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很厲害 作品

第六十章酒會

    

看他的樣子,哪裏像醫生?”梁秋毫不客氣的指著葉子銘道。而就在這時,葉子銘看著梁秋淡然道:“你有病。”“你說什麽?”梁秋一愣。“你精神很不好,白天昏昏欲睡,晚上卻很難入睡,而且盜汗多夢,時而會有陣陣胃痛。”“尤其是在溫度低的環境裏,你的胃會更痛,而且吃什麽吐什麽。”葉子銘輕聲道。梁秋震驚地看著葉子銘,忍不住道:“你怎麽知道我的事情!”葉子銘又扭頭看向錢鴻宇:“你最近時常感到乏力,食慾減退,頭暈惡心,...唐浣溪的後天陰脈始終是個問題,現在葉子銘沒辦法解決,隻能先穩住她的情況。

“葉老弟,讓我看看如何?”石安看著葉子銘問道。

葉子銘看向唐浣溪,眼有著一抹詢問之色。

唐浣溪輕輕點頭:“麻煩石老了。”

石安來到床邊,三個手指搭在唐浣溪的手腕上,良久才收回了手,歎了口氣道:“這病老夫無能為力。”

唐浣溪眼閃過一抹失望,不過很快又掩蓋下去。

而就在這時,葉子銘開口道:“我能穩住病情。”

一旁的石安眼睛一亮:“葉老弟是想用九死還陽針?”

“沒錯,用針,石老要是原意的話,這針法我可以教你。”葉子銘道。

噗通一聲,石安直接跪在了地上:“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葉子銘愣住了:“石老這是幹什麽?”

“你教授我針法,就是我的師父,這是規矩!”石安認真道。

當晚,葉子銘用九死還陽針穩住了唐浣溪的病情,並且把針法教給了石安。

唐浣溪的病情穩住後,葉子銘辦了出院手續,把她接到了彩虹一號別墅。

本來唐浣溪是想回到自己租的房子,可葉子銘還是擔心唐浣溪的身體狀況,強行把她接走,反正別墅大,有很多房間住。

就連葉子銘都沒有注意到,不知不覺他對唐浣溪多了幾分關心。

唐浣溪在家休息了兩天,便繼續上班,順帶手還能送念念。

而葉子銘趁著這個機會開始修煉內家拳法,有他在,唐浣溪的病情暫時穩住,但始終是一個定時炸彈,葉子銘必須盡早治好唐浣溪的病。

一個晚上的呼吸吐納讓葉子銘神采奕奕,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股氣在緩緩流動。

葉子銘一笑,雖然恢複到前世的實力需要很長時間,但好在他修煉的速度快。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葉子銘按下接聽鍵,錢鴻宇的聲音傳來:“葉老弟,今晚鬆源公司舉辦了一場酒會,你能來嗎?”

葉子銘點點頭:“可以,什麽時間?”

“你能來?太好了,我派司機去接你!”錢鴻宇激動地說道。

很快,接葉子銘的司機來了,他給唐浣溪發了簡訊,說自己晚點回來,便坐進了錢鴻宇派來的車。

星靈酒店,江城最好的五星酒店,一個包廂就要幾百萬。

而今天,整座酒店都被人包下了。

葉子銘來到大廳,優美的音樂,柔和燈光,精美的佈置無一不顯露出這裏的尊貴。

大廳,男人西裝革履,女人打扮的珠光寶氣,在一起說笑著,酒會已經開始了。

司機說到了這裏會有人專門來接他,可人呢?

“葉子銘,你怎麽會在這裏?”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葉子銘扭頭看去,居然是夏研!

夏妍驚訝地看著一身休閑裝的葉子銘。

葉子銘沒去理會夏妍,也懶得理會。

“子銘,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見狀夏妍來到葉子銘身邊,裝作可憐的樣子,“怎麽說我們也是同學,你就原諒我吧。”

自從上次分別後,夏妍便心有不甘。

葉子銘憑什麽那麽不在意她,甚至連自己的話都不聽了,要知道以前他對自己可是百依百順的!

在她看來,葉子銘依舊對自己有意思,她對自己的魅力還是很自信的。

“好。”葉子銘隨意回答道。

夏妍心得意,她就知道葉子銘會原諒她,剛想說什麽,一個年輕男人走了過來。

“妍妍,你怎麽跑這裏跟服務員聊起來了,我們可都在那邊等著你呢。”

年輕男人是周恒,鬆原集團的經理。

他看向夏妍的目光有著一抹火熱,他也是最近兩天才認識的夏妍,正想著怎麽把她弄到床上。

夏妍趕忙解釋道:“他不是服務員,是我大學同學。”

“我不管他是誰,先不要聊了,那邊還有人等我們過去。”周恒說著去拉夏妍手。

夏妍被嚇了一跳,趕忙躲了過去,雙手下意識地抓住了葉子銘的胳膊。

周恒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夏妍,你想幹什麽?”

夏妍趕忙道:“周經理,我再跟子銘聊聊,待會就過去。”

“妍妍,那邊可都是鬆源集團的高層,你確定要在這裏浪費時間?”

周恒有些不滿,以他的身份隻要勾勾手指就有無數的女人搶著上他的床,可這個夏妍呢,不識抬舉!

夏妍心猶豫,她好不容易纔和周恒拉進關係,不想就這麽放棄。

可她也知道周恒對她的想法不單純,她不想這樣。

“我說話你聽不見嗎,快跟我走!”周恒皺著眉頭,伸手又去拉夏妍。

可就在這時,他的手臂被葉子銘抓住:“想要帶人走,還要看人家同不同意吧。”

聽了葉子銘的話,周恒的臉上掀起一抹不屑:“你算什麽東西,也敢管我的事情?”合穀穴,也就是虎口,能緩解你的狀況。”葉子銘一邊收拾飯桌一邊說道。唐浣溪趕忙揉捏著虎口,不過十分鍾胃果然好了不少。“喂,你今天都請我吃飯了,明天我也請你吃飯怎麽樣?”等葉子銘收拾完了唐浣溪問道。“什麽時候,我帶念念去。”葉子銘道。唐浣溪趕忙道:“不帶念念,就你跟我。”“不去,我要照顧念念。”葉子銘開口拒絕。“別啊,那地方可是五星級酒店,機會難得!”唐浣溪依舊不死心。葉子銘問道:“你到底要幹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