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4章 李家推拿大法

    

孟軒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居然還是豹紋款式,挺狂野啊!”不得不說,之所以人人都恨曹賊,那是冇有實力。一旦有了機會,人人都是曹賊!末世中自己尋找物資時,其中也不乏有女人向自己傳遞信號,可那時自己為了蘇菲,守身如玉,竟全都視而不見。直至今日,才意識到錯過了什麼。真是年少不知少婦好,錯把少女當成寶。如今,既然有了再來一次的機會,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幅!不過趁人之危可不是曹賊本色,這種事情必須得你情我願纔是。...-

“什麼?聚炁!”

孟軒目眥欲裂。

“快!快!給我拔針!我不治了!不治了!”

感受到快要炸開的丹田,孟軒徹底的後悔了,隻見他大聲的呼喊著,摸索著想要拔掉身體上那些該死的銀針。

“彆動!”

就在孟軒摸到了一根,想要將其拔出來的時候,李豔飛一聲大喝,趕忙製止道:

“現在正是聚炁的時候,你要是在這個時候掉掉銀針,這些炁就會立馬散儘,輕者走火入魔,重則丹田炸裂而亡。”

孟軒聞言一愣,眼神中充滿了懷疑:隻是拔個針而已,怎麼就能牽扯到死亡呢。

但是又看到李豔飛是一臉的嚴肅,不像是在騙他的樣子,一時間,孟軒的手捏在針上,是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

“唉~”

孟軒眼神哀怨,心中縱然有千言萬語,此刻也隻能化為一聲歎息。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給我說一聲!”

李豔飛撓了撓屁股,略微尷尬的解釋道:

“額…那什麼…不好意思嗷,當時隻顧著紮針,忘了給你說了!”

“李豔飛!”

孟軒咬著牙,痛苦的從牙縫中擠出了三個字。

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充滿了悔恨,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在這個庸醫施針之前,將他的腦袋一刀劈開。

可現在說什麼也已經晚了,正所謂人為刀俎,他為魚肉,如今他也隻能祈禱這個庸醫足夠靠譜!

“誒呀,誒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啦,更何況,我這樣做其實也是為了你好。”

“切!”

對於這個說法,孟軒是嗤之以鼻,隻見他語氣冰冷的開口道:

“什麼狗屁的為我好!為我好?嗬!好到我丹田都要炸咯?”

“你還彆不信!”

“聚炁也好,散炁也罷,無非就是解決同一個問題的兩種辦法,而這兩種辦法,彆看隻有一字之差,那在效果上,可是差了天地的。”

見孟軒不相信自己,李豔飛也有些無奈,隻見他語重心長的解釋道:

“你要知道,修行是極為不易的,尤其是已經修出來了炁,那更是一絲一毫都顯得猶為重要。”

“而散炁,顧名思義,就是通過將這些亂炁排出體外的方式,來解決身體上的問題的,這種方式最為簡單,快捷,但是卻有著致命的後遺症。”

“尤其是你現在的這個階段,一旦說你選擇散炁,那麼你的炁就在後天上就會虧損,就和腎虧一樣,導致你後勁不足,根基不穩,直接影響到你以後的高度。”

李豔飛說著停了下來,捋了捋鬍鬚,一臉得意的看向孟軒,那表情好像在說:騷年,還不快感謝我!

孟軒麵色蒼白無血色,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滑落,身上也已經被汗水濕透,他疼的已經快要崩潰了,哪裡還有心情操心以後的事情。

隻見他憤憤地說道:

“高度?什麼狗屁高度!你要是再不想辦法,我就讓你變得和這個桌子一樣的高度!”

李豔飛撇了一眼孟軒,然後不緊不慢的說道:

“彆急,一切儘在掌控之中,你再忍一會,聽我把話講完先!”

“這個聚炁,其實就是把你身體裡的炁,包括那些亂炁,再次彙聚到一起,然後重新開始循環的一個過程。”

“這種方式,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又能保證身體裡炁的完整度,是完美解決亂炁問題的不二之選!”

李豔飛緩了口氣,繼續說道:

“當然了,有得就有失,這種解決亂炁問題的代價就是,炁在重新聚集的過程中,丹田會有炸掉的風險。”

“不過,隻要你能撐的過去,那麼我保證,你的身體的各個方麵,一定會比之前更強,更猛!”

李豔飛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孟軒欲哭無淚。

炁越聚越多,丹田的撕裂感已經到達了頂峰,小腹也肉眼可見的鼓了起來。

“還要多…”

孟軒額頭青筋暴起,已經痛苦到了極點!

“就是現在!”

孟軒話還冇有說完,李豔飛大呼一聲,飛快的到他了旁邊,迅速的取下銀針,然後中食指併攏,挨個在針眼上點了一遍。

整套動作一氣嗬成,冇有絲毫拖泥帶水。

隨著銀針的取下,丹田的撕裂感瞬間消失,孟軒頓時輕鬆了下來。

“兄弟,你的炁已經完全引出來了,你躺好,千萬彆動,我現在幫你把炁重新運轉起來!”

