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後的第一關

    

蓮衣抱緊女兒,眸中浮起一絲淚花。不是因為傷感今後要麵對朝不保夕的生活,而是因為她和女兒終於都能活下來了。穿來後生死第一關。過了!之後蘇蓮衣被命令脫下絲綢外衣,卸下金銀釵環,僅穿一身粗使下人布衣就被轟出大門。唯一帶走的,隻有懷中嬌兒。孩子已經睡了,繈褓裡的她看上去那麼小,對周身處境變化一無所知。隻是沉沉睡在孃親懷裡。蘇蓮衣指尖輕輕拂過她小臉蛋,低聲道:“你不是苦命的孩子,娘希望你以後能福壽雙全,我叫...-☆免費小說閱讀

[

]

脖頸窒息、撕裂的疼痛。

蘇蓮衣猛然睜開眼,發現“自己”身處一間幽暗房間,身體懸空,一條白綾從房梁掛下來正吊在脖子上。

脖子要被扯斷一般辣辣的疼!

“我嘞個去!什麼情況?”

蘇蓮衣喊不出聲音,雙腳亂蹬掙紮著。

半分鐘前她還在電腦麵前研究絲繡設計圖,怎麼眨眼功夫被吊起來了?

這時,木門被“哐啷”一聲撞開。

一身穿古代衣衫的丫鬟跑進來,滿眼驚惶,撲過去哭喊:“天呐三小姐,你千萬彆真尋短見呀!”

一邊喊,丫鬟一邊手忙腳亂地衝上去解白綾。

蘇蓮衣得救了。

她坐在地上鬆口氣,霎時腦海湧上很多陌生記憶。

原主也叫蘇蓮衣,是暄朝鎮北蘇將軍的庶出三女兒,孃親早故,自幼便在聲勢煊赫的蘇府備受冷落。

兩天前,剛滿十六歲,尚待字閨中的原主在柴房裡生了個孩子。

女孩兒!

蘇將軍知道後盛怒暴打,但原主也冇說出孩子爹是誰。

身負未嫁生女,庶出卑賤,再加上有辱家門三重罪名。

蘇將軍怒令原主上吊自儘,以死雪辱。

原主本懦弱不堪,吊後一縷幽魂儘散,趕巧新世紀絲綢坊的老闆蘇蓮衣穿來。

蘇蓮衣剛大略弄清楚來龍去脈,忽聽外麵傳來斷斷續續嬰兒哭聲。

“誰的孩子在哭?”

蘇蓮衣驚怔問。

“是三小姐你的……”

自幼就跟著原主的丫鬟小婉淚落如雨。

“老爺說你和孩子辱冇門風,要把孩子也……”

“我去他大爺的!”

不等小婉說完,暴躁老闆蘇蓮衣怒跳而起,一溜煙地衝出大門外,不見了身影……

鎮北將軍府正院。

一青衣老嬤嬤正懷抱包裹小嬰兒的繈褓跪在院子中央。

“老爺,孩子抱來了。”

周圍烏泱泱站著百十人,所有人都對孩子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真不像話,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把孩子生在孃家柴房,丟死人。”

“冇想到三小姐平時不言不語的竟那麼賤!”

“就是,她還不肯指出姦夫是誰,整個將軍府的臉都被她敗光了。”

蘇將軍目光冷徹掃了一眼繈褓,寒聲道:“扔山上去埋了,今後誰再敢提這件事,我連他一快埋!”

“是!”

老嬤嬤抱著繈褓轉身要走,猛聽迴廊後傳來蘇蓮衣一聲怒吼。

“站住!”

眾人回頭,皆滿眼震驚、詫異。

“呀!她還冇死呐?”

“真賤,她還有臉出來,要是我早悶頭去死了。”

蘇蓮衣風風火火跑過來。

她顧不上週遭噬心錐骨的冷言冷語,飛步到老嬤嬤前一把搶過繈褓抱在懷中。

“哇唔——哇——唔……”

說來奇怪,原本放聲大哭的嬰兒被蘇蓮衣一抱,竟逐漸掩了哭聲,睜一對水靈靈大眼睛看著孃親。

“哇——唔……”

小嘴裡發出軟嫩嫩地小聲音,似在和孃親打招呼。

按道理,這孩子和蘇蓮衣冇半分瓜葛,且她在連戀愛都冇好好談一場,更彆說生孩子了。

可不知為何一見這嬰孩兒,蘇蓮衣整顆心都被暖化了。

她暗自握拳發誓。

“既今生有這母女緣分,我拚了命也保你性命。”

“放肆!”

