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晨 作品

《上錯香後,仙家逼我以身相許》 第1章

    

!“晦氣!”短促了這麼一句,寧缺甩袖離開。魯我,“……”他在**裸的羞辱我!不過沒關係,這關暫時是躲過了。剛放下懸著的tຊ心,外麵忽然傳來了敲門聲。等我跑出去,正好看到鬼丈夫正踮著腳將脖子套在麻繩上。而鬼妻子使勁揪住自己的頭皮,正麵容扭曲的撕扯著。“你們乾嘛?”魯“各就各位準備開嚇!”鬼丈夫趕緊道,“除了你,不能讓任何人進來!”“對!說不定又是拆遷隊的,我們必須嚇走他們!”“不要這樣!”我嚴肅了看...上錯香後,仙家逼我以身相許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沈安安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沈安安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上錯香後,仙家逼我以身相許結局吧。

...《上錯香後,仙家逼我以身相許》第1章免費試讀偷偷將林小仙托付給我的堂單放好,趕緊去廚房做飯。

魯對照著食譜認認真真的做完,這才小心翼翼的放在供桌上。

可還冇轉身,天靈蓋就被一把掐住。

那力道,那手法……是寧炔無疑了!

“仙家!”

忍著痛嬌滴滴的叫了一聲,我胡亂蹬著腿轉過臉去。

此刻,寧炔的臉佈滿了陰霾。

“這就是你給本仙上的貢?”

魯“仙家不是想吃魚嘛?”

我故作鎮定道。

“清道夫?”

寧炔犀利的眼神,瞬間落在盤子上。

“仙家,俗語有雲:‘彆拿粘豆包不當乾糧,彆拿清道夫不當海鮮’!

雖然它長得其醜無比,但它的確是一條魚呀!”

笑死!

我僅剩的錢全都買了食物放在冰箱裡,結果全被鬼妻子一次性給我燒完了!

“甚醜!”

魯的確,清道夫是長的不太標誌。

加上我獨特的烹飪手法,此刻就像被輻射過的變異體。

但是,抵不住它便宜呀!

開玩笑!

這是我買了三斤青菜老闆才肯送我的,不然都當垃圾丟掉了。

“作為仙家怎麼能以貌取人呢?”

我笑眯眯的賠著笑臉,“你閉著眼聞一聞!”

此話一出,寧炔緩緩閉上了眼睛。

魯捲翹的睫毛蝴蝶翅膀般的上下襬動一番後,突然蹙緊了好看的眉梢。

“本仙爛在陰曹地府五百年都冇這麼臭過!

等等!”

寧炔冷聲嗬斥這麼一句,忽然睜開眼睛。

狹窄的視線裡,透著目空一切的光芒。

環視一圈,冷冽的眸子忽然盯住我。

“你是不是揹著我養了彆的仙?”

寧炔的話,瞬間讓我的心跳淩亂。

魯該死!

他怎麼知道的?

我明明已經將另外那張堂單藏在犄角旮旯了!

“冇有!”

猶豫兩秒,我使勁搖頭。

“冇有?”

寧炔將我提溜到跟前,吸著鼻子使勁的嗅我。

魯那表情,好狗!

“真的冇有!”

我趕緊狡辯。

莫名的有些心虛是怎麼回事?

有種被捉姦在床的感腳!

寧炔蹙緊眉頭,用力的丟在地上。

而後,徑自往西屋走去。

糟糕糟糕偶買噶!

魯我的謊言就要揭穿啦!

要是被寧缺發現那張堂單,我的腦殼都得被掐掉了。

“看!

有個美女冇穿衣服!”

見寧缺閃進了西屋,並且往我藏堂單的角落走去,我腦袋瞬間一嗡直接脫口而出。

“不感興趣!”

寧炔頭也不回低沉了這麼一句,而後抬手捏住了角落的窗戶布。

眼見著東窗事發,我直接衝了過去。

魯用力搡開寧炔後,一把扒開自己的衣服。

事關緊急!

我不得不采取色誘的方式吸引寧炔的注意力了!

嗚,我的清白!

嗚,我那暴露在外的傲人身軀!

“晦氣!”

短促了這麼一句,寧缺甩袖離開。

魯我,“……”他在**裸的羞辱我!

不過沒關係,這關暫時是躲過了。

剛放下懸著的tຊ心,外麵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等我跑出去,正好看到鬼丈夫正踮著腳將脖子套在麻繩上。

而鬼妻子使勁揪住自己的頭皮,正麵容扭曲的撕扯著。

“你們乾嘛?”

魯“各就各位準備開嚇!”

鬼丈夫趕緊道,“除了你,不能讓任何人進來!”

“對!

說不定又是拆遷隊的,我們必須嚇走他們!”

“不要這樣!”

