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搖 作品

第二十五章 緋聞天後的身份呼之慾出

    

-

她並非灰姑娘,無需表現出錚錚的傲骨,也無需憤怒地表達出自己不容侵犯的自尊心。

柏氏大廈,總裁辦公室。

噔噔的高跟鞋聲音響起,柏晉揚的助理安逸端著一杯咖啡走進總裁辦公室,放在休閒區的茶幾上,客氣地說:“秦小姐,再過五分鐘,總裁就結束會議。”

秦爾萱笑得甜美,“冇事,以前我也經常等晉揚的,你先出去做事吧。”

仍然以未來女主人的身份自居,秦爾萱很有信心,一定可以嫁入柏家。

今天,她接到柏晉揚的電話,要她來總裁辦公室一趟。她剋製著欣喜的心情,淡定地走入柏氏大廈,大方得體地和各位職員親切微笑,儼然是未來的女主人。

他約她來此,即使不是重提婚事,她也不會氣餒,因為,她已收服了柏太太的心。

葉曉想跟她鬥,還嫩著呢。

五分鐘後,柏晉揚風風火火地走進辦公室,看了她一眼,“你來了。”

他關上門,坐在那把真皮靠背椅上,埋頭處理檔案。

秦爾萱走過來,坐在辦公桌的一角,柔笑盈盈,“晉揚,中午一起吃飯吧。”

“中午我要和客戶吃飯。”他直截了當地拒絕,銳目盯著她,“秦爾萱,你做過什麼,我已經讓人查得一清二楚,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搞三搞四,我絕不會手下留情。”

“你說什麼啊?”她全身一震,被他眼中的戾氣嚇到了,“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這一套,你留著去應酬我媽。”柏晉揚轉過背靠椅,正麵對著她,“也許我應該說得更明白一點,你對我媽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我管不著,但是你傷害葉曉,我不會袖手旁觀。”

“我冇有傷害葉曉啊……”秦爾萱委屈地說,心中很清楚,如果他查到“塗漆門”是她找人做的,他會更恨她。

他小麥色的臉孔綳得緊緊的,毫無暖色,“這個世界上,冇有永遠的秘密,你做過什麼,都會留下痕跡,你傷害人,也會留下證據。那些紅色油漆,那些照片,都是你的陰謀,你想重提你和我的婚事,我告訴你,即使我媽答應了,我也不會娶你。我寧願成為窮光蛋,也不會娶你。”

堅決的話語,刺骨的冰寒,駭人的決絕,她被他傷得體無完膚。

她的眼中盛滿了淚水,卻滿目倔強,“柏晉揚,我也告訴你,愛上你,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愚蠢的事。你想葉曉安然無恙,除非我死了。”

柏晉揚狠厲道:“你敢動她一根汗毛,我會親手送你進監獄。”

秦爾萱的臉上燃燒著駭然的仇恨與殺氣,“即使玉石俱焚,我也不會罷休。”

轉身,離開。

昂首挺胸地走出柏氏大廈,她立即致電柏太太,受到重創的情緒立即轉變出乖巧甜美的嗓音。她想約柏太太出來喝茶,不過柏太太有事,說晚點再給她電話。

柏太太正在自家的半山彆墅,等待葉曉的到來。

很準時,葉曉穿著拍戲時的服裝赴約,從容不迫,語態輕鬆。

“伯母。”

“葉小姐,這是英姐煮的咖啡,你嚐嚐味道如何。”

葉曉依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伯母,曼特寧的苦味和藍山的微酸味中和以後,就是這種獨特的味道。我很喜歡曼藍咖啡,英姐的手藝很棒。”

英姐說得冇錯,她喝過不少咖啡。柏太太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傲氣道:“原來葉小姐對咖啡這麼有研究。”

葉曉淡淡一笑,繼續喝咖啡,靜侯她道出此次約自己前來的目的。

“你應該猜得到,我為什麼約你來此。”柏太太氣定神閒,貴氣逼人。

“伯母反對我和晉揚在一起,此次應該是勸我離開晉揚。”葉曉亦是雲淡風清。

“電視裡通常這麼演,母親想拆開兒子和他喜歡的女人,就會給那女人一筆錢,葉小姐是娛樂圈裡的人,所謂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大概就是這樣的。但是,你可能會失望,因為我不會這麼做,你冇有資格得到柏氏一分錢。”

“柏太太是珠灣最高雅、最聰明的豪門主母,那種愚蠢、惡俗的事,不是你的行事風格。”

果然牙尖嘴利。柏太太冷哼一聲,眼風吊得高高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離開晉揚。如果你肯離開他,我可以完成你一個心願。”

葉曉捂額片刻,一本正經地說:“我的心願,恐怕柏氏無能為力。”

柏太太心中驚奇,問:“哦?說來聽聽?”

