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采菡 作品

《南采菡齊楚漓》 第3章

    

就在這時,南采菡院中一個丫鬟忙不迭跪下磕頭:“老夫人我招,我招!這都是夫人指使我做的!”說完她看向南采菡,哭訴道:“夫人,您就認了吧,總不能看著我們這些無辜的人白白被打死!”下一瞬,氣狠了的齊楚漓猛然抬手。“啪”一聲!南采菡頭重重偏過去——臉上火辣辣的疼順著肌膚燒進心裡。南采菡眩暈半晌,才反應過來齊楚漓做了什麼。她微深深吸了口冰涼的空氣,啞聲問:“你可記得,當初在祖師爺麵前求娶我的誓言?”當年,國...南采菡抬眸看他,眼裡滿是傷痛至極的情意。明明幾個時辰前,他還信誓旦旦說孩子生下來就將柳如涵送走,轉眼卻要將人抬進府中!南采菡心尖被刺得鮮血淋漓,下意識想起成親那日。...《南采菡齊楚漓》第3章免費試讀南采菡抬眸看他,眼裡滿是傷痛至極的情意。明明幾個時辰前,他還信誓旦旦說孩子生下來就將柳如涵送走,轉眼卻要將人抬進府中!南采菡心尖被刺得鮮血淋漓,下意識想起成親那日。齊楚漓在龍鳳燭前許下誓言:“齊楚漓此生隻願與南采菡一生一世一雙人!”如今不過五年。所有的誓言便隨著那燃儘的龍鳳燭一般,煙消雲散。她驀地捂住胸口,額頭沁滿薄汗,臉色蒼白至極。齊楚漓過來擁住她,低聲哄:“母親知道了,一切都是她安排,她進府後,母親便不會再為難於你。”若是以前,她一定不疑有他。如今,卻不知這話幾分t?真,幾分假齊夫人眉毛一橫,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將南采菡生生活剮:“自己不能生還不讓彆人生了,哪家不是三妻四妾,這點心胸都冇有,不如領封休書趁早滾回家去。”齊楚漓冷著臉打斷:“母親!我已依你的意思接如涵進府,我和菡兒的事你少插手。”齊夫人卻不依不饒,指著南采菡罵:“我知曉你這女人神神叨叨,有幾分本事,若我孫兒不能平安生下來,大家都彆想好過!”“我齊家宗祠,家法冷酷不比天牢差!”“母親慎言!”齊楚漓沉聲打斷。他們爭吵著。南采菡怎麼會不知道齊家宗祠的冷酷家法呢?剛嫁入齊家時,齊楚漓當值。南采菡便被齊夫人各種刁難,天不亮就起來立規矩,半夜侍疾。她不願齊楚漓被為難,被磋磨到形銷骨立……但此時,她已經無心理會,渾渾噩噩回了自己院子。因她修道,齊楚漓便在這裡為她修了個道堂供奉祖師爺。她來到祖師爺神像前跪下,虔誠叩首。與齊楚漓曾經的柔情蜜意一幕幕在腦海中交錯,卻又被轟然擊碎。怔然良久,拿出許久未動過的龜甲,想為自己和齊楚漓卜一卦。算一算這段感情將何去何從?豈料剛抬起龜甲,手臂便如冰灼火燒。手一抖,龜甲銅錢落地。她看著那卦象,一張臉慘白得毫無人色。坎卦,坎為水,行險用險,下下卦!怔愣片刻,她抿緊唇,將那龜甲撿起,又算了一次。又是坎卦!她不信邪般再次撿起,再算。直到唇邊逸出一絲鮮血,她終於無力地閉上眼。一連十六卦,卦卦皆大凶!身後,門被推開。熟悉沙啞的聲音喚道:“菡兒。”齊楚漓來了。南采菡背脊一僵,卻不敢回頭,慌亂抬手抹去唇邊鮮血。齊楚漓絲毫冇覺察到她的異樣。他走到她身旁的蒲團跪下,虔誠祈求。“祖師爺在上,是我對不起菡兒,我知道錯了,隻是子嗣是父母畢生所願,我不能不孝。”“我發誓,隻要孩子生下來,我就讓柳如涵消失,否則就讓我死無……”南采菡心臟驟縮,立即製止:“楚漓,慎言!”齊楚漓身軀一顫,貪戀地握住南采菡的手:“為了你,我什麼都能做,你原諒我一次好嗎?”原諒?南采菡攥緊手指,喉頭像被什麼堵住,痛不可言。齊楚漓眸光黯淡下去。沉默良久,齊楚漓猛然轉頭,拿起裝滿簽文的竹筒。“祖師爺,望你懂我誠心,讓麟兒平安誕下,我與菡兒從此再不分離!”說完,他開始晃動簽筒。一道卦簽落地。南采菡下意識垂眸看去,接著瞳孔一縮,如遭雷擊!卦象顯示,這個孩子——註定夭折!一世一雙人!”如今不過五年。所有的誓言便隨著那燃儘的龍鳳燭一般,煙消雲散。她驀地捂住胸口,額頭沁滿薄汗,臉色蒼白至極。齊楚漓過來擁住她,低聲哄:“母親知道了,一切都是她安排,她進府後,母親便不會再為難於你。”若是以前,她一定不疑有他。如今,卻不知這話幾分t?真,幾分假齊夫人眉毛一橫,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將南采菡生生活剮:“自己不能生還不讓彆人生了,哪家不是三妻四妾,這點心胸都冇有,不如領封休書趁早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