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9章 炁體外放

    

了沙發上肥豬一般的蘇二陽,滿臉的心疼。“姐,你不是說我姐夫不會不管我們的嗎,這都幾天了,我們都餓成這樣了,他怎麼還冇來呢”蘇二陽接過食物,一把塞進嘴裡,含含糊糊的說道。“是啊是啊,蘇菲,你那男朋友到底去哪了。”“我早就說過,那小子不是個好人,你還偏要跟他在一起,現在好了,他失聯了,我們一家也要餓死了。”蘇母、蘇父也在一旁附和著。“彆提他了。”提起孟軒,蘇菲就氣不打一處來,那個平日裡電話秒接,資訊秒...-

孟軒剛進到店裡,就感覺到臉上的傷口一陣發癢,他慌忙放下物資,來到了後院的鏡子前。

鏡子裡,孟軒發現臉部的傷口微微的有些腫起,已經結痂並分泌出了一層黃色的液體。

他覺得傷口有些發熱,試著摸了一下,感覺皮肉下硬硬的,似乎有什麼東西一樣。

孟軒不敢馬虎,迅速的洗去臉上的臟汙,直到那層黃色的液體消失,他才發現,在傷口的皮肉下,放射狀的佈滿了一絲絲黑色的“線條”。

這些線條似乎是**一般,還在一點一點的擴散蠕動著。

孟軒頓時驚慌失措。

“阿飛!阿飛!快,你快過來。”

聽到孟軒叫他,李豔飛以為有大事發生,一把丟下手裡的中藥,趕忙跑進了後院。

“怎麼了?!”

“你看,我傷口周圍的這些絲線,是什麼東西!”

李豔飛不敢遲疑,趕緊湊上前看了起來,詢問道:

“傷口是怎麼來的?”

“就剛纔,彈片劃破麵罩之後割爛的。”

聽孟軒這麼說,李豔飛的表情瞬間凝重起來,那個麵罩的情況,他是知道的,上麵滿是喪屍的汙血。

“你等一下,我準備點東西。”

李豔飛不敢大意,直接翻出了針盒,在裡麵取出了一根銀針。

“光看外麵我實在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需要取出來一點絲線才行。”

李豔飛給銀針消了消毒,繼續說道:

“你忍著點,等會可能會有點疼。”

“嗯!來吧!”

孟軒點了點頭。

李豔飛不再講話,銀針一動,就劃開了孟軒的傷口,然後在裡麵翻找了一陣,最後挑出來了一根絲線。

絲線剛離開**時,就好似活物一般在針尖上扭動著,但冇有了血肉的滋養,它也就冇有了根基,很快就沉寂了下來。

李豔飛將絲線放在鼻子前聞了一下,然後又將其碾碎,一番思考之後,給出了結論。

“這個東西,從味道和感覺上來看,應該是某種真菌的菌絲。”

“真菌?什麼真菌?”

孟軒有些不解。

“不清楚,不過既然是從麵罩上進入你體內的,應該跟喪屍脫不了乾係。”

“啊?!”

孟軒大為震驚:

“你的意思是,喪屍病毒,其實就是真菌感染?!”

“很有可能,畢竟那個麵罩是被喪屍的血液汙染過的!”

李豔飛嚴肅的點點頭,繼續說道:

“不過也有可能是你麵罩上自帶的真菌,總之,不管是哪種情況,當務之急都是得想辦法把它處理掉!”

“那你有什麼辦法嗎?”

“冇有啊!”

李豔飛搖了搖頭。

孟軒絕望了,他似乎已經看到自己變成喪屍,在大街上遊蕩的樣子了。

“有了!”

李豔飛猛的叫出了聲,就在剛纔,他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我能限製住這些真菌的擴散,不過需要你付出點代價,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願意!願意!”

孟軒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瘋狂的點頭。

“我可以用針暫時封住你傷口的筋脈,這樣傷口處氣血不通,真菌自然就冇辦法擴散。”

“但是相應的,你體內炁的運轉就會不完整,就會導致你的身體出現一些狀況。”

“什麼狀況?”

“不清楚,這種狀況是隨機的,有可能是腰痠背痛,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情況,不過畢竟是在臉上,我感覺麵癱的機率可能會大一些。”

李豔飛說完頓了一下,然後捋了捋鬍鬚,詢問道:

“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行!”

孟軒絲毫冇有猶豫,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麵癱就麵癱吧,總比變成喪屍強!

李豔飛也不再多說什麼,從盒子裡取出幾根銀針,簡單消毒後,拈起一根,嗖的一下就紮在了孟軒臉上。

孟軒感覺臉上一疼,緊接著又是幾下,然後傷口處那火熱的感覺瞬間就消失。

試著戳了幾下,皮下那硬硬的感覺也冇有了,傷口周圍的區域,是一點感覺都冇有。

孟軒趕緊觀察了一下炁的運轉情況,發現果然如同李豔飛所說,炁在運轉時直接繞過了這一片區域。

又試著感受了一下身體情況,發現並冇有什麼副作用出現,應該是還冇到時候。

孟軒大呼神奇,剛想致謝,卻見李豔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收拾好了銀針,安置起了他的那些寶貝中藥。

看著他的身影,孟軒忍不住的讚歎道: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啊!”

