孕了。

每當想起她都悔不當初。

甚至,越到後麵,她越在幻想。

要是孩子還在,就好了。

但是世上冇有後悔藥。

不過好在這幾年,他們相互扶持走了下來。

沈曉溪以為就算冇有孩子,傅義清肯定也會一直陪在她身邊的。

但這一年,她和傅義清越發形同陌路。

沈曉溪一直心思重重,壓力極大,家庭和工作兩件事她冇法都顧忌。

傅義清開始還讓沈曉溪吃藥調理身體,後麵直接不過問了。

想到此,沈曉溪的心臟像被一隻大手緊緊揪著,透不過氣來。

她來到天台,想透口氣。

但是她還冇得及喘口氣,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傅義清。

沈曉溪抿了抿唇,有點無措的接了電話。

剛接通,對麵就傳來傅義清冷漠的聲音——“年會結束了,我冇有改變主意,把離婚協議簽了吧。”

沈曉溪攥緊手機,手心裡全是汗。

她緩了緩情緒說:“好,我知道——”話還冇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沈曉溪失落地垂下手。

其實在半年前,傅義清就提出了離婚,原因是婚姻寡淡。

因為現在還有離婚冷靜期,所以她爭取了半年的時間,但終究還是無用功。

突然,沈曉溪手裡一直緊緊攥著的手機再次震動。

她急忙抬起被淚水沾濕的眼瞼,說不定是傅義清迴心轉意,不逼她離婚了。

可隻一眼,她入墜冰窖。

隻見手機資訊清晰顯示了一條通知——沈曉溪小姐,我院已經確定你患有嚴重的妄想症,請儘快入院治療。記憶被一雙大手翻了出來,慘烈的擺在了她的麵前。沈曉溪喃喃自語:“我怎麼就忘了呢……”當初做孕檢,沈曉溪拿的報告就是天生不孕。但當時打擊太大,她便選擇性遺忘了那件事情。後來對孩子的執念越來越強,從而引發了妄想症,妄想曾經有過一個夭折的孩子。突然腦中一陣絞痛,她撐著桌麵纔不至於摔倒下去。這天下午,她忍著疼去了精神科。醫生檢查後,歎了口氣:“你的病情正在逐漸加重,你必須要告訴家人早做準備,後期越嚴重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