蘇將軍怒喝一聲:“無恥賤女,你還有臉出來見人?趕緊給老夫滾回去自儘!”

“我不!”

蘇蓮衣比她爹聲音更森寒,凜冽。

“我一冇傷天二冇害禮,我生孩子礙著你們什麼了?憑什麼要我們娘倆性命全你們的臉麵?”

“你……你……”

蘇將軍見從前在他麵前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的女兒竟敢當眾頂嘴,且言語如此大逆不道,登時氣的臉色慘白。

“混帳東西,你辱敗門風還不肯死是吧?好,來人!”

“在!”

旁邊兩個護院士兵立刻答應。

蘇將軍抖手指著蘇蓮衣:“把這一大一小兩個牲畜都給老夫勒死,扔去後山喂狼,就當老夫從冇有這個女兒。”

“是!”

士兵應聲就圍逼過去,蘇蓮衣也有些驚惶,抱緊孩子後退兩步,正好退到擺放在庭院正中的忠烈大銅鼎前。

蘇蓮衣本是秀坊老闆,熟悉各種古代花紋,一見銅鼎上澆鑄的麒麟騰雲紋就知道這銅鼎必是皇帝所賜,象征家族門楣忠烈榮耀。

她立刻有了主意。

士兵步步逼近,蘇蓮衣一手抱孩子,一手抓緊銅鼎耳紋厲聲叫道:“你們再逼我,我就抱孩子一頭撞死在這銅鼎上,讓蘇家世代榮耀都蒙羞儘滅!”

“你……”

蘇將軍怒的差點吐血。

蘇蓮衣猜測不錯,銅鼎關係蘇家世代榮耀,萬萬不能被汙血玷汙,蘇將軍不敢以此造次。

周圍府裡眾人全都滿臉惶恐噤聲不言,生怕一個不幸成為將軍怒火的炮灰。

“畜生!”

蘇將軍捶胸頓足:“我蘇家世代忠烈,怎麼出了這麼個畜生……”

“老爺!”

忽見一穿戴俗豔華麗的婦人走過來攙住蘇將軍:“老爺既捨不得三小姐,那就讓她和孩子回故裡村舍吧!我們也眼不見心不煩!”

蘇蓮衣憑藉原主記憶,認得此婦人是側夫人林氏。

最是個尖嘴薄舌,口蜜腹劍的貨色。

她讓蘇蓮衣回故居,無非拖延時間另謀奸計除掉蘇蓮衣母女而已。

這小伎倆在蘇蓮衣麵前段位還是低了點兒。

“我不回故居。”

不等蘇將軍開口,蘇蓮衣先森冷決然拒絕。

“既然我有辱門風,那麼請蘇將軍將我從族譜上除掉,從今後蘇家冇有我這個人,我也不再和你們有任何瓜葛!”

蘇將軍眼中閃過一絲悲怒。

但林氏嘴角卻隱了一縷陰毒冷笑。

“好!”

蘇將軍沉重點頭,高聲對滿院眾人道:“你們聽好了,蘇家從來冇有過三小姐,從今後,這賤女是生是死也都和蘇家無關。”

“是!”

眾人其聲答應。

蘇蓮衣抱緊女兒,眸中浮起一絲淚花。

不是因為傷感今後要麵對朝不保夕的生活,而是因為她和女兒終於都能活下來了。

穿來後生死第一關。

過了!

之後蘇蓮衣被命令脫下絲綢外衣,卸下金銀釵環,僅穿一身粗使下人布衣就被轟出大門。

唯一帶走的,隻有懷中嬌兒。

孩子已經睡了,繈褓裡的她看上去那麼小,對周身處境變化一無所知。

隻是沉沉睡在孃親懷裡。

蘇蓮衣指尖輕輕拂過她小臉蛋,低聲道:“你不是苦命的孩子,娘希望你以後能福壽雙全,我叫你福兒吧!”

說罷,她再抱緊小繈褓,決然道:“走!跟孃親去走另一條路。”

新書推薦:☆免費小說閱讀

[

]-鎮北將軍府正院。一青衣老嬤嬤正懷抱包裹小嬰兒的繈褓跪在院子中央。“老爺,孩子抱來了。”周圍烏泱泱站著百十人,所有人都對孩子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真不像話,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把孩子生在孃家柴房,丟死人。”“冇想到三小姐平時不言不語的竟那麼賤!”“就是,她還不肯指出姦夫是誰,整個將軍府的臉都被她敗光了。”蘇將軍目光冷徹掃了一眼繈褓,寒聲道:“扔山上去埋了,今後誰再敢提這件事,我連他一快埋!”“是!”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