我嚴肅了看著鬼夫妻,“你們的事我稍後想辦法解決,但是你們要答應我不許害人。”

“不害人嚇人行不行?”

“不行!”

“安安,沈安安開門哪!”

剛說到這,門外忽然傳來了葉晨晨的叫喊。

魯“繩子先從脖子上拿開,撕開的頭皮也給縫上!

來的是我朋友,專門給我暖房的!”

話畢,我打開了門。

“打你電話怎麼老不接呀?

我不放心就直接過來了!”

葉晨晨說到這,將一個裝的鼓鼓囊囊的袋子塞進了我的手裡。

四處張望一番,而後氣喘籲籲的坐在了鞦韆上蕩了起來。

“聽我奶奶說你又攤上事了?”

怎麼葉奶奶把這事告訴葉晨晨了?

魯眾所周知,葉晨晨是出了名的管不住嘴。

“什麼事?

冇事啊!”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使勁的眨眼。

我希望以我們之間的默契,葉晨晨能看懂我的意思。

怎料……“所以寧缺還不知道你包養了彆的保家仙?”

我,“……”魯“你可千萬彆讓他知道!

我奶奶說你的這個陰仙睚眥必報不是個好玩意,萬一讓他知道了輕則將你一頓暴打重則將你剝皮抽筋!”

“葉晨晨!”

驚慌失措之際,我尖叫一聲。

可隨後,便感覺到後背發涼。

那攝人的氣息,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壓迫感!

除了寧炔,還能有誰?

“你叫我乾什麼?”

魯很顯然,葉晨晨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她冇有陰陽眼,看不到保家仙。

“你聽錯了吧!”

我虛著聲調的開口,“我說的是‘仙家雖然有暴力傾向,可有勇有謀實屬仙中之霸’!”

“咦,你是這麼說的?

你還說他外表高大威猛,實際上外強中乾,吃那麼好的貢品,不過是虛不受補!

你還說……”冇等葉晨晨說完,寧炔便瞬間現身。

眼見著就要撲向葉晨晨,我趕緊一把將他抱住。

“不要!

仙家不要!”

魯此話一出,葉晨晨急忙從鞦韆上跳下。

“他在這?”

“是啊!”

我急促的點頭。

“你分明說隻有點了香他纔會現身的!”

葉晨晨說到這,趕緊雙手合十。

“仙家,剛剛那些話都是沈安安告訴我的,不關我的事!”

這娘們不是好人呐!

怪不得有人說臨死前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刪掉閨蜜之間的聊天記錄,因為閨蜜間的對話不止是少兒不宜更是在道德和法律的邊緣來回的試探!

“仙家,冤有頭債有主,一切與我無關!

天色不早,告辭不送!”

魯撂下這句話,葉晨晨拔腿就跑。

這小娘們就這麼丟下我了?

帶我一起跑啊!

想到這,我急忙鬆開寧炔。

可剛準備抬腳,雙腿瞬間懸空。

被迫轉過去後,我對上了一對陰鷙的眸子。

墨色的瞳仁裡,結滿了霜降。

魯“仙家,你聽我解釋!”

“本仙不聽!”

寧炔冷聲。

怎麼辦?

看來我又得捱打了!

前麵的傷還冇好呢!

“怎麼本仙不聽你就不解釋了嗎?”

就在我心煩意亂之際,寧炔緊接著開口。

魯“仙家,我……”“嗬!”

寧炔冷哼一聲,迅速彆開臉。

要死呀!

這陰陽怪氣的樣子到底是跟誰學的?

這貨都學會上網了?

“仙家,另外那個保家仙是彆人硬塞給我的!”

魯“不用跟本仙解釋,本仙根本不在乎!”

寧炔伸出另外一隻手掐住我的下頜,“古語有雲‘一女不侍二夫,忠仆不奉二主’,你敢背叛本仙就必須付出代價!”

寧炔說到這,忽然抬起大手。

“呦,這位哥哥好凶呀!

不像我,隻會討姐姐開心!”

就在我準備閉上眼接受一頓胖揍的時候,一個輕飄飄的聲音忽然傳進耳中。

……道。“清道夫?”寧炔犀利的眼神,瞬間落在盤子上。“仙家,俗語有雲:‘彆拿粘豆包不當乾糧,彆拿清道夫不當海鮮’!雖然它長得其醜無比,但它的確是一條魚呀!”笑死!我僅剩的錢全都買了食物放在冰箱裡,結果全被鬼妻子一次性給我燒完了!“甚醜!”魯的確,清道夫是長的不太標誌。加上我獨特的烹飪手法,此刻就像被輻射過的變異體。但是,抵不住它便宜呀!開玩笑!這是我買了三斤青菜老闆才肯送我的,不然都當垃圾丟掉了。“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