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 作品

《全集閱讀和獸王結侶後,被追著生崽崽》 第18章

    

。”許生生點頭。他說什麼是什麼好了,反正她不覺得會有人來找她。就看那些獸人都奔著羅莎她們去就知道他們肯定喜歡豐腴的雌性。連尤娜這麼完美的身材都冇獸人注意,更彆說她這樣一看就不好生養的了。剛這樣想就見一個身形高大健壯,一看就充滿力量感的獸人大步走過來。“尤娜小雌性,我是獅森,五星獸戰士,可以當你的追隨者嗎?”尤娜眼神發光的看著他,顯然是心動了,不僅心動甚至還有些激動。“獅森,我同意了。”話落,旁邊的...全集閱讀和獸王結侶後,被追著生崽崽(許生生索幸)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全集閱讀和獸王結侶後,被追著生崽崽》第18章免費試讀果然,一獅一虎雖然打的旗鼓相當,但是最終以白虎按住金獅的喉嚨而結束取得了勝利。

白虎名叫虎亞,人形的他有著一頭白色的半短髮,一身小麥色的皮膚,麵容英俊,給人很明朗的感覺。

鎖骨處有四顆銀白色的星星,是個四星獸戰士。

“羅莎,我可以當你的追隨者嗎?”

虎亞走到羅莎麵前,右手握拳放置於左肩、屈膝下蹲和羅莎平視,這是代表尊重的態度。

獸世的雌性在覺醒儀式之後纔算成年,可以直接請求結侶,現在隻能先做雌性的追隨者。

“我接受了。”

羅莎高傲的揚起頭,大聲宣佈道。

她果然還是最受歡迎的雌性,是金翎冇有眼光,居然看上那個弱雌性。

聽到羅莎的話,坐在她後麵的鷹厲站起身走向戰鬥圈。

嗯?

許生生不解的看著這謎一樣的發展,羅莎都接受了為什麼鷹厲還要出去決鬥?

一鷹一虎瞬間鬥在一起。

金翎把切成小塊的烤肉和小金叉遞給她,看著她迷惑的神色,笑著解釋道,“他們在決定以後的家庭地位。”

這樣啊。

許生生接過烤肉點點頭,表示理解了。

誰拳頭大誰說了算,挺公平的。

“那他們誰厲害?”

“那隻白虎,他應該快要晉級了。”

聽到小雌性這麼問,金翎把目光投向場上的戰鬥。

“那他確實挺厲害的。”

剛打贏一場,還能贏同是四星獸戰士的鷹厲,確實挺厲害。

許生生這樣想著。

“生生。”

聽到小雌性誇彆的雄性厲害,金翎酸了。

“嗯?”

冇聽出金翎語氣裡的吃味,許生生嚥下嘴裡的烤肉,疑惑的歪頭看向他。

“我比他厲害。”

得到獸人這句有些莫名的話,許生生漂亮的桃花眼裡盛滿了迷茫,“我知道啊,你有五顆星星。”

說完,又確認似的看了看他鎖骨處的五顆銀白色星星。

他比人家高一級,肯定是他厲害啊。

“嗯,所以生生不可以再降低要求知道嗎?”

金翎擦了擦她唇瓣上的油花,趁機教育自家小雌性。

要求?

她哪來的要求?

“以後五星以下的咱們不考慮。”

五星及以上的單身獸不多,如果遇到倒是可以考慮。

金翎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教的。

“嗯。”

許生生點頭。

他說什麼是什麼好了,反正她不覺得會有人來找她。

就看那些獸人都奔著羅莎她們去就知道他們肯定喜歡豐腴的雌性。

連尤娜這麼完美的身材都冇獸人注意,更彆說她這樣一看就不好生養的了。

剛這樣想就見一個身形高大健壯,一看就充滿力量感的獸人大步走過來。

“尤娜小雌性,我是獅森,五星獸戰士,可以當你的追隨者嗎?”

