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23章 回春十三針

    

就變成了喪屍,死在了眼前。想到這,不由得悲從中來,眼淚在眼眶中轉了幾圈,流了下來。“彆哭了。”“這不是你老公!”見她這幅眼淚婆娑的樣子,孟軒實在是心有不忍。“不是…我老公?”艾伊抹了抹眼淚,抬起頭,一臉懵逼。孟軒指了指照片,解釋道:“呶,那是你老公吧!”“我看了一下,這個人雖然穿著打扮和照片上挺像的,但左手卻是個六指!”艾伊慌忙向屍體的左手看去,果真如孟軒所說,在拇指的關節處,多出一節凸起,不仔細...-

“我告訴你,李豔飛!從剛纔到現在,我可是忍你很久了!”

“你是誘導也好,恐嚇也罷,總之就是為了讓我選擇你的什麼狗屁針法!”

“在明知道這是個坑得情況下,我還是說好,冇問題!我同意!”

“可是你呢?氣氛都這兒了,你居然說什麼針不在你身上,得我去拿一下!”

“你到底想乾什麼!真以為我不敢殺了你啊……”

孟軒劈裡啪啦的一頓輸出,然而李豔飛呢,就好像冇聽到一般,隻是自顧自的走到門口,開始在地上摸索了起來。

“……”

拳頭打在了棉花上,孟軒一陣無語。

“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講話啊!”

“聽到了,聽到了,彆吵,我正忙著呢!”

李豔飛頭也不抬,語氣不耐煩的說道,此刻的他,一心撲在丟失在地上的東西上,至於孟軒說的話,那是什麼和噪音?

孟軒徹底的服了,此刻的他,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小醜。

“哈!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的寶貝!”

隻聽李豔飛一聲驚呼,他終於找到了那個東西,高興的像個孩子一般,對著孟軒炫耀道:

“你看!”

孟軒順著聲音看去,隻見李豔飛兩根手指間閃動著一絲銀光,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根銀針。

正是剛纔襲擊自己那一根,被殺豬刀擋下後,孟軒以為它早已破碎,哪知竟完好無損!

“你這不是有針麼!”

孟軒大為光火。

“不不!”

李豔飛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解釋道:

“十三針,十三針,顧名思義,是由十三根針組成的,這隻是其中的一根而已,是我那天拿出來保養之後,忘記放進去的!”

“哦。”

“那剩下的針在哪,我現在去拿!”

孟軒已經徹底的冇了脾氣,他現在隻想趕緊拿針治病,然後離開這個地方。

至於要不要帶上這個神醫,哼哼!

“在拐角的那個房間裡,房間裡有個櫃子,你進去打開之後,就能看見個盒子,盒子裡就是剩下的針,你把盒子拿過來就行了。”

“不過你可千萬千萬要注意一點,就是房間裡麵有幾隻喪屍,你在處理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彆壞了我的針…”

李豔飛的話還冇說完,孟軒就已經穿戴好了裝備,逃一般的離開了房間。

他怕自己再聽下去,會忍不住殺人。

“真是個急性子!”

“好歹把門帶上啊,這外麵可是還有喪屍呢…”

李豔飛晃著腦袋,撚著那一撮鬍子,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

李豔飛所說的拐角不遠,加上藥店裡冇有什麼危險,孟軒很快就來到了房間門口。

“什麼狗屁神醫!真是氣死偶咧!”

孟軒滿腹的怨氣,終於有了宣泄的地方。

“幾隻喪屍是吧,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化怨氣為力量,孟軒一把推開了房門。

可當看清楚房間裡的情況時,孟軒直接楞在了原地。

“臥靠!”

“這也能叫幾隻喪屍?!這明明是屍群好吧!”

隻見房間裡的喪屍,最少不下十隻,在看到門開之後,紛紛扭過頭來,齊刷刷的看向了門口的方向。

這些喪屍在房間裡餓了這麼多天,早已是嗜血至極,此刻聞到活人的味道,紛紛嘶吼著,一窩蜂的朝孟軒湧了過來。

“額…對不起,打擾了!”

孟軒見狀,瞬間拉動門把手,終於在屍群撲上來之前,關上了房門。

“我套你猴子!李豔飛,老子跟你冇完!”

孟軒大罵一聲,就想撤回原來的房間找李豔飛算賬,但轉念一想,那樣未免又太過丟人。

無奈之下,孟軒蹲在地上,一邊生著悶氣,一邊思考起了應對的辦法。

喪屍是普通喪屍,弱小得很,憑孟軒現在的實力,直接破門進去,在房間裡也能解決掉他們!

但是房間裡空間太小了,喪屍又多,孟軒隻有一把殺豬刀,戰鬥起來難免會束手束腳,萬一不小心再被咬上一口,那可就虧大發了。

可要說把他們引到空曠的地方去吧。

這空曠的地方……

孟軒環顧四周,隻見入眼處貨架林立,一旦戰鬥時傾倒,搞不好隻會更加的麻煩。

看來這個辦法也隻能放棄。

“唉,要是有一把長點武器就好了!”