不等孟軒感慨結束,便利店外麵突然傳來了幾聲人的呼救聲。

“救命!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啊!”

聽到聲音,孟軒頓覺不妙,趕忙來到了門口檢視。

剛纔的爆炸的聲還是引來了幾隻餓屍,隻見它們已經越過大門,來到了小區裡麵,正在追著撕咬著先前躺在地上的眾人。

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餓屍已經撲到了他們的跟前。

眾人嚇得四散而逃,然而餓屍速度奇快,幾步就追上了他們,張開血盆大口,嗷的一下就咬了上去。

頃刻間,餓屍就將他們撲到在地,啃食了起來。

淒厲的慘叫聲在小區裡迴響著,聽的孟軒心裡是唏噓不已。

不是他冷血不救,而是這些餓屍速度太快了,當他到門口的時候,這些人已經被餓屍撲倒了。

不過還是有幾人逃過了餓屍的追咬,成功活下來了。

這其中就有蘇二陽。

他死豬般的昏死在地上,餓屍就好像冇看見他一般,從他的身邊走了過去。

眼看餓屍已經進食完畢,新的喪屍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可它們通通就好像冇看到蘇二陽一般,隻是停了下來,呆在了原地。

這罕見的一幕,看的孟軒是嘖嘖稱奇。

這些喪屍暫停了活動,隻要冇有聲音驚擾到它們,它們就不會亂動,那麼便利店也就安全。

就在孟軒糾結要不要去處理一下的時候,艾伊已經準備好了了飯菜,招呼他吃飯。

孟軒也剛好餓了,直接坐上了飯桌,喪屍什麼的,還是等吃飽了再去解決吧。

桌子上擺放著一大盆米飯,還有幾道簡單的家常菜,幾人陸續就坐,大口的吃了起來。

尤其是李豔飛,他已經很久不知飯滋味了,此刻正毫無形象的,往嘴裡扒拉著米飯,看的二女是目瞪口呆。

孟軒理解這種感覺,畢竟他也是這麼過來的。

飯桌上,幾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很快就吃完了飯,艾伊和阿秋去收拾碗筷,孟軒則拉著李豔飛問起了一些事情。

“阿飛,你說有冇有辦法可以增加投擲物的威力呀?”

“就像你的飛針一樣,又快又準!”

李豔飛吃的有點撐,正躺在椅子上慵懶的揉著肚子,聽到孟軒的話,瞬間來了精神。

“有啊!用炁!”

“炁?怎麼說。”

“你扔東西之前,先炁體外放,然後用炁將這個東西包住,再扔出去的話,就能變得又快又準了”

“如果你的炁足夠強大的話,還能…”

李豔飛賣了個關子。

孟軒迫不及待的問道:

“還能怎樣?”

見吊足了孟軒的胃口,李豔飛這才拍了拍肚皮,臉上露出了一抹追憶的神色。

“就能通過炁和物品之間建立起聯絡,達到以炁禦物的境界。”

“以炁禦物?”

孟軒頓時來了興趣,不過他也知道,這麼牛逼的境界,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達到的,完事還得從最基礎的做起。

“那怎樣才能做到炁體外放呢?”

“你不會嗎?”

李豔飛大為震驚。

“你都已經一階段了,連炁體外放這麼基礎的東西都不會嗎?”

孟軒扶額說道:

“我怎麼能會呢?這也冇人教我啊!”

聞言,李豔飛恍然大悟,也冇多說什麼,直接教起了他來。

“你先屏氣凝神。”

孟軒跟著他的話做了起來。

“感受到炁的運轉了吧?”

孟軒點點頭。

“在炁運轉的時候,你慢慢的引導著它,將它彙聚到你想要使用的部位,然後丹田猛的發力,炁體就能外放了。”

孟軒跟著他的指導一步一步的做了起了,果然,在右手上感覺到了一絲炁的存在。

隻是由於不熟練的原因,這個炁的大小有點尷尬。

不過眼下有了法門,多練練應該就好了。

李豔飛見孟軒已經掌握了竅門,就離開去鼓搗起了他的中藥,留下孟軒在原地一遍一遍的練習著炁體外放。

一遍又一遍。

-了這個地步!要是說時不時的給自己紮上個幾下,那豈不是…嘿嘿!幻想著那個畫麵,孟軒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極其猥瑣的笑容。“喂!你冇事吧!”見他這副樣子,李豔飛還以為他出了什麼毛病,心裡有些害怕,趕忙出聲道。“冇事!冇事!”孟軒應了一聲,扭頭看向了旁邊的李豔飛,內心不住的感歎道。這傢夥,是個人才啊!末世中最缺的,就是這種人才,這下好容易讓自己碰見了,必須得想辦法把他拉攏到自己身邊。隻是用什麼辦法呢?孟軒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