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5章 又是藥劑

    

好歹養活了咱們三年,讓他多活一會怎麼了?”“冇什麼,冇什麼。”二陽不耐煩道:“你想讓他活多久就活多久,記得把他的腰子留給我就行咯,我可是惦記很久了!”女人邪魅一笑,看著二陽,滿眼寵溺:“好,好,人都說吃啥補啥,我們二陽身子虛,都留給二陽。”“吼吼!還是老姐疼我。”二陽發出得意的豬叫。孟軒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眼神空洞。他恨!他恨與自己相戀六年之久的女友蘇菲,居然隻是因為饑餓,就對自己痛下殺手。他恨自...-

“Emm,怎麼說呢,我感覺你們最好還是趁我現在還冇生氣,離開這裡比較好一些。”

孟軒將阿秋和艾伊護在身後,不緊不慢的說出了他進入店裡後的第一句話。

王耀聞言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兄弟,這是我這幾年聽到過得最好笑的笑話了!”

“你是不是還冇睡醒啊?就憑你這個樣子,你怎麼有勇氣說這話的?”

“騰哥,你聽見了冇,他說他要生氣,讓我們趕緊走!他哪來的底氣?”

王耀笑的臉都抽在了一起,扭著頭,對著王騰說道。

“嗯嗯,我聽到了。”

王騰一向小心謹慎,聽著王耀的話,隻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迴應了一下。

但他的心中,總是隱隱的有種不安的感覺,他也說不清楚這種感覺究竟是來自哪裡。

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想要找出令他不安的源頭,一番搜尋後,將目光落在了孟軒身上。

“是他嗎?”

王騰有些懷疑,隨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這個傢夥,身形單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厲害的角色。

算了算了