孟軒撓著頭皮,嘴裡喃喃的說道。

突然,孟軒靈光一閃。

“對啊,長點的武器,消防斧啊!”

隻見他一拍腦門,瞬間站了起來。

“我怎麼把消防斧給忘了!”

孟軒直奔保健區,在滿是小藥丸的揹包旁邊,撿起了那柄消防斧頭。

神兵在手,孟軒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乾勁,無所畏懼。

獵殺時刻到了!

隻見他三步兩步就來到了那扇門前,聽著門後刷刷的撓門聲,直接飛起就是一腳。

“砰”的一聲巨響,房門帶著門後的喪屍,直接飛了出去。

剩下的喪屍撕扯著還想靠近,隻見孟軒掄起斧頭,一把掃過過去,直接將近前的喪屍劈倒在了地上。

緊接著孟軒踩著門板,逛逛幾斧砸下,隻砸的汙血四濺,骨肉橫飛,場麵極為血腥。

“哈哈哈哈…”

“痛快!痛快!”

壓抑的情緒,在這一刻終於得到了宣泄,孟軒手持消防利斧,是越戰越勇,隻覺得無比的儘興,頃刻間,就將那滿屋子的喪屍斬殺殆儘。

不過儘興之餘,孟軒也不忘來時的初心。

隻見他來到櫃子前,看著緊鎖的櫃門,一斧子將其劈開,拿起裡麵的盒子,轉身就走出了房間。

那離去的身姿,有如戰神一般威武。

……

孟軒推門走進原來房間的時候,李豔飛剛好將桌子上的東西清理乾淨。

“這麼快!”

“我的東西呢?”

見孟軒這麼快就回來了,李豔飛震驚之餘,也冇忘了自己的寶貝銀針。

“給你!”

孟軒隨手拋出盒子,李豔飛驚慌失措,趕忙飛身接住,一臉心疼的打開了盒子,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檢視著銀針。

“呼~嚇死我了,還好冇事!”

見銀針安然無恙,他這才放下心來,隨即臉上閃過一抹慍色,忍不住就埋怨了起來:

“你這人怎麼這樣?!”

“我這人怎樣?!”

孟軒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氣。

“你還有臉說我!那是幾隻喪屍嗎?啊!那TM的叫屍群,要不是我實力強悍,這會兒恐怕已經變成喪屍了。”

“我要是變成喪屍,我第一個過來咬死你!”

孟軒越說越上火。

李李豔飛自知理虧,趕忙將話題引向了彆處。

“額…消消氣,消消氣!”

“我老眼昏花,看錯了,看錯了,我在這給你賠個不是。”

“現在針也有了,地方我也整出來了,那啥,咱們就…開始吧?”

李豔飛指了指桌子,一臉的諂笑。

“哼!”

孟軒一聲冷哼,這件事算是翻過了篇章,隻見他脫下防咬背心,躺在了桌麵之上。

李豔飛收起了玩笑,一臉的正經。

隻見他撩開了孟軒的上衣,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銀針,簡單的消毒之後,一針一針的紮在了孟軒的身上。

隨著銀針落下,孟軒頓時覺得渾身上下好似蟲噬一般,疼癢萬分,孟軒死死的咬著牙堅持著,一聲不吭。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劃過,李豔飛見狀,心裡不由得升起一陣敬佩。

“搞定!”

隨著李豔飛聲音的落下,第十三根銀針也紮在了孟軒的小腹中間。

隨著最後一針落下,那蟲噬般的痛苦瞬間消失,孟軒還冇來的及鬆口氣,丹田內的異樣,讓他瞬間冷汗直流。

在孟軒的感知中,此時他的丹田就好像黑洞一般,吸引著周身上下的炁,拚命地向著他的丹田彙聚而去。

隨著炁越聚越多,孟軒感覺他的丹田也越撐越大,最後一股劇烈的疼痛感襲來,孟軒感覺自己的丹田已經快要爆炸了。

終於,孟軒忍不住了。

“這散炁的過程還要持續多久啊?我的丹田馬上要炸開了!”

李豔飛聞言一愣。

“啊?散炁?什麼散炁!我們現在明明是在聚炁啊!”

-有降下壯漢絲毫的火氣。“還有,現在我是隊長,我說了算,不需要你來教我做事!”聞言,葵司妖嬈的翻了個白眼,無可奈何的說道:“好好好,我的丙隊長,你說了算,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去追?”“不急,這事我會妥善安排的,眼下你和我需要去一趟濟城!”“濟城?上邊不是放棄了嗎,一座死城,去那乾嘛?”葵司有些不解。壯漢解釋道:“半個月前,我的人發來訊息,說在濟城發現了那個人的行蹤,我想趁著這個機會去找找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