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采菡 作品

《南采菡齊楚漓》 第1章

    

走出來將一個布娃娃遞給齊夫人。那布娃娃上寫了柳如涵生辰八字,肚子那兒還紮了針!南采菡一愣,旋即蹙眉掐訣,想算今日之事究竟因何而起。齊夫人氣得發抖,憤怒地將那東西砸到李菡兒身上,厲聲嗬斥:“我就知道你這毒婦冇安好心,物證確鑿,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南采菡一雙眼定定看著齊楚漓,神色淡然。“楚漓,卦象顯示,今日之事是有人陷害我,而陷害我的人,就住在府中的西北角。”齊楚漓回望她,一雙眼卻幽深難測。齊夫人指著...兩人手牽手剛踏入,便見一名女子身著清雅綠裙款款走來。南采菡疑惑:“這軍營中怎麼會有女子?”齊楚漓瞥了一眼便挪開,淡淡道:“同僚遺孀,柳如涵,托我照顧。”...《南采菡齊楚漓》第1章免費試讀大晁,齊國公府。清幽小院內,突然傳來尖利婦人聲。“生不出孩子還算什麼女人,這藥灌下去,保管一舉得男!”國公府齊夫人身後,幾個身材粗壯的婆子端著黑乎乎的藥湯虎視眈眈。南采菡看著武斷專橫的婆母,琉璃色眼眸中閃過一抹無奈。這兩年來,她不知被灌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湯藥,數次幾近中毒,也冇能懷上孩子。不能再如此下去了。南采菡輕歎一聲:“婆婆,我命中註定無子,莫說喝什麼湯藥,便是送子觀音來了也是束手無策。”“放屁,我齊家絕不能斷後!”齊夫人勃然大怒:“這藥是我從太元觀求的,你今天不喝也得喝。”她說完一擺手,幾個婆子圍上前。南采菡柳眉微蹙,勾指掐訣,剛想卜算一卦今日是否難逃此劫。突然一道清越冷沉男聲響起。“住手!”南采菡聽見這聲音,眼眸漾出喜色。門口,一個身著銀白色盔甲,眉眼英俊得近乎鋒利的男子邁步而入。正是南采菡成親五年的夫君——齊國公府世子齊楚漓。自齊楚漓上了戰場後,兩人已近半年未見。南采菡嘴角不自覺勾起,聲音帶出壓抑不住的悅色:“楚漓,你回來了?不是說明日才抵達。”齊楚漓看見她,冷戾眉眼瞬間融化,快步上前將人護在懷中。“太過想念你,所以我快馬加鞭趕了回來。”待看見南采菡手中還未散去的卜算訣,他濃眉擰起。“我不是說過不許你再隨意算卦。”“你若有個三長兩短,我一人如何獨活。”算命屬窺探天機,極影響人的壽數。所以齊楚漓見不得她掐訣算卦。聽著他擔憂的話語。南采菡心中一暖,貪戀地汲取著愛人身上久違的溫度,:“無妨,小卦不礙事。”她本是大晁國師關門弟子。十六歲那年素手點龍穴,震驚整個大晁,更被陛下親手指認為下一任大國師。可南采菡為報幼年一樁恩情,自請嫁給齊國公府世子齊楚漓。她身帶氣運,讓本已退出權利中心的齊國公府重得陛下青眼。世子齊楚漓更是參軍封將,現如今已成為天子近臣。但天命運數皆有製衡,不能樣樣皆占。南采菡要命中無子,才方得善終。齊夫人厲聲打斷兩人溫情:“她若不喝,你便納兩房美妾……”不等她說完,齊楚漓一把搶過那黑色藥湯砸在地上,語氣冷硬:“母親不必再提,我娶菡兒那天便立誓永不納妾,冇有孩子就從宗族過繼便是。”齊夫人氣得胸膛起齊,指著南采菡的手不停發抖:“你,你這妖女給我兒下了什麼**湯……”南采菡心中一刺,手不自覺攥緊。齊楚漓卻不再理會母親,拉著南采菡:“我們走!”南采菡看著兩人十指緊扣的手,寒意被驅散,蒼白臉頰帶上紅暈。“楚漓,遇見你真好。”齊楚漓笑著吻在她唇邊:“陪我去郊外軍中好不好?為了趕回來見你,積壓了好些軍務。”南采菡心軟成了一灘水,哪裡還能拒絕。京郊大營。兩人手牽手剛踏入,便見一名女子身著清雅綠裙款款走來。南采菡疑惑:“這軍營中怎麼會有女子?”齊楚漓瞥了一眼便挪開,淡淡道:“同僚遺孀,柳如涵,托我照顧。”遺孀二字讓南采菡一怔,眼中帶上憐憫。凝神一看,又微笑道:“恭喜!”剛走近的柳如涵不明所以:“夫人恭喜我什麼?”南采菡輕聲道:“雖然你丈夫戰死,但還給你留下了一個遺腹子,也算天道有情。”齊楚漓瞳孔驟縮。柳如涵也是一僵。可下一瞬,柳如涵便開口問詢:“聽聞將軍夫人能觀人過去未來,斷人生死前程,不知可否垂憐我們母子,算一算這孩子的命數?”齊楚漓當即沉下臉:“我夫人已不再算卦,莫要胡鬨。”南采菡卻輕聲安撫:“無事,就當結個善緣。”說完,便隨手拋出三枚銅錢。噹啷幾聲清脆的響後,卦象呈現。未想隻看了卦象一眼,南采菡便臉色一白,看向齊楚漓的眼神中,帶著難以置信的傷痛。“卦象顯示,這孩子……是你的!”蜜意一幕幕在腦海中交錯,卻又被轟然擊碎。怔然良久,拿出許久未動過的龜甲,想為自己和齊楚漓卜一卦。算一算這段感情將何去何從?豈料剛抬起龜甲,手臂便如冰灼火燒。手一抖,龜甲銅錢落地。她看著那卦象,一張臉慘白得毫無人色。坎卦,坎為水,行險用險,下下卦!怔愣片刻,她抿緊唇,將那龜甲撿起,又算了一次。又是坎卦!她不信邪般再次撿起,再算。直到唇邊逸出一絲鮮血,她終於無力地閉上眼。一連十六卦,卦卦皆大凶!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