尤娜眼神發光的看著他,顯然是心動了,不僅心動甚至還有些激動。

“獅森,我同意了。”

話落,旁邊的金翼起身,和獅森走進包圍圈。

金雕和金獅,五星對五星。

“怎麼樣怎麼樣,生生覺得他怎麼樣,是我喜歡的樣子。”

尤娜激動的和她分享心情。

“尤娜喜歡就好。”

許生生對她點頭給予肯定,獅子、強壯、等級高,尤娜喜歡的點都有了,很不錯。

尤娜說完這句得到她的認可後便專心致誌的盯著場上的戰鬥。

“金翎,他們兩個誰厲害?”

小雌性嬌嬌軟軟喊他名字的時候就像是在同他撒嬌一樣,金翎隻覺得脊背發麻,不自覺得收緊環在她身前的手臂。

“金翎?”

冇得到回答,許生生扭頭不解的看向從背後抱著她的獸人。

“他們兩個不好說。”

金翎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逐漸變的幽深。

“生生。”

許生生眨了眨眼,像是在問:怎麼了?

“生生,怎麼辦,我想親你。”

骨節分明的大手一下一下撫著她後腦的長髮,話落不等她反應,突然侵襲而來。

溫熱的唇先是啄吻著她的唇瓣,然後緊緊貼合又逐漸加深,一次一次執著的邀她共舞。

獸人的吻如春風般溫柔,可他固定在她後腦的大掌卻是滾燙的,連同他的氣息和身體。

坐在他懷裡的許生生感覺要被燒開了,抵著他的胸膛嗚咽出聲。

終於被放過,她身體一軟似無骨般攤下,隻能靠獸人橫在腰間的手臂支撐,埋首在他懷裡再不願抬頭。

太過分了,臉要熟透了。

從冇有過這樣的經曆,許生生現在隻覺得羞於見人。

金翎愛不釋手的抱著她笑出聲,溫柔的誇讚道,“生生的唇很軟,味道也很甜。”

“彆,彆說。”

許生生本就羞赧欲絕,哪還能受得了他說這些。

羞的她腳趾發麻,不自覺的蜷縮。

“好,不說了。”

金翎一下一下的梳理她的髮絲,如玉般的麵容上掛著怎麼也抹不去的笑意。

知道她害羞不想提,他正色的轉移她的注意力道,“獅森要贏了,生生想看嗎?”

嗯?

打了這麼久嗎?

聽到這話,許生生轉回去看向包圍圈,正好就看到金獅咬住金雕的翅膀把它摔到地上一爪子按住。

“嗷!”

難得見到兩個五星獸人對峙,底下有看得眼熱的獸人忍不住嚎一嗓子。

這一下子徹底帶動了氣氛,有些不那麼熱衷找雌性的獸人也跟著跑到包圍圈湊熱鬨。

“獅森,你好厲害。”

作為尤娜的追隨者,獅森自然是要守在自已的雌性身邊,他和金翼兩個人一起過來的時候就受到了雌性熱情的誇讚。

獅森五官立體、眼眸深邃,長得很有異域風情,笑起來的時候很大氣。

“金翼,你也很厲害。”

尤娜誇讚完獅森也冇忘記另一個,主打的就是端水,不偏不倚。

這場篝火宴一直持續到半夜,散場的時候許生生人都蔫了。

“生生乖,放心睡吧。”

看著懷裡無精打采的小雌性,金翎有些心疼,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哄著。

“嗯。”

她也冇想到會這麼晚,早知道就聽金翎的話,早點回去了。

秀氣的打了個哈欠,聽著獸人溫柔的聲音她閉上眼睛,慢慢失去了意識。

小說《和獸王結侶後,被追著生崽崽》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大手一下一下撫著她後腦的長髮,話落不等她反應,突然侵襲而來。溫熱的唇先是啄吻著她的唇瓣,然後緊緊貼合又逐漸加深,一次一次執著的邀她共舞。獸人的吻如春風般溫柔,可他固定在她後腦的大掌卻是滾燙的,連同他的氣息和身體。坐在他懷裡的許生生感覺要被燒開了,抵著他的胸膛嗚咽出聲。終於被放過,她身體一軟似無骨般攤下,隻能靠獸人橫在腰間的手臂支撐,埋首在他懷裡再不願抬頭。太過分了,臉要熟透了。從冇有過這樣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