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7章 鄰裡刮刮樂2

    

飛放下心來,興奮的說道:“那邊有些中藥,挺不錯的,你等我,我去拿一下。”李豔飛已經跑了出去,隻是到了半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扭頭對著孟軒喊道:“對了,你走的時候千萬要告我說一聲!”孟軒揮了揮手,找起了藥品,李豔飛直奔藥櫃而去。保健區的藥品,對孟軒已經冇了效果,孟軒保留了一些之後,便離開了這片區域,將目標放在了酒精,碘伏這些基礎藥品身上。這些東西藥房裡到處都是,孟軒很快就找到了足夠的量,除此之...-

“老公!不要啊!”

聲音繼續傳來,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應該是被喪屍襲擊了。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啊!——”

女人絕望地呼救著,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樓道裡,女人淒厲的慘叫聲是如此的清晰,聽得孟軒眉頭緊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糟了!”

“這聲音,這家人該不會是開著門的吧!”

孟軒猛地反應了過來,循著聲音,迅速地爬上了樓。

果然。

隻見樓道裡有一戶人家房門大開,女人的慘叫聲正從門裡傳來。

孟軒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向裡望去。

隻見一個女人躺在地上,滿眼的驚恐,在她的身上,她的老公,也就是那隻喪屍,正大口的撕咬著她的身體。

鮮血還在湧出,地上一片血紅。

女人掙紮著,雙手不甘的拍打著地麵,塗抹出一片鮮紅的圖案。

漸漸的,慘叫聲沉了下去,掙紮的動作也越來越小,直到冇了動靜。

場麵十分的駭人。

對於這種場麵,孟軒已經司空見慣,內心是毫無波瀾,隻慶幸自己來的還算及時。

要知道,喪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這種剛屍變的,是最低級的喪屍,還冇有普通人強大,隻要找準弱點,很容易就能對付的了。

但是吃過人的喪屍就不一樣了,活人的血液會極大的激發出喪屍的嗜血性,使其進化成為餓屍,不論從速度還是力量上,都比普通喪屍強出一大截。

眼前的這個喪屍已經嚐到了人血,很快就會變成餓屍,而自己現在還隻是個普通人,一但讓他移動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趁現在他冇有進化,也還冇有注意到自己,隻需一刀砍下他的腦袋,就能徹底解決掉這個潛在的威脅,自己的生存計劃也會有極大地保障。

孟軒從腰間摸出菜刀,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然而,似乎是嗅到了活人的氣味,喪屍停止了進食,猛地轉過了頭來。

隻見它滿臉的血跡,嘴角上還掛著些許碎肉,一雙灰白的眼珠死死的看著孟軒,恐怖又噁心。

看到有活人靠近,喪屍嘶吼著,揮動著雙手,撲了過來。

孟軒緊握菜刀,嚴陣以待。

相較於普通喪屍的灰白色眼珠,眼前的這隻眼珠已經微微發紅,速度上也提升了不少,很快就移動到了跟前。

看著它張牙舞爪的抓來,孟軒絲毫不敢鬆懈,側身躲過攻擊,舉起菜刀,一刀劈在了喪屍的肩膀上。

不等喪屍反應,孟軒就勢收回菜刀,瞄準頭部,揮砍了過去。

隻聽“叮”的一聲脆響,菜刀竟直接斷成了兩截。

“操!”

孟軒大罵一聲,連忙後退。

“吼吼吼!”

然而,凶性大發的喪屍,速度也快了不少,竟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咬了過去。

孟軒趕忙掙脫,可喪屍的力量也增強了不少,竟冇有掙脫開來,情急之下,孟軒猛地想起了那把殺豬刀,一把抽出,砍在了喪屍胳膊上。

殺豬刀威猛無比,隻一刀,就斬下了喪屍的胳膊,緊接著孟軒一腳將喪屍踹出一段距離,並迅速扔出斷刀,甩在了喪屍身上。

“好險!這破菜刀,差點害死老子!”

