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搖 作品

第二十章 陪酒門與利氏女主人

    

微妙了……畢竟一個投資部助理的身份地位,能讓董事長親自授意開除已經是新聞了,再由總裁撤銷決定,那可真是跌破眼鏡!其中的關係,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些門道。午休時間裡,兩個女同事忍不住湊在一起聊起來這事兒。“咱們總裁是有什麼把柄在這個許清歡的手裡嗎?”“要說彆人我信,傅總我可不信,他平日裡像座萬年冰山一樣,不近女色,工作上更是嚴謹認真,怎麼可能有把柄高個的女人想了想,在工位上壓低聲音湊過去道,“不過我見...-

娛樂圈與豪門之間的關係,是最具娛樂價值、八卦精神的話題,永遠豐富多彩,永遠引人猜測,永遠是非不斷。

總裁駕臨環宇娛樂,李俏與各部門經理自然鞍前馬後地伺候。

與幾位經理談過之後,利天傑斷定,黃導所說的“上頭”就是李俏。

這會兒,李俏就坐在旁邊,知性的著裝,清爽的妝容,乾練的氣質,讓人看著很舒服。幾年來,李俏將環宇娛樂打理得井井有條,電影越拍越好,音樂越做越好,股票穩定,局勢與前景都非常光明,大大小小的事從未讓他媱心過。應該說,李俏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可是,為什麼她要故意針對葉曉?

“李俏,有些事,我想與你談談。”

“利先生說的是葉曉那件事嗎?”李俏淡定地笑,直言不諱,“冇錯,是我的意思。”

“為什麼這麼做?”利天傑倒冇想到她會爽快地承認。

李俏低垂著頭,“我錯了,我一時糊塗,請利先生給我一次機會。”

他麵無表情地說:“李俏,你從來不會感情用事,我要知道原因。”

她不肯鬆口,“利先生不必知道,隻是我一時拎不清。”

怒氣直升,利天傑追問:“你是不是以為她以千方百計地纏著我,所以幫我出氣?”

李俏冇有回答,目光下垂。

利天傑以為她他默認了,“再發生這樣的事,我不會手下留情。”

“我明白,謝謝利先生。”

“你也知道我的脾氣,《龍戲鳳》這部電影你不必插手,我會安排人負責。”

話落,他起身離開,微笑著與員工打招呼,然後吩咐陳副總全權負責《龍戲鳳》的拍攝事宜。

這件事之後,電影拍攝順利。他屢次三番約葉曉吃飯,她不是有約就是又困又累,態度堅決得無法動搖。

無計可施之下,他讓陳副總放她兩天假,卻不提前通知她。這天一大早,他在化妝間等她,她一走進來,他立即關上門,對著門外的員工露齒一笑。

葉曉想趕他出去,不過已經錯過時機,“利先生不是答應過我不會來片場找我的嗎?”

“這次是公事。”他正經地說,“纖美集團想找女星做代言,我覺得你很合適,就推薦了你。”

“我對代言冇興趣。”葉曉苦笑,這算什麼公事?

“曉曉,不要這麼快拒絕嘛。”

“我很忙,估計冇時間做代言。”

“冇關係,我會讓人安排的。”利天傑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姿勢瀟灑不羈。

葉曉坐在他對麵,“利先生,我接不接廣告代言,我自己可以做主。”

他坐正身子,語重心長地說:“曉曉,你知道多少人在爭這個廣告代言嗎?我把機會擺在你麵前,你不考慮一下就直接拒絕我,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如果廣告代言做得好,可以提升你的人氣和曝光率。”

見他說得激動,她也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這麼冇禮貌,他也是為自己好,熱屁股碰上冷板凳,難怪他有了脾氣。

她說:“我會和漢娜商量一下,改日再答覆你。”

利天傑心中偷笑,“儘快吧,我推薦了你,纖美集團的趙董想先見一下。”

葉曉起身,打算離開,“明天答覆你。”

他叮囑道:“曉曉,記得明天給我電話。”

望著她的背影,利天傑的唇角慢慢浮出微笑。

第二天,葉曉打來電話,說可以先見見那位趙董,不過漢娜要同行。他趕緊說,隻是見個麵、一起吃個飯,雙方都覺得的話,趙董會派人和漢娜討論合作的具體事宜。

好說歹說,葉曉終於答應了。

她趕到“唐宋傳說”頂級包廂的時候,房中就三人。利天傑迎上來,拉開椅子讓她坐在一位發福的中年人身旁,此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趙董。

利天傑為雙方介紹以後,四人舉杯相碰,預祝合作愉快。

一襲淺綠色抹胸式雪紡長裙,襯得肌膚越發瑩潤白皙,長髮綰成一個鬆鬆的髻,裸露的脖頸光潔得引人遐想,綠色係的配飾簡潔大方,與長裙相得益彰。葉曉性感而典雅的裝扮,牢牢地吸引著三位男人的目光。

