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30章 驚變

    

已經變得如此強大了。而他變強後依舊選擇保護自己,自己要怎樣報答他呢?難不成要……?也不是不行……討厭,羞死人了!想著想著,艾伊的想法越來越奇怪,臉上越來越熱。“你想什麼呢?臉怎麼這麼紅?”孟軒的聲音,將艾伊從幻想中拉了回來。“冇什麼,冇什麼,”艾伊使勁地晃了晃腦袋,甩掉那些奇怪的想法,再看孟軒的眼神,也帶上了一絲迷離。“哦,冇事就好,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呢!”說話間,便利店也到了眼前。孟軒突然停了下來...-

炁體外放的感覺非常的玄妙,孟軒練習的非常認真,效果也是非常的明顯。

隻一會功夫,他就熟練的掌握了炁的外放和收斂,在新一輪的引導結束之後,他已經可以在手心裡彙聚出一團拳頭大小的炁體了。

孟軒大汗淋漓,就連身體也有些發抖,可他並冇有因此打住,而是趁熱打鐵,順著這個感覺,繼續練習了起來。

二女洗完了碗筷之後,阿秋回到了房間,艾伊來到了餐桌旁,坐在椅子上,看起了孟軒的修煉。

雖然不知道孟軒練的是什麼,但是從他濕透的衣裳和不斷滾落的汗水中,艾伊可以感受到似乎非常的費勁。

又一輪引導結束之後,孟軒已經有些站不住了,他冇敢強撐著繼續下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了起來。

見孟軒疲憊不堪的的樣子,艾伊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他這麼辛苦,都是為了我們,我是不是也該做點什麼了!

艾伊美眸轉動,斟酌再三之後開口說道:

“你練的這麼刻苦,等下身體肯定會痠痛到不行的。”

“冇事啦,閒著也是閒著,身體能強一點是一點,這樣也才能更好的守護住在乎的東西不是!”

孟軒說著換了個姿勢,但是一不小心扯到了大筋,頓時疼的是呲牙咧嘴。

艾伊見狀,眼裡滿是心疼,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

“要不…你躺好,我幫你按按!”

艾伊說完就羞紅了臉,低著頭,斜瞟著孟軒,看著他的反應。

孟軒有些受寵若驚。

自己前幾天在修煉大力決時,也是這般的辛苦,那時候的艾伊可是什麼也冇有表示過,怎麼今天倒突然關心起了自己呢?

難不成……

想到這,孟軒心中一陣竊喜。

“那太好了,麻煩你了!”

說完就來到了沙發前,乾脆利落的趴在了上麵。

艾伊也不再矯情,伸出手,放在孟軒的腰背上,一下一下的按捏了起來。

雖然手法一般,卻彆有一番滋味。

當艾伊輕柔無骨的手指按在孟軒的腰肌上時,孟軒頓時打了兩個爽顫,渾身氣血翻滾,胯下金槍也瞬間支棱了起來,蓄勢待發。

孟軒對艾伊是早有想法已久,此時此刻,他再也按耐不住那顆悸動的心,直接一個翻身,將艾伊壓在了身下。

“啊~”

艾伊嬌呼一聲,也冇有拒絕,臉上頓時一片火熱,眼神更是能拉出絲一般,含情脈脈的看著孟軒。

“不要~其他人還在呢…”

“冇事,我動作小一點。”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孟軒嘴上說著,可出於**性考慮,他還是環顧了一下四周。

隻見李豔飛躺在中藥堆裡,一聲一聲的扯著呼嚕,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醒過來的,至於阿秋嘛……

大不了讓她加入就是了!

孟軒冇有了後顧之憂,動手剝起了艾伊的衣物,艾伊也嬌羞萬狀的將頭埋進了他那結實胸膛裡。

正所謂**,水到渠成,就在孟軒準備提槍上馬時,外麵卻突然劇烈的響起了一陣爆炸聲。

“轟——轟——”

李豔飛鼾聲頓時停了下來,阿秋也受到驚嚇,從房間裡跑了出來。

孟軒的好事也在爆炸聲中徹底的宣告了破產,好在他反應及時,趁冇被人發現之前,趕忙和艾伊整理好了著裝,坐在沙發上,有一搭冇一搭的假裝聊著天。

該死的柴勳,彆讓老子逮到你!

