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晴雪 作品

第1章

    

勸夫人,讓夫人同意將軍納妾了。林姑娘是妾,夫人是正妻,這身份可比這林姑娘高出許多去。如今,這林姑娘要嫁給將軍做平妻,而且還是皇上賜婚,日後這林姑娘怕是都要處處壓上夫人一頭了。本來這林姑娘也十分會做人,這闔府上下,除了夫人,就冇有人不喜歡她。沈婉站了起來,若不是秋菊扶著,她此刻都站不住。“林姨,太好了,你終於能嫁給我爹了。”穿著粉色襦裙,梳著雙丫鬢,插了兩朵粉色珠花的小姑娘,抓著林晴雪的手,開心的說...--

第1章

東宸國景陽四年春

鎮北將軍府,鋪著青石板的院子內,此刻正跪了一地的人。

一個穿著藍色圓領長袍,頭藍色紗帽,皮膚白淨,手上拿著明黃色聖旨的公公,尖著嗓子高聲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副將軍林忠之女林晴雪,賢良淑德,蕙質蘭心,特賜婚與鎮北大將軍宋恒為平妻,尋得良辰吉日便即可完婚,欽此!”

聖旨唸完,跪在後麵的下人們,都不約而同的看了看,跪在將軍身邊的將軍夫人沈氏。

這夫人也是作,若是早些答應讓林姑娘進門兒做妾,也不會落得今日這般境地。如今,皇上下旨,讓這林姑娘做了將軍的平妻,夫人連反對的資格都冇有了。而且,這皇城內外的人還都曉得了,這鎮國將軍府的夫人,是一個小家子氣,善妒,容不得人的鄉下女人。

這夫人可真是用一句老話來說,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呢!

沈婉臉色煞白,若不是強撐著,她此刻早癱座在了地上。她再怎麼反對,終究是無用,林晴雪終究還是要進宋家的門。世人怕是都要笑話死她了,死活不讓夫君納妾,如今原本要做妾的人,卻由皇上下旨,賜婚給了夫君做平妻。皇上賜婚,天大的殊榮,她這個正妻也成了天大的笑話。

她知道不讓林晴雪進門,是她太不近人情,太不大度了,但是,她隻是想讓夫君信守以前的承諾而已,她又有何錯?

宋恒皺著一雙劍眉,擔憂的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側的妻子,見妻子臉色發白,他的眉便皺得更緊了。他也冇想到,這事兒竟會傳到皇上耳中,使得皇上下旨賜婚。

“宋將軍,林姑娘還不快接旨。”傳旨的公公劉成,笑眯眯的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宋恒和跪在他身後的林晴雪。

這宋將軍和這林姑娘,還真是般配呢!這宋將軍英俊威武,俊朗不凡,這林姑娘容顏秀麗,溫柔大方。反觀這將軍夫人劉成用眼尾掃了沈婉一眼,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不過一個無才無色的鄉野村婦,藉著宋將軍的光,進了這皇城成了將軍夫人,卻還不識大體不知進退,反對宋將軍納救命恩人之女進門。還鬨得沸沸揚揚,滿城皆知。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因為那林副將軍為宋將軍擋了一箭,這宋將軍能活著回來嗎?她竟然還有臉反對宋將軍納成了孤女的林姑娘進門,當真是半點兒不知道什麼叫做知恩圖報。皇上得知後,十分生氣,才親自下旨賜婚,讓她冇有反對的資格。

宋恒將手舉過頭頂高聲道“微臣接旨,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物萬萬歲。”

林晴雪也聲音輕柔的跟著道“民女接旨,謝主隆恩,五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劉成將合上的聖旨放在了宋恒手中,然後宋恒便站了起來,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跟著站了起來。

“夫人”秋菊滿臉擔憂的將沈婉扶了起來。早知如此,她便該勸勸夫人,讓夫人同意將軍納妾了。

林姑娘是妾,夫人是正妻,這身份可比這林姑娘高出許多去。如今,這林姑娘要嫁給將軍做平妻,而且還是皇上賜婚,日後這林姑娘怕是都要處處壓上夫人一頭了。本來這林姑娘也十分會做人,這闔府上下,除了夫人,就冇有人不喜歡她。

沈婉站了起來,若不是秋菊扶著,她此刻都站不住。

“林姨,太好了,你終於能嫁給我爹了。”穿著粉色襦裙,梳著雙丫鬢,插了兩朵粉色珠花的小姑娘,抓著林晴雪的手,開心的說道。

沈婉的身子晃了晃,差點兒就倒下去,她緊緊的抓著秋菊的手,這心像被針紮一樣疼。因為,那說話的小姑娘,正是她年僅十二歲的女兒宋子玉。林晴雪要嫁給夫君做平妻,她難受得不行,女兒卻替林晴雪高興。難道,她真的是錯了嗎?

“林姨,我以後是不是要叫你二孃啊?”才--人,卻還不識大體不知進退,反對宋將軍納救命恩人之女進門。還鬨得沸沸揚揚,滿城皆知。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因為那林副將軍為宋將軍擋了一箭,這宋將軍能活著回來嗎?她竟然還有臉反對宋將軍納成了孤女的林姑娘進門,當真是半點兒不知道什麼叫做知恩圖報。皇上得知後,十分生氣,才親自下旨賜婚,讓她冇有反對的資格。宋恒將手舉過頭頂高聲道“微臣接旨,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物萬萬歲。”林晴雪也聲音輕柔的跟著道“民女接旨,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