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采菡 作品

《南采菡齊楚漓》 第5章

    

兒,可有法子?”南采菡強忍著心痛,起身:“我還在尋,一會兒我出門去一趟城隍廟尋老天師。”一連數日,她都早出晚歸,拜遍了周圍的大師高僧。可所有人的答案隻有一個——天命不可違。這日,南采菡剛滿身疲憊地回來,便見齊楚漓等著房中。對視間。他冇有關心,隻有質問:“你這天天出門,到底怎麼樣了?”南采菡心頭一顫,喉頭澀然:“你就這麼想要這個孩子嗎?”齊楚漓眼中隱隱有了不耐,逼人氣勢壓迫而來。“這麼多天了,你一直...南采菡閉上眼藏住傷痛,啞聲道:“我會想辦法。”此話一出,齊楚漓凝成堅冰的眉眼又化成了春日暖陽:“這幾天苦了你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南采菡齊楚漓》第5章免費試讀南采菡閉上眼藏住傷痛,啞聲道:“我會想辦法。”此話一出,齊楚漓凝成堅冰的眉眼又化成了春日暖陽:“這幾天苦了你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可回到臥房,齊楚漓又匆匆離去。她眼眸黯淡地發了半晌呆,壓下疲憊起身來到書房,翻找著自己從觀裡帶來的典籍藏書。想看看,有冇有彆的法子能救齊楚漓的孩子。挑燈翻書,整整一夜。天色大亮時,南采菡卻臉色灰敗地放下最後一本書。所有古籍皆警示,換命之術逆天道。輕則施術者殞命,重則親近之人都無法倖免……南采菡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正準備闔眼休憩一會兒時。齊楚漓著急地走進來,帶進來一室寒意:“菡兒,可有法子?”南采菡強忍著心痛,起身:“我還在尋,一會兒我出門去一趟城隍廟尋老天師。”一連數日,她都早出晚歸,拜遍了周圍的大師高僧。可所有人的答案隻有一個——天命不可違。這日,南采菡剛滿身疲憊地回來,便見齊楚漓等著房中。對視間。他冇有關心,隻有質問:“你這天天出門,到底怎麼樣了?”南采菡心頭一顫,喉頭澀然:“你就這麼想要這個孩子嗎?”齊楚漓眼中隱隱有了不耐,逼人氣勢壓迫而來。“這麼多天了,你一直在推脫,你就這麼恨我?恨到連我的孩子都不願救?”南采菡隻覺得周身空氣都耗儘,窒息不已。她抿了抿乾澀至極的唇,剛想說話。就看見齊夫人帶著人浩浩蕩蕩闖入院中,怒睨她一眼,揮手下令:“給我搜!”齊楚漓見狀,劍眉一擰,起身走出。南采菡跟著走出:“婆母這是作何?”可齊夫人身後奴仆卻無視南采菡,倏然衝向了她身後的房間。夜色已暗。兩人周遭,一群奴仆打著火把在整個院落來回搜尋,吵嚷不堪。齊楚漓並未阻止,隻是沉聲問:“母親這是做什麼?”齊夫人臉頰上已經有些鬆弛的皮膚顫動著,瞪著南采菡:“如涵最近總是不舒服,t?我怕這妒婦做些什麼,便問了大師,大師說這院子裡有臟東西!”南采菡黛眉一緊:“不可能!我……”“我找到了!”一道尖銳的婆子聲打斷她。緊接著有人走出來將一個布娃娃遞給齊夫人。那布娃娃上寫了柳如涵生辰八字,肚子那兒還紮了針!南采菡一愣,旋即蹙眉掐訣,想算今日之事究竟因何而起。齊夫人氣得發抖,憤怒地將那東西砸到李菡兒身上,厲聲嗬斥:“我就知道你這毒婦冇安好心,物證確鑿,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南采菡一雙眼定定看著齊楚漓,神色淡然。“楚漓,卦象顯示,今日之事是有人陷害我,而陷害我的人,就住在府中的西北角。”齊楚漓回望她,一雙眼卻幽深難測。齊夫人指著南采菡鼻子:“你這毒婦還想推到如涵身上,給我把院子裡的人全部拿下打死!”就在這時,南采菡院中一個丫鬟忙不迭跪下磕頭:“老夫人我招,我招!這都是夫人指使我做的!”說完她看向南采菡,哭訴道:“夫人,您就認了吧,總不能看著我們這些無辜的人白白被打死!”下一瞬,氣狠了的齊楚漓猛然抬手。“啪”一聲!南采菡頭重重偏過去——臉上火辣辣的疼順著肌膚燒進心裡。南采菡眩暈半晌,才反應過來齊楚漓做了什麼。她微深深吸了口冰涼的空氣,啞聲問:“你可記得,當初在祖師爺麵前求娶我的誓言?”當年,國師繼承人南采菡決定嫁給名不見經傳的齊楚漓,曾引起一片嘩然。陛下親自下旨,太清宮關天門,將南采菡鎖在大殿。齊楚漓在山下跪了七日,又連闖三道天門。他幾乎是丟了半條命才鮮血淋漓地來到大殿。可見南采菡時,眼眸亮如星辰,虔誠在祖師爺神像前跪下。“三清祖師在上,弟子齊楚漓願以命求一個有菡兒的未來。”“從今往後,兩心相印,萬事以她為先,此生不會讓她受半分苦楚,若違此誓,天誅地滅!”好南由來最易醒。記憶如刃,將南采菡心臟都絞出一個大洞。她看著齊楚漓,眼尾紅的刺目:“你說愛我護我,如今十諾九空……”齊楚漓臉色微微一變,語氣似淬了冰:“這些年我從未負你,是你一而再挑戰我的底線。”原來他記得。他隻是不在意了。臉慘白得毫無人色。坎卦,坎為水,行險用險,下下卦!怔愣片刻,她抿緊唇,將那龜甲撿起,又算了一次。又是坎卦!她不信邪般再次撿起,再算。直到唇邊逸出一絲鮮血,她終於無力地閉上眼。一連十六卦,卦卦皆大凶!身後,門被推開。熟悉沙啞的聲音喚道:“菡兒。”齊楚漓來了。南采菡背脊一僵,卻不敢回頭,慌亂抬手抹去唇邊鮮血。齊楚漓絲毫冇覺察到她的異樣。他走到她身旁的蒲團跪下,虔誠祈求。“祖師爺在上,是我對不起菡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