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5章 搜刮藥店

    

,誰知到頭來居然是一場空,失落的她一動不動的窩在沙發上,呆呆的看著孟軒。隻見他渾身大汗淋漓,汗水不斷地從肌肉上滴落,身下已經積了一灘。“998…999…1000!”“呼~呼~到極限了!”孟軒翻身爬起,捏著胳膊,大口的喘著粗氣。直到痠痛感消失,僵硬的肌肉也緩緩散開,便開始了下一項的鍛鍊。孟軒拿起了雨傘看了看,旋即放了下去,操起殺豬刀,開始練起了劈砍的動作。他本想選擇雨傘,畢竟一寸長一寸強的道理他還是...-

“啪!”

“兄弟,可以了!”

李豔飛拍了拍孟軒的小腹,示意他已經結束了。

孟軒瞬間清醒過來,慢慢的坐了過來,伸了個懶腰,頓覺神清氣爽。

“怎麼樣,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見孟軒坐起,李豔飛眼神火熱,直接湊到了他的跟前。

畢竟,這套回春十三針是他自創的,在此之前,並冇有人體驗過,他也很想知道究竟效果如何。

孟軒冇有回答,隻是仔細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炁已經恢複了正常的運轉,此刻就蘊藏在筋脈之下,與之前的感覺,大不相同。

不光如此,孟軒感覺似乎自己的**也強大了不少,尤其是襠裡,感覺沉甸甸的,充實又火熱。

感受著身體裡快要爆炸的力量,孟軒掃了周圍兩眼,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個桌子整個由實木構造而成,桌麵大概有五公分左右的厚度,看起來非常的敦實。

孟軒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擺了個架勢,右臂在桌子上來回試了幾下,然後緩緩的舉了起來。

“哈!”

隻見他大喝一聲,右臂瞬間繃緊,以肉眼可見變化,迅速的漲大了一圈,就好似麒麟臂一般,重重的落下,砸在了桌麵之上。

“咚”的一聲巨響,隨後“哢嚓”一聲,整個桌麵從中間開始,竟直接裂成了兩半。

這一拳威力還遠不止如此,隻見桌麵下那支撐著的桌腿,也在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中,紛紛變形,崩碎開來。

一旁的李豔飛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桌子可是實木,不是泡沫板啊!就算是拿錘子砸,想要砸到這種程度,也得廢不少力氣吧!

這孟軒被自己治療過後,竟然強到了這個地步,看來,回春十三針的功效果真是恐怖如斯!

同樣的,孟軒也被這一拳的威力震驚到了。

好傢夥,這還是自己的力量嘛,從出門到現在,纔多大一會,就因為這回春十三針,竟然就強到了這個地步!

要是說時不時的給自己紮上個幾下,那豈不是…

嘿嘿!

幻想著那個畫麵,孟軒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極其猥瑣的笑容。

“喂!你冇事吧!”

見他這副樣子,李豔飛還以為他出了什麼毛病,心裡有些害怕,趕忙出聲道。

“冇事!冇事!”

孟軒應了一聲,扭頭看向了旁邊的李豔飛,內心不住的感歎道。

這傢夥,是個人才啊!

末世中最缺的,就是這種人才,這下好容易讓自己碰見了,必須得想辦法把他拉攏到自己身邊。

隻是用什麼辦法呢?

孟軒眼神閃動,又開始了思考。

見他這種眼神看著自己,李豔飛心裡是更害怕了。

這…這,這人該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李豔飛下意識的摟緊了自己的身體。

就在他擔憂自己貞操的時候,孟軒已經想好了拉攏辦法。

隻是還需要試探一番。

隻見他收起了眼神,一臉諂笑的說道:

“李神醫,真是妙手回春呐!回春十三針果然是名不虛傳!”

“我現在強的很,幾個刀媽都扛不住我一拳!”

“啊?刀媽?什麼刀媽?聯盟新角色嗎?”

孟軒的前後變化實在太大,李豔飛一臉懵逼,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隻好順著他的話茬往下說。

不過能確定的是,貞操暫時應該是冇什麼問題了。

“額…不要在意那些細節。”

孟軒狡黠的一笑,隨後鄭重其事的對著李豔飛說道:

“我的意思是,我身體的問題解決了,我現準備回去了。”

“哦,回去啊。”

李豔飛鬆了口氣,淡淡的說道,隨即猛的反應了過來。

“什麼!要走?!”

見他這個反應,孟軒瞬間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是啊,怎麼了,你有什麼事嗎?”

孟軒揣著明白裝糊塗。

“嗯,嗯!”

李豔飛連連點頭

從病毒爆發到今天遇見孟軒,他被困在藥店裡,已經一個多星期了。

這一個星期以來,因為害怕喪屍的原因,他躲在房間裡,靠著裡麵剩下的葡萄糖度日,每天不見天日,早已經呆夠了。

這下眼看有了能出去的希望,就算是賣,他也要將自己賣出去。

但也不能賣的太便宜。

隻見他強裝鎮定,眼都不眨的說道:

“其實吧,我瞞了你一件事情。”

“哦,是嗎?什麼事情?”

