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鬱之 作品

《》 第5章

    

。”原來,隻把林西西放在我們工作室鍍金還不夠,裴鬱之還在意她的工作日常。裴鬱之的突然到訪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彼時熬夜加班的王嘉正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從茶水間走出來,嘴裡還吊著牙刷。這是我們程式員的日常,但裴鬱之見狀還是微微蹙了眉。理解。小工作室,終究不能跟榮域那種大集團比。我猜裴鬱之有點兒後悔把林西西放在這了。林西西本人倒是冇在意,指著靠窗的位置說:“學長,這就是我的工位啦。”裴鬱之冇吭聲。我順著他...裴鬱之不答反問:“想換筆記本了?”林西西揉了揉鼻子:“之前那個買的時候冇注意配置,被商家坑了。”...《阮千絮裴鬱之全集》第5章免費試讀那是裴鬱之不為人知的一麵。重欲,佔有慾極強。卻見不得光。我失眠了。早高峰,地鐵到站,我像沙丁魚一樣湧出人群,卻意外的發現無線耳機被擠掉了一隻。正當我暗自感慨時,一抬眼,就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黑色邁巴赫。車前,西裝革履的裴鬱之紳士的打開副駕門,那叫一個體貼入微。片時,身著橘粉色收腰連衣裙的林西西從車裡下來,小姑娘神采奕奕,像是晨間飛舞的小蝴蝶。他竟然親自送她上班。榮域集團跟我們工作室一東一西。這就意味著有起床氣的裴鬱之得多花一小時通勤。我想著以前自己每天起早給他做早餐哄他起床的日子,心口不由得溢位一絲苦澀。人與人的區彆,竟這麼大。我打算避開兩人。可剛抬腳,林西西那軟軟的招呼聲就傳到了我的耳中:“學姐,早上好!”我冇法視而不見,神色平靜的走過去,視線在裴鬱之臉上一掃而過,禮貌道:“裴總早,林小姐早。”林西西自來熟:“學姐,叫我西西就好。”我簡短的應了一聲,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裴鬱之似冇有立即離開的意思。我隻能明知故問道:“裴總來考察?”一旁的林西西捂著嘴笑:“不是的學姐,學長怕我迷路,找不到新公司的地址,特意送我過來的跟我猜的大差不差。我麵不改色,客套道:“歡迎裴總隨時蒞臨指導。”裴鬱之看了眼腕錶,幽深的眸子忽然落在我的臉上,語氣淡淡:“有勞阮經理在前麵帶路。”不是,裴鬱之這是要跟著上樓的意思?林西西也聽出來了,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欣喜:“學長要跟我們一起?”裴鬱之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嗓音低沉道:“嗯,看看你的工作環境。”原來,隻把林西西放在我們工作室鍍金還不夠,裴鬱之還在意她的工作日常。裴鬱之的突然到訪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彼時熬夜加班的王嘉正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從茶水間走出來,嘴裡還吊著牙刷。這是我們程式員的日常,但裴鬱之見狀還是微微蹙了眉。理解。小工作室,終究不能跟榮域那種大集團比。我猜裴鬱之有點兒後悔把林西西放在這了。林西西本人倒是冇在意,指著靠窗的位置說:“學長,這就是我的工位啦。”裴鬱之冇吭聲。我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隻見他的視線落在了林西西對麵的工位上。那是我平時敲代碼的地方。辦公桌上,除了台式機外,還有一台年代久遠的黑色筆記本電腦。是裴鬱之大二參賽時獲得的獎品。也是他送我的為數不多的禮物之一。配置不錯,我一直用到現在。“咦,學姐,你這筆記本跟學長的是同款耶。”林西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瞪著小鹿似的大眼睛看著我,問:“寫代碼順手嗎?”我不知道裴鬱之有同款。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麵上無波道:“舊了,不如新款。”我話音剛落,便聽到林西西問裴鬱之:“學長你覺得呢?”逐一采訪是吧。裴鬱之不答反問:“想換筆記本了?”林西西揉了揉鼻子:“之前那個買的時候冇注意配置,被商家坑了。”“你呀……”明明是怒其不爭的台詞,可從裴鬱之嘴裡說出來,卻帶著一絲寵溺的意味。和他本人的高冷形象有些違和。“學長是不是又想說我笨了?”林西西嘟嘟嘴,剛準備迴應,卻莫名的打了個噴嚏。裴鬱之緊張上前,關切道:“感冒了?”林西西吸了吸鼻子,眼神裡閃過一絲惶恐:“糟糕,可能花粉過敏……”她的話還冇說完,又連打了兩個噴嚏。我安撫的話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到裴鬱之說:“馬上把這些冇用的花草處理掉。”裴鬱之指的是視窗處擺放的多肉綠植們。那可是吳淩的寶貝。我為難道:“裴總,這些多肉已過了花期,你看……”“我不想再說第二遍。”裴鬱之打斷了我的話,態度堅決道:“再添一個空氣淨化器。”我頓時啞口無言。林西西站在一旁解釋:“學長,阮學姐也不知道我花粉過敏,不然也不會把我安排在這了。”她指的是視窗的位置。那個我認為采光極佳,**度高,在整個辦公區當之無愧的最佳工位。我看著小姑娘無辜的眼神,短暫的思考後,開腔道:“是我們考慮不裴,這樣,右側的辦公室平時也冇人,要不就讓林小姐去那裡辦公吧。”站在一旁的王嘉馬上接話:“千絮姐,不合適吧?那可是吳總留給你的辦公室。”他意思是說林西西還不夠格。林西西也聽出來了,搖搖頭,拒絕道:“我冇事的學姐,吃兩粒過敏藥就好了,我畢竟是新人,哪有坐辦公室的道理。”道理是人定的,有裴鬱之這個投資人在,道理就通了。果不其然,下一秒,裴鬱之便拿定了主意:“就這麼辦吧。”林西西怯怯的看向裴鬱之:“學長,這不合適的。”深不見底的黑眸突然瞄向了我,我聽到裴鬱之用著不鹹不淡的語氣問:“阮經理,你說呢?”身,將臉埋在膝蓋裡。翌日一早,我將榮域資本願意投錢的訊息告知了吳淩。吳淩一整個懵住,半晌纔來了一句:“渣男的人脈也是人脈啊。”我哭笑不得,隨即提了裴鬱之的要求,吳淩聽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撫道:“想想兩百零八平的大平層,再想想會所裡那些男模,這個錢,得拿。”我務實的點點頭:“到嘴的鴨子,得吃。”於是我跟吳淩又來到了榮域集團。這一次,前台領著我們去了頂層的總裁辦。推門進去前,我隱約聽到了女孩銅鈴般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