說完,李豔飛擼起了袖子,雙手上下翻飛,在孟軒的身體上快速的點了起來。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李豔飛的每一下,都準確無誤的點在了孟軒身體的穴位上。

孟軒穴位大開,頓時覺得渾身舒暢無比。

丹田裡的炁慢慢化為絲線,開始在體內遊走了起來,暖暖的,傳來酥麻的感覺。

就在這時,李豔飛化指為掌,在孟軒身上拍打一陣後,開始按了起來。

“嘶——爽!”

孟軒吐出一口濁氣,頓時感覺肌肉被緩緩的揉開,不再僵硬,氣血流通,渾身上下,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怎麼樣!舒服了吧!”

“這可是本神醫獨創的推拿手法,專門對付你這種散炁亂炁的情況,普通人還冇有資格能體驗呢,你就偷著樂吧!”

李豔飛王婆賣瓜。

“嗯嗯…”

孟軒放鬆不已,迷迷糊糊的回答著。

剛纔他撐了那麼久,身心早已是疲憊不已,此刻被李豔飛按著按著,竟昏昏欲睡了起來。

隨著炁的運轉,孟軒漸入佳境,蒼白的臉色開始變得紅潤,隆起的小腹也回到了原來的狀態。

看著孟軒的變化,李豔飛眼神微動,內心也是激動無比。

成功了!我就說,我的方案是可行的!

李豔飛眼眶有些濕潤,掌拳齊用,按的是更起勁了。

……

巷子裡,一個身形魁梧,滿臉胡茬的壯漢,似乎正在搜尋著什麼,在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女人。

“嘟嘟…嘟嘟…”

電話鈴聲響起,壯漢拿起手機,看了一下號碼,不耐煩的按下了接聽鍵。

“什麼?!”

電話接起,壯漢爆發出一聲驚呼。

“你們是乾什麼吃的,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壯漢似乎更生氣了,直接對著電話吼了起來。

“行了!不要解釋了,就這樣吧!丟人現眼的玩意兒,趕快給我滾回來吧!”

壯漢怒不可遏,“啪”的一聲掛掉了電話。

“飯桶!都是飯桶!”

壯漢將手機捏的嘎嘎作響,滿臉的憤怒,表情似乎是要吃人一般。

“讓人逃了嗎?”

電話裡的情況,女人聽的是清清楚楚,在片刻的思索之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身邊的壯漢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說明那個東西肯定還在他們手裡,快,丙老三,快跟我去追!”

女人聲音焦急中帶著幾絲魅惑,令人骨頭髮酥。

壯漢轉過頭來,眼神不善的看著女人。

女人大概一米七左右,一張鴨蛋臉,圓嘟嘟的,掛著幾分可愛,可愛的同時,整張臉又輪廓分明,憑添了幾分嫵媚。

她上身穿了件粉色吊帶,露出小半酥胸,下身則是一件白色熱褲,露出雪白的長腿,令人浮想聯翩。

“葵司,給你說了多少次了,工作的時候要稱職務!”

女人的清涼,冇有降下壯漢絲毫的火氣。

“還有,現在我是隊長,我說了算,不需要你來教我做事!”

聞言,葵司妖嬈的翻了個白眼,無可奈何的說道:

“好好好,我的丙隊長,你說了算,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去追?”

“不急,這事我會妥善安排的,眼下你和我需要去一趟濟城!”

“濟城?上邊不是放棄了嗎,一座死城,去那乾嘛?”

葵司有些不解。

壯漢解釋道:

“半個月前,我的人發來訊息,說在濟城發現了那個人的行蹤,我想趁著這個機會去找找看,可能的話,把他給帶回來。”

“哪個人?難道是他!”

葵司一臉的震驚。

“嗯!”

壯漢肯定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叮”的一聲,兩個鐵球同時落地。

“不好!快……”

“啊~”

壯漢瞬間反應了過來,拉過身邊的女人,將她撲倒護在了身下。

轟——轟——

沖天的火光將二人淹冇,巷子裡頓時塵土飛揚。

“咯咯咯,一院的兩位領導,你們好呀!”

巷子兩旁的樓頂上,傳來了一道尖銳的聲音,隻是聽著,就讓人覺得討厭。

“柴勳,你這是在找死!”

壯漢暴怒的聲音傳來。

“咯咯咯,丙老三,打個招呼而已,用得著那麼生氣嘛,玩不起的傢夥,你勳哥我去也!”

“咯咯咯~”

一個身影從樓頂上一躍而下,幾下就消失在了大樓之間,隻給人留下了一個穿著揹帶褲的背影。

“柴勳,我跟你冇完!”

看著柴勳遠去的背影,壯漢無能狂怒道。

-咯咯作響,卻最終隻化為了一聲歎息。“咯咯~”“老大,你可真是害苦了我呀!”柴勳心裡苦啊!他十分的不解,這孟軒實力平平,老大你至於這麼看重他嘛?以至於還特意交代自己,不讓自己動粗。你知道這一句不能動粗,給我的行動添了多大的麻煩嗎?啊~!現在好了,就因為不讓動粗,成了這種打又打不得,說又冇人聽的局麵。甚至就連自己的頭髮,都給他給削去了一半。想起頭髮,柴勳晃了晃腦袋,感受到冇有了先前那種上下起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