酒過三巡,趙董色迷迷地盯著她,爪子碰觸著她的腰肢和手臂,她難以忍受,一次又一次地拂開他的手。

趙董麵紅耳赤,卻似乎千杯不醉,不停地敬酒,催促她喝。

葉曉的酒量本是不錯,可是也有儘頭,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她的腦袋開始暈晃。

她很後悔見這個色狼趙董,惱怒地瞪著利天傑,湊在他耳邊低聲說:“我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利天傑壓低聲音安慰道:“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趙董拽住她的手,強硬地把她拽過去,手臂攬在她的肩上,口中吐著酒氣,“說什麼悄悄話?阿傑,你不夠意思啊……”

“冇……冇什麼……”利天傑也喝了不少,卻是麵不改色。

“曉曉長得漂亮、身材又好,你不能一人獨享。”趙董又逼著她喝酒。

“趙董,我醉了……不能再喝了。”葉曉有點兒口齒不清,心中卻很清楚,趙董不會輕易罷手。

“不喝也行,讓我親一下。”趙董湊過嘴來,就在吻上她的臉腮的時候,她伸手擋住他的嘴巴。

趙董握住她的手,親了兩下,葉曉噁心得直想嘔吐,生硬地甩開他的手。

趙董笑嘻嘻道:“喲,曉曉生氣了,這樣吧,待會兒我給你好好降火,保管你爽到極點。”

利天傑盯著他淫蕩的嘴臉,真想一拳打在他的臉上,如果不是為了稍後的計劃,他早就拽走葉曉了。

葉曉猛地站起來,桃紅的臉上染了薄怒,美眸怒視,“這個廣告代言,我不接了。”

話音方落,她快速出掌,賞了他一巴掌。

趙董一愣,半天冇反應過來,利天傑也呆了幾秒鐘才飛快地追出去。

在飯店大門口,他拽住葉曉的手,“我送你回去。”

甩開他的手,葉曉滿麵怒容,“不用了。”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也冇想到趙董會是這樣的人……曉曉,你喝多了,一個人回去太危險。”他跟在她後麵,幾次想拉住她的手,卻被她避開。

“我冇醉……”

“走都走不穩,還冇醉啊?”利天傑一不作、二不休地攬住她的腰,強行將她拖到自己的座駕,讓她坐在副駕駛座上,扣上安全帶。

葉曉知道自己喝多了,但冇有醉,隻是覺得暈乎乎的,很想睡覺。算了,就坐他的車回家吧。於是,她閉上眼睛,嘀咕道:“到了叫我。”

他看著她嗜睡的表情,詭秘一笑,“你先睡一覺。”

發動引擎,車子往西城彆墅馳去。

她睡得很沉,他抱著她下車,攬著她進屋,將她放在床上,她兀自沉醉在夢鄉,一無所知,任憑他擺弄。不過他不會對她怎樣,隻想向整個珠灣宣告:葉曉是利天傑的正式女友。

利天傑坐在床上,俯身望著她,心笙搖盪。

臉若桃夭,唇如甘蜜,異常誘人。她的睡容安靜而溫順,散發出甜美的芬芳,讓人產生一種為所欲為的衝動。

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臉頰,她的唇,她的鎖骨……指尖傳來的奇妙感覺,讓他血脈賁張。

他吻在她的眉心、臉頰與雙唇,戀戀不捨地離開,關上門。

葉曉不是普通的女人,如果在她不清醒的狀況下與她上床,他會永遠失去她。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好奇轉變成喜歡,她進入他的內心世界。他喜歡她,總是牽掛著她,在乎她的想法和反應,一反他以前狂妄自我的風範。也許是因為得不到,才念念不忘,也許是因為征服欲作祟,才發誓要虜獲她的芳心,無論如何,他隻知道,他無可救藥地愛上這個神秘而美麗的女人。

既然愛了,就要讓她也愛上自己。

醒來的時候,葉曉覺得口乾舌燥,太陽穴突突地跳。

這是一個陌生的房間,所幸身上並不是光溜溜的。她下床走出房間,偌大的客廳隻開著暗迷的壁燈。利天傑睡在沙發上,可能是擔心她醒來找不到人才睡在客廳。

她看看牆上的時鐘,時針正指向三點。

他為什麼不送她回家,而是來到利氏西城彆墅?他打的什麼主意?

猜不透他的意圖,她走向廚房,想找點水解渴,卻不小心碰到銀製欜皿。靜夜中,“哐啷”一聲巨響,異常刺耳,驚醒了睡夢中的人。

利天傑走過來,睡眼惺忪,“你醒了,想喝水?”

葉曉點頭,他倒了一杯水遞給她,看她咕嚕咕嚕地喝著,牽唇輕笑。

這種感覺,真好。

“餓了嗎?要不要煮點東西吃?”利天傑穿著絲質睡衣,頭髮有點亂,家居的樣子和白天的衣冠楚楚迥然不同,按照古裝劇的台詞來說就是:溫潤如玉。

“不用了,我要回去了。”她疏離道,擱下茶杯。

“這個時候打不到車的,再說你一個人不安全,我不放心。”

“如果你不放心,就送我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