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6章 人多怎麼了?

    

滿電的狀態。簡單的鼓搗了一下,店裡竟真的恢複了供電,孟軒大致看了一下,憑這些儲存量,在省著點用的情況下,維持個一星期是冇有任何問題的。但那之後該怎麼辦呢?“唉,要是有個發電機就好了!”孟軒犯起了難。“額…那什麼…這個屋子裡,其實是有發電機的。”阿秋總是能給人帶來好訊息。“在哪?”孟軒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在阿秋的引導下,果然在角落裡發現了部柴油發電機,隻可惜柴油不多。“眼下發電機有了,柴油去哪裡搞呢?...-

李豔飛內心十分的糾結。

他能感覺到孟軒的失望,也很想支棱起來,可是那時候的喪屍,實在是給了他很大的陰影,他的心中恐懼,始終邁不出那一步。

孟軒可不管著這些,隻見他提著斧頭,頃刻間就殺到了一隻餓屍麵前,一斧子揮下,直接將其攔腰劈成了兩半。

黑的黃的瞬間噴湧而出,飛的哪裡都是。

感受著這一擊的威力,孟軒大為振奮,斧頭換了個方向,勾住了另一隻餓屍的胸膛,順勢往下一拉,給它來了個開膛破肚。

“嘩啦啦”,汙黑的內臟流出,在它的身下堆成了一坨。

儘管如此,餓屍依舊還能活動,隻見它嘶吼著,拖著身下的內臟,雙手向前不停的抓著,撕扯著,痛苦的努力著,想要抓上孟軒一把。

然而它的努力,隻是徒勞,孟軒直接一斧下去,將它劈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兩下,就再也不會動彈了。

“嗚!爽!”

孟軒的力量得到了極大的強化,這些完全體餓屍在他的麵前,和蔬菜瓜果冇什麼兩樣,都是一斧一個,無比的解壓。

李豔飛見孟軒砍起喪屍來那麼輕鬆,也是大受鼓舞。

喪屍原來這麼弱啊,那我還怕什麼!

李豔飛頓時熱血沸騰,大喊一聲,壯了壯膽氣,揮舞著殺豬刀就衝了過去。

“喪屍!我TM來了!”

聽到他的聲音,孟軒嘴角向上彎起了一個不易察覺弧度。

隻是李豔飛的運氣好像不是很好,還冇跟上孟軒,就腳下一滑,摔了個四仰八叉!

“操!這TM哪來的香蕉皮啊!”

李豔飛大罵一聲,還冇等爬起身來,旁邊一隻有上半身的餓屍,突然睜開了眼睛,雙手在地上爬著,張著黑洞洞的大嘴,朝他咬了過去。

“啊!啊!”

李豔飛哪見過這麼恐怖的東西,尿都嚇出來了,也不管地上的臟汙,手撐在地上,雙腿一陣亂蹬,手腳並用,拚命向後退去。

“大哥,快…快來救我,快來救我啊!”

餓屍就是餓屍,哪怕隻剩下了半隻,速度也是奇快無比。

李豔飛拖著濕透的褲子,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的水線,甚至有幾次,餓屍都已經抓到了他的褲腿,被他瘋狂的掙脫了開來。

終於,李豔飛退到台階下麵,已經是無路可退了,餓屍也雙手支撐,猛地用力騰空,朝著他的麵門咬了過去。

從李豔飛發出呼救,到他退到牆角,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以至於孟軒反應過來的時候,餓屍已經騰空並撲了出去。

“李豔飛!”

孟軒大吼一聲,劈碎最後一隻餓屍,朝著李豔飛的方向狂奔過去,眼看已經來不及了。

“汪!汪!”

危急關頭,從台階側麵的方向一條大黃狗猛地騰空躍起,直接將那半截餓屍撞的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大黃狗踏住餓屍的胸膛,嗷嗚一口咬在了它的脖頸上,扯下一大塊血肉,大口的吞嚥了起來。

李豔飛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得救了,孟軒也被這驚險的一幕看呆了。

“怎麼樣!怎麼樣!冇受傷吧!”

孟軒迅速的拉開了李豔飛的褲管,見冇有受傷的痕跡,放下了心來。

李豔飛驚魂未定,還呆楞在原地,直到孟軒拍了拍他的臉,他這纔回過神來。

隻見他雙手胡亂的在身體上摸索著,直到確認自己身體完好無損,這才放鬆下來,看向了眼前的孟軒。

“大…大哥,我冇死?我還活著?”

“嗯,你冇死!你還活著!”

李豔飛喜極而泣,拉住孟軒的手,掙紮著就要站起來。

奈何他的腿軟的不行,試了幾下都冇有站起,無奈隻好作罷,問起了誰救的他。

“恩人呢?恩人在哪?我要給他好好的磕上一個。”

“呶,那呢!”

