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晏清 作品

《禁愛囚籠:病嬌男的獨占欲閱讀全集》 第15章

    

著季晏清。“你,你在酒裡給我下藥了?”季晏清笑了,雲淡風輕的開口。“隻不過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彆說的那麼難聽!”慕之桃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怒火,用儘全力坐了起來,揮舞著雙手想要去打季晏清。季晏清卻不慣著她,眼神透著一股淩厲。直接一隻手用力抓著她,將她死死壓製在床上不能動彈。湊近她滿是淚痕的小臉,深邃的眼神如黑洞一般盯著她,聲音冷若冰霜。“你彆忘了,是你自己來求我的!”“你父親人還在裡麵待著,難道你...小說《禁愛囚籠:病嬌男的獨占欲閱讀全集》是作者席紫一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慕之桃梁思言,講述了......《禁愛囚籠:病嬌男的獨占欲閱讀全集》第15章免費試讀

慕之桃緩緩張開雙眼,頭痛欲裂,想伸手卻發現一點力氣都冇有。

周圍一片黑暗,隻有幾縷陽光透過厚重的窗簾灑在地麵上。

身上蓋著絲滑的被子,身體一股強烈的不適感。

慕之桃隻記得自己當時想要逃跑,緊接著看到季晏清得意的笑容,然後就徹底失去意識了。

一股濃濃的不安從心底湧出,想要動一動渾身像被車子碾壓過無數遍,一動就很疼。

“醒了?”

一絲性感的聲音自頭頂響起。

慕之桃心裡一震,這不是,季晏清?

他在自己身邊?

“啪~”

昏暗的房間瞬間明亮,慕之桃一下子不適應強烈的燈光,下意識閉上眼睛。

又緩緩睜開,抬頭看見一張英俊瀟灑的臉龐,嘴角掛著滿足的笑。

她和季晏清躺在一張床上,兩人都未著寸縷,他胸前還有一顆刺眼的草莓印記。

季晏清伸手摸了摸慕之桃的小臉,滿臉的饜足,緩緩開口。

“桃子,你醒啦!”

“昨晚真是一個美妙的夜晚,你美極了!”

身體的不適,再加上季晏清的話,慕之桃知道自己已經被……

她徹底的失去了完整的自己,心碎成渣,絕望不已。

心裡又羞又恨,惱羞成怒,瞪著雙眼,滿是仇恨的眼神瞪著季晏清。

想要坐起來,卻毫無力氣,隻能通過無力的語言來表達憤怒。

“你這個禽獸,瘋子,畜牲……你不得好死……”

聲音沙啞,像一隻受傷的小獸無力的嘶吼,淚水控製不住的流下。

季晏清收起笑意,臉色有點難看。

“禽獸?瘋子?”

“嗬嗬!”

“桃子,昨晚你可不是那麼說的!”

“你熱情似火,像一隻嬌豔的玫瑰,一個勁的求我,抱著我……”

“怎麼這會兒倒是翻臉不認人了?”

慕之桃不相信他的話,仇視著他,雙眼通紅含淚,緊咬唇瓣。

季晏清勾起嘴角,將被子拉下露出上半身,上麵全是小小的紅色的印記。

季晏清指著那些印記,一臉無辜。

“你看,這都是你的傑作!”

“我可冇有騙你!”

慕之桃羞憤的臉紅,她不相信,她怎麼會……

想到自己突然失去意識,又想了想自己喝下的那杯酒,難道……

心裡一驚,張大嘴巴,瞳孔放大,盯著季晏清。

“你,你在酒裡給我下藥了?”

季晏清笑了,雲淡風輕的開口。

“隻不過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

“彆說的那麼難聽!”

慕之桃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怒火,用儘全力坐了起來,揮舞著雙手想要去打季晏清。

季晏清卻不慣著她,眼神透著一股淩厲。

直接一隻手用力抓著她,將她死死壓製在床上不能動彈。

湊近她滿是淚痕的小臉,深邃的眼神如黑洞一般盯著她,聲音冷若冰霜。

“你彆忘了,是你自己來求我的!”

“你父親人還在裡麵待著,難道你不想救他嗎?”

“他們將你千嬌百寵著養大,寵愛萬分,你就這麼報答他們!”

“不管他們的死活?還真是狼心狗肺啊!”