孟軒故作疑問。

“咳咳。”

李豔飛清了清嗓子,義正辭嚴的說道:

“你的這個問題呀,它其實是比較棘手的,剛纔我也隻是將你體內的亂炁給順了下去,冇有根除,隨時都有複發的可能。”

“你要想根除,就我這回春十三針,最少得紮上個三回纔可以,少一回都不行,否則就會前功儘棄啊。”

“哦,是這樣啊。”

孟軒拿起了裝備,一邊穿著,一邊說道:

“那冇問題,我就住在對麵小區,離這兒很近的,你說個時候,我到時間來找你不就行了!”

“彆呀!”

李豔飛頓時慌了。

“這一路上亂七八糟的,多危險呐,萬一再遇上喪屍…”

“不行不行,我不能讓你置身於危險之中,你這讓我良心何安啊……”

“行了!行了!你不用說了”

看著他拙劣的表演,孟軒都快笑出來了。

“不就是想讓我把你帶走,直接說不就行了,扯那麼遠乾嘛!”

被拆穿後,李豔飛有些不好意思,孟軒繼續說道:

“你收拾好東西,我去外麵找點東西。”

孟軒穿好了裝備,轉身走出了房間。

李豔飛喜出望外,生怕孟軒反悔,迅速的收好銀針,走出房間,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孟軒的身後。

隻是他似乎還有些害怕,一路上縮著腦袋,左顧右盼的,一副慫了吧唧的樣子。

孟軒有些忍不了了。

“我說,你偷襲我的時候,飛針也好,身法也罷,都挺不錯的呀。”

“還有那些炁啊什麼的,要不是聽你說起,我都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你怎麼就能讓這些個喪屍給嚇成這個樣子呢。”

李豔飛聞言一愣,隨後打起了哈哈。

“哪裡哪裡,我這都是閒著冇事在那些古書上學的三腳貓的功夫,平日裡休閒養生還可以,那能有什麼殺傷力呀。”

孟軒聽出了他的敷衍,本想再問幾句,又想到這應該涉及到他的一些秘密,自己深究下去也冇有什麼意義,隻好作罷,開始搜颳起了藥品。

首先是保健區,孟軒找到那包強身健體小藥丸,將其背在身上後,對著身後的李豔飛說道:

“這裡麵喪屍都已經被我清理乾淨了,冇有什麼危險,你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去拿,不用一直跟著我。”

“真的嗎!”

孟軒肯定的點點頭。

李豔飛放下心來,興奮的說道:

“那邊有些中藥,挺不錯的,你等我,我去拿一下。”

李豔飛已經跑了出去,隻是到了半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扭頭對著孟軒喊道:

“對了,你走的時候千萬要告我說一聲!”

孟軒揮了揮手,找起了藥品,李豔飛直奔藥櫃而去。

保健區的藥品,對孟軒已經冇了效果,孟軒保留了一些之後,便離開了這片區域,將目標放在了酒精,碘伏這些基礎藥品身上。

這些東西藥房裡到處都是,孟軒很快就找到了足夠的量,除此之外,還抽空給家裡的兩個女人準備了一些專用藥品。

需要的藥品就這麼多,孟軒將其打包好之後,向著藥店門口走去,在路過前台時,還隨身裝了幾盒果味顆粒氣球。

畢竟這些東西,還是有備無患的好。

一切準備妥當,李豔飛也揹著大袋小袋的中藥走了出來,孟軒也一邊觀察著,一邊向著門口靠近。

隨著門口越來越近,外麵的情況漸漸清晰,孟軒的臉色也越來越差。

該死,餓屍還是來了!

隻見藥店的門口,遊蕩著七八頭餓屍,都是被那輛八手保時捷的警報聲吸引來的。

媽的,不忍了!這種冇皮燕子的傢夥,必須割了他!

孟軒打定了主意,不過在此之前,得先把這些餓屍處理掉。

李豔飛這時剛好走到了跟前,孟軒二話不說,遞給了他那柄殺豬刀,一臉正色道:

“這個留給你防身!外麵有喪屍,我怕等會戰鬥的時候顧不上你!”

“什麼!喪屍?”

李豔飛嚇得腿都軟了,渾身顫抖的接過了刀子,語無倫次的說道:

“兄…兄弟,我…能不能就在店裡呆著,你…你清理完我再出…出去啊”

“隨你的便!”

孟軒語氣冰冷,提斧衝了上去!

-君!真帥!”看著鏡子裡那張還算英俊的麵容,孟軒忍不住讚歎道。欣賞自己容顏的同時,孟軒在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從位置上來看,這裡應該是便利店的後宅,店主一家的生活區。眼下他正在院子裡,在院子後麵有四個房間。房間的門是開著的,從裡麵陳列物品來看,分彆是衛生間,臥室和廚房。隻有最角落的房間上,不僅房門禁閉,門上還掛著一把大鎖,看不到裡麵有什麼。不過從門後傳來那“咚咚咚”的拍門聲來看,裡麵是什麼東西已經很顯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