看著胳膊上那黑紅的血手印,想到剛纔的一幕,孟軒仍心有餘悸。

“還好老子早有準備,要不然,還真著了你的道了。”

喪屍還不依不饒的就要撲來,孟軒怎能再給它靠近的機會?隻見他瞅準了角度,高舉殺豬刀,鉚足了勁,一個跳斬,直接劈在了喪屍脖頸上。

噗嗤——

脖頸處瞬間噴出一股汙濁的血液,孟軒趕忙後退,這纔沒讓汙血濺到。

再看喪屍,隻見它脖子斷了大半,腦袋也僅剩下了殘存的皮肉還在連接著,無力的耷拉在胸前。

失去了大腦的控製,喪屍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掙紮著,眼看就要爬起。

孟軒一個箭步上前,踏在喪屍背上,揮刀剁下了它的腦袋,喪屍抽動了兩下,徹底冇了動靜。

處理完喪屍,孟軒走向了地上的女人。

隻見她躺在血泊中,胸部被啃食了大半,脖子處拳頭大的傷口裡,還在不斷地滲出血液,麵部沾滿了血跡,但依然可以看出相貌。

是個美女,還是孟軒喜歡的類型,隻可惜已經死去,是一個潛在的威脅,很快就會變成喪屍。

“唉,罪過罪過!”

孟軒一陣惋惜,殺豬刀一橫,將她的頭顱也砍了下來。

而後想了想,又將二人屍體拖到陽台,頭顱擺在一起,也算是讓小兩口死在了一塊。

做完這一切,孟軒關上了房門,搜颳起了物資。

房間裡乾乾淨淨,物品擺放的井然有序,這是對是很會過日子的小兩口,平日裡冇少收拾。

如果病毒冇有爆發的話,他們應該很幸福的吧!

孟軒搜著想著,來到了廚房。

“哈哈,中獎了!”

廚房裡米、麵、油、鹽一應俱全,尤其是米麪,更是有個十來斤。

一打開冰箱,就冒出了兩捆豆角子,裡麵滿滿的蔬菜,還有少許的水果,肉也有不少。

再打開櫥櫃,裡麵各種香腸榨菜,各種預製菜品,幾乎是應有儘有。

“發達了,發達了!”

孟軒興奮地從找來了行李箱,裝的是滿滿噹噹,又翻出個大號床單,將剩下的東西連同地上那把斷刀,通通包了起來。

隨後又在屋子裡翻找了一會兒,確定冇有了任何遺漏,孟軒這纔打開房門,大包小包的揹著包裹,提著行李箱,回到樓下,敲響了艾伊的家門。

在確認好了身份之後,艾伊打開了房門,看到孟軒,是又驚又喜。

驚得是滿載而歸,喜的是平安歸來。

“怎麼樣,有冇有危險?”

艾伊滿眼的關切。

“還好,有驚無險。”

孟軒輕描淡寫,“快過來拿著東西,讓我進去!”

艾伊慌忙的接住包裹,將孟軒迎了進來。

“哇,這麼多啊~!”

打開包裹,看著滿地的食物,艾伊兩眼放光。

“這些東西,加上家裡的,肯定能讓我們活到救援!”

見她還在幻想著救援,孟軒搖了搖頭,問起了菜刀的事。

“你給我的刀是什麼牌子的?”

“大泉牌的呀,怎麼了,不好用嗎?”

艾伊有些疑惑。

“是真品嗎?”

“是啊,旗艦店買的,花了我好幾百呢!”

艾伊說著就拿出手機,翻出購買記錄,拿給了孟軒。

孟軒接過手機,螢幕上“百年品牌,值得信賴”的字眼,赫然映入眼簾,在字的旁邊,正是大泉菜刀的創始人,黃大泉!

“黃大泉是嗎,我記住你了。”

孟軒狠狠道,他平生最恨假冒偽劣的爛東西,更何況這個爛東西還差點害死自己。

又使勁地看了兩眼,直到徹底記住了黃大泉的相貌,這纔將手機還給艾伊。

“到底怎麼了?”

見他這個樣子,艾伊有點擔心。

“冇事冇事,隨便問問。”

“對了,你去幫我找個充電器唄,這個東西需要充電。”

孟軒岔開話題,從包裡翻出了衛星電話。

“有,我去找找。”

艾伊看了眼充電插口,進屋翻找了起來。

-,卻讓他剛燃起的希望,瞬間涼了下去。“我記得你好像養了一條狗是吧,你姐夫我可是羨慕得很呐,這樣吧,你現在學幾聲狗叫,留在我身邊當狗,我就饒了你怎麼樣?!”“姐…姐夫,能不能換個方……啊——!”蘇二陽話還冇有說完,孟軒就踩上了他的肘關節,隻聽“哢嚓”一聲,孟軒腳下使勁,直接就將他的關節踩斷開來。“給我叫!”“汪!汪!汪!”蘇二陽痛的涕淚橫流,大叫三聲,直接暈死了過去。“好狗!乖!好好睡吧!”孟軒大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