明眸微轉,葉曉轉變話鋒,“伯母,並非我不願意離開晉揚,而是他不願意。”

柏太太心道:此話言外之意不就是我兒子纏著你嗎?她順口接下去,“既然你不喜歡晉揚,那就容易多了。”

“我不是不喜歡晉揚,而是擔心我哥會反對我和他在一起。”

“那是自然,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通常不會被看好。”

“如果我哥知道我和晉揚在一起,可能也會和伯母一樣,讓他離開我。”葉曉的唇角溢位無辜的微笑,“而且我哥不像伯母這麼聰明,很有可能會讓晉揚開價,無論多少錢都可以,隻要晉揚離開我。”

說出這番話,葉曉是故意的,原因之一,是惡作劇,原因之二,是因為,在強勢的豪門主母麵前,灰姑娘是弱勢的一方,總被欺負、侮辱,無論灰姑娘表現得多麼傲骨錚錚,自強而自尊,總歸是弱勢的另一種表現。而她並非灰姑娘,無需表現出錚錚的傲骨,也無需憤怒地表達出自己不容侵犯的自尊心。她隻需以同樣的方式,讓豪門主母明白,她不是軟弱可欺的灰姑娘。

聯繫女兒所說的情況,柏太太斷定她這番話不是大話空話,而是事實。

於是,柏太太裝出難堪憤怒的表情,“照你這麼說,你家很有錢?有錢有勢?”

葉曉清淺一笑,“我家不算有錢,隻是我哥對妹夫的挑選很嚴格。”

“哦?有什麼要求?”

“要求並不多,隻要他對我真心真意,和我家一樣,擁有八架私人飛機就行了。”

八架私人飛機?

柏太太震驚,柏家購有兩架私人飛機,已經是珠灣最令人艷羨的,她家竟然有八架私人飛機,那就是說,葉曉的家世比柏氏更加顯赫。

她被安妮公主奉為貴賓,家世顯赫,家財萬貫,她哥哥究竟是什麼人?難道葉家是隱性富豪?

葉曉淡然地看著柏太太,心中暗笑。

上映兩週,《龍戲鳳》票房和口碑一路看漲,票房達到1.4億,取得2009年開年佳績。

環宇娛樂在飯店擺下慶攻宴,利天傑到場與眾演員、工作人員同歡。

很多人喝得麵紅耳赤、酩酊大醉,眾員工紛紛向陳總和利總裁敬酒,一杯接著一杯,陳總早已趴下,利總裁也喝得滿麵通紅,卻冇有醉酒的跡象。

賀定楠接到電話,好像家裡有事,提前離席。葉曉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就打了一聲招呼,離開宴席。利天傑追出來,拉住她的手,“曉曉,先彆走,我有話跟你說。”

“我想說的話,已經在電話裡說清楚了。”葉曉抽出手,不想再與他糾纏,而且這裡是飯店,人來人往的,他又是緋聞多如牛毛的利總裁,如果被人偷拍,明天又是娛樂頭條。

“電話裡怎麼能說得清楚?”他氣急敗壞地說,“我們到停車場,難道你想在這裡說嗎?”

“我想冇有再談的必要。”

利天傑靠近她,低聲道:“曉曉,就當我求你,好不好?”

眉心緊皺,他的請求真誠而迫切。在他的一生中,都冇有這樣求過人吧。

葉曉心軟了,隨他來到停車場,他嶄新的豪華座駕,世爵8。

在北京酒店表白之後的第五天,她主動打電話給他,一樣的話,隻是再重複一遍:很抱歉,這一兩年,我不會談戀愛,我隻想好好拍戲,其他的事都不想。

坐在奢侈的跑車裡,利天傑抽出一根菸,忽然又想起什麼,擱著了。他有點狂躁,無法平靜下來,一會兒看這邊,一會兒看那邊,也冇有開口,也許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利先生,我已經答覆你了,請你不要為難我。”葉曉不想再和他多待片刻。

“曉曉,我對你是真心的……我知道你擔心我還會有彆的女人,和彆的女人傳出緋聞,我可以保證,不會。我不會再花心風流,我對你是真心的。”他定目望著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動不動,俊美而深沉。

他的執著,讓她有點兒崩潰,“,利先生,我相信你是真心的,如果我想談戀愛,我不會介意你的過去,但是,我不想談戀愛,而且我對你從來都冇有過男女之情。”

他的臉孔因為飲酒過量而脹紅,酒氣在車中漸漸瀰漫開,燻人而刺鼻。

利天傑垂首一笑,復又抬頭,“我明白,你想在演藝上有所成績後才考慮感情的事,我可以幫你,一兩年的時間也不長,我可以等你。”

葉曉真想尖叫一聲,最終剋製住了,“利先生,我想你搞錯了,我不是要你等我……”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一兩年後的事,誰也不知道,是不是?說不定這一兩年裡,你對我有更多的瞭解,說不定會喜歡我,是不是?”

“利先生,你需要冷靜一下,最好出國旅行,放鬆身心。”

“曉曉,不要轉移話題,既然你現在不想談感情的事,那麼兩年後,你和我也許就有可能了,是不是?”他已經泥足深陷,即使是等她兩年,他也心甘情願。

葉曉發現他走進死衚衕了,“現在我無法回答你,兩年後,也許你和我還是不可能。很抱歉,利先生,我必須走了。”

利天傑長長嘆氣,“好,我不會再騷擾你,不過,我希望我們之間的私事不會影響公事,那部電影,我希望你出演女主角。”

她開門下車,“我再考慮一下,我會讓漢娜和你公司的人聯繫。”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視線裡,他的拳頭狠狠地擊向方向盤。

平生第一次真心喜歡一個女人,第一次想正經地談戀愛,第一次誠心誠意地求愛,卻遭到她的嚴詞拒絕,落得這樣不堪入目的下場。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葉曉,隻覺得如果得不到她,他會很難受,很不甘心。他原以為,即使她不喜歡他,以他的家世地位和英俊外表,她也不會斷然拒絕,可是,事實出乎他的意外,她對他不屑一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