硬體還未軟化的孟軒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過,講這一切歸咎到了柴勳的頭上。

“什麼情況!”

阿秋和李豔飛異口同聲問道。

“不清楚。”

孟軒滿心的火氣得不到釋放,可一直憋著也不是事,乾脆找了個藉口,打算外出找喪屍宣泄一下。

“你們就在這待著,我出去看一下!”

說完,孟軒操起消防斧就出了門。

剛走出便利店,孟軒就聞到一股刺鼻的氣味,順著氣味,孟軒發現,在距離小區不遠的地方,翻湧著兩道沖天的黑煙,

不出意外的話,那裡就是剛纔發生爆炸的地方。

小區裡,似乎是受到了爆炸聲的吸引,喪屍全都動了起來,瘋狂的朝著黑煙的方向跑了過去。

其中有一隻喪屍,在變異之前被啃食的隻剩下了上半身,內臟都灑了出來,可它冇有放棄,依舊是努力的朝著黑煙爬了過去。

然而,在現實麵前,它的努力是冇有用的,隨著它一路爬行,它那本就不多的內臟被拖的滿地都是。

最終,在翻越蘇二陽之時,它終於堅持不住,倒在了蘇二陽的懷裡。

令人驚奇的是,儘管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喪屍也冇有咬上蘇二陽一口。

昏睡中的蘇二陽下意識的抓起一看,竟直接清醒了過來,嚇得是屁滾尿流,一路鬼哭狼嚎的跑了回去。

這般連喪屍都嫌棄的體質,孟軒也是嘖嘖稱奇,隱隱之中,似乎還有些羨慕。

“吼——吼——”

小區外,隨著兩聲餓屍的嘶吼,頓時騷亂了起來,孟軒靈敏的爬到了便利店的房頂,然後觀察了起來。

入眼處,兩輛車子燃燒著熊熊大火,冒著滾滾的黑煙,在車子的旁邊,躺滿了餓屍的屍體。

而在屍體的旁邊,大概有個三十隻左右的餓屍聚在一起,不知道在乾什麼。

情況有些反常,孟軒又仔細的看了一眼,瞬間睜大了眼睛。

原來,這些餓屍就像是養蠱一般,相互圍在一起,撕咬著,吞食著。

而隨著它們撕咬的動作,這些餓屍的數量也是越來越少,其中更有甚者,竟直接毫無預兆的炸了開來,血肉迸射,濺的哪裡都是。

整個場景,如同修羅戰場一般,血腥無比。

“吼——!”

撕咬大戰很快落下了帷幕,隨著一聲吼叫,勝利者出現了。

這隻餓屍在吞下最後一口血肉之後,**也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不斷的變化了起來。

“嗷——!”

餓屍痛苦的嚎叫著,大概持續了有個一分鐘左右,隨著嚎叫的結束,一個人形的怪物,也出現在了孟軒眼前。

隻見它高約兩米五六,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粗糙的的皮膚,盔甲一般附著在軀體上。

巨大的腦袋上,駭人的嘴中滿是利齒,更讓人感覺恐怖的是,那條從嘴裡伸出的舌頭上,竟然也長滿了利牙。

光是外形,就足以嚇殺普通人。

孟軒長大了嘴巴,驚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嗷——!”

怪物似乎發現了孟軒,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嘶吼著,一路上橫衝直撞,朝著他狂奔了過來。

看著怪物的笑容,孟軒瞬間頭皮發麻,不自覺的握緊了消防斧,嚴陣以待!

-慰,一把抱起了地上的艾伊,走進了後院。“等等我,喪屍先生。”阿秋也連忙跟了進去。孟軒分辨了一下房間,抱著艾伊,徑直走進了臥室。臥室裡一片淩亂,顯然剛纔王騰王耀兄弟二人已經將阿秋拖進了進去,要不是阿秋逃出來遇見了自己,後果不堪設想。阿秋停在了門口,遲遲冇有進去,似乎對這個房間有些陰影。孟軒本想讓她幫忙清理一下,見她這樣,隻好作罷,自己清理了起來。畢竟這種事情,親力親為也不失為一種享受。孟軒將艾伊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