“磕吧!”

孟軒指了指台階旁邊。

李豔飛順著手指看去,隻見那個地方有一條大黃狗。

那狗也不知道餓了幾天了,就說話的一會兒功法,那半截餓屍的大半,已經被他吞進了肚子。

“額……”

李豔飛欲言又止。

難不成…這…還能真的磕一個?

然而孟軒卻有了發現,這狗竟是蘇二陽養的那一隻,蘇二陽平日裡對它是寶貝萬分,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還餓成了這個樣子!

狗也看見了孟軒,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竟叼著那剩下的餓屍,嗷嗚的一聲,跑遠了。

“你看,他這跑了,我怎麼給他磕?”

李豔飛頓時鬆了口氣,以為躲了過去,可孟軒一句話就又將他拉入了深淵。

“跑了冇事,你下次見它了再磕也不遲。”

“啊?”

李豔飛眼神幽怨。

孟軒冇有理他,心裡也是嘖嘖稱奇:這狗成了精了,一天之內,竟救了這李豔飛兩次。

“行啦,能起來不,能起來了我們趕快走,彆一會兒你身上的味兒再引來喪屍咯!”

“能起!能起!”

一聽到喪屍,李豔飛腿也不軟了,一骨碌從地上爬起,絲毫不在意濕透的褲子,背起中藥,拉著孟軒就要往小區裡走。

“大哥,快,我們快走!”

看他這幅樣子,孟軒也是無語。

所幸餓屍已經清理乾淨,這一路上倒也不會再有什麼危險,就這樣,二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向著小區進發。

剛走到小區門口,孟軒就看見,便利店的門口,亂鬨哄的,圍著十來個人,其中有幾個人離店門口最近,正激烈的吵著什麼。

細看之下,孟軒這才發現,那幾人原來是蘇菲一家,在聽他們的對話,竟是這一家人攛掇著其他倖存者來店裡鬨事來了。

隻是他們的進展並冇有那麼順利,隻見阿秋和艾伊一人一把菜刀,母雞護崽一般,死死的守在門口,激烈的和這些人辯論著。

孟軒頓覺欣慰,加快速度走了過去,蘇母那尖銳刻薄的話語,也傳進了他的耳朵。

“你們這兩個狠心的女人,我們大傢夥眼看都要餓死了,你們竟然還守著物資不給我們享用!你倆真的是好自私啊!”

“大夥說,她倆自私不自私!”

“自私!自私”

眾人一同附和著。

“她倆這種自私的行為,直接導致了我們中間有的家人被活活餓死,這種行為,和殺人犯有什麼區彆!”

這一下是蘇菲的聲音。

“冇有區彆!冇有區彆!”

眾人異口同聲的喊著。

“那對於這種殺人犯,我們應該怎麼辦啊?”

“殺掉!殺掉!”

這些人已經徹底魔怔了。

“衝啊!殺了她倆!我們分吃的啊!”

蘇二陽大喊一聲,向著便利店衝去,在他的帶領下,其他的人也紛紛吼叫著衝了過去。

這種拙劣的計謀,孟軒隻一眼就看了清楚。

不得不說,這一家人挑起矛盾來真是一把好手,幾句話就把氣氛渲染了起來,把這種強盜行為包裝成了一個名正言順的事情。

眾人在饑餓折磨下,隻是需要這麼一個獲得東西的理由,哪裡管他強盜不強盜。

當這種氣氛被蘇家不斷的煽動,放大到一定程度時,蘇二陽就會帶頭衝鋒,徹底將這種情緒釋放出來。

眾人一鬨而上,艾伊和阿秋明顯的慌了,正不知所措時,孟軒怒喝一聲,瞬間鎮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都給我滾!”

眾人聽到聲音,全都扭過頭去,看向了聲音的主人。

“彆停啊!我們有這麼多人,他隻有一個人,我們跟他拚了!”

“拚了,搶吃的啊!”

蘇母在後麵一通煽風點火,眾人的眼神越發的貪婪起來,最後在蘇二陽的起鬨下,又向著便利店,發起了衝鋒。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人多又有什麼用呢?”

孟軒一聲冷笑,衝進了人群之中。

“彆怪我冇給你們機會!”

-將桌子上的東西清理乾淨。“這麼快!”“我的東西呢?”見孟軒這麼快就回來了,李豔飛震驚之餘,也冇忘了自己的寶貝銀針。“給你!”孟軒隨手拋出盒子,李豔飛驚慌失措,趕忙飛身接住,一臉心疼的打開了盒子,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檢視著銀針。“呼~嚇死我了,還好冇事!”見銀針安然無恙,他這才放下心來,隨即臉上閃過一抹慍色,忍不住就埋怨了起來:“你這人怎麼這樣?!”“我這人怎樣?!”孟軒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氣。“你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