季晏清的話如一把把鋒利的刀片,每一個字都狠狠的戳中她的心窩,疼痛難忍。

是啊!

她怎麼能這麼自私,不管不顧自己的家人。

她爸爸人還冇出來,難道真的要讓爸爸去坐牢,讓自己一家永遠都抬不起頭嗎?

她做不到!

她輸了,徹底的輸了!

她的意誌力、尊嚴,在這一刻,全然瓦解。

雙眼滿含絕望,空洞的眼神,望著天花板,放棄了掙紮。

季晏清放開了她,躺到一邊,悠哉的開口。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想走,現在你就離開,我保證不阻攔。”

“出了這個門,我們再也冇有任何關係,我也不會再糾纏你!”

慕之桃冇有動作,隻緊閉著雙眼,呼吸微弱的像要停止。

季晏清掀開被子,裹上浴袍,走到對麵的沙發,端起紅酒,抿了一口。

犀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床上被子隆起的一小團。

“桃子,求人可不是這麼個求法!”

“看來,你還是冇有學乖!”

“既然這麼為難,那就離開!”

來自地獄的聲音,慕之桃被魔鬼喚醒,睜開雙眼。

掀開被子起身,顧不得冇穿衣服,準備走過去。

“跪下,爬過來!”

冰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以置信的看著季晏清。

季晏清雙眼微眯,臉上一股陰狠之色。

“求人,就要有個求人的姿態!”

慕之桃忍住心底的屈辱,淚珠在眼眶打轉,嘴唇快被咬破。

雙腿一彎,跪了下去,不著衣物,慢慢的朝著男人爬過去。

幾步的距離,慕之桃感覺自己爬了一個世紀,到了一雙修長的腿麵前停下。

抬起頭,蒼白無力的小臉,失去靈光的雙眼,再也冇有了剛纔的自尊和驕傲。

嘴唇顫抖,帶著抽泣的聲音祈求。

“我求求你,你放了我爸爸,放了我家人,好嗎?”

“以後,我都聽你的。”

季晏清摸著她尖尖的下巴,用力一捏,立刻紅了一塊。

慕之桃疼的眉頭緊皺,小臉扭曲,卻不吭聲。

季晏清很不滿意她的表現,還是那麼犟。

不過沒關係,自己有的是時間慢慢磨平她的性子。

季晏清勾起好看的嘴角,語氣輕緩,聲音很輕。

“是嗎?”

“這回是自願的嗎?”

“我可冇有逼你!”

慕之桃焦急的不停點頭,不敢有一絲猶豫。

季晏清滿意的笑了,摸了摸她的小臉,臉上滿是柔情。

將慕之桃抱起來放在自己懷裡,慕之桃微微顫抖。

“寶貝,小乖!”

“早這麼聽話,不就不用受這些苦了!”

“瞧瞧,這裡都紅了,我看著真心疼!”

摸著慕之桃磨紅的膝蓋,季晏清輕輕的摩擦著。

慕之桃隻覺得像是毒蛇在自己皮膚上滑行,心裡一陣惡寒。

聲音帶著一絲顫抖,試探的開口。

“你可以放了我爸爸嗎?”

楚楚可憐的樣子,瞧著更美了。

季晏清心情愉悅。

“那當然!”

“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不會再動你家人!”

慕之桃心裡的大石頭落下了。

爸爸冇事了,家人都冇事了。

犧牲她一人又算得了什麼呢!

她絕望的閉上了眼。

蘇如玉醒來後,發現家裡空無一人,隻看到了慕之桃留的紙條。

心裡有些擔心,給慕之桃打去電話,卻顯示關機。

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就在她準備出門的時候,一通電話來了。

小說《禁愛囚籠:病嬌男的獨占欲》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一動就很疼。“醒了?”一絲性感的聲音自頭頂響起。慕之桃心裡一震,這不是,季晏清?他在自己身邊?“啪~”昏暗的房間瞬間明亮,慕之桃一下子不適應強烈的燈光,下意識閉上眼睛。又緩緩睜開,抬頭看見一張英俊瀟灑的臉龐,嘴角掛著滿足的笑。她和季晏清躺在一張床上,兩人都未著寸縷,他胸前還有一顆刺眼的草莓印記。季晏清伸手摸了摸慕之桃的小臉,滿臉的饜足,緩緩開口。“桃子,你醒啦!”“昨晚真是一個美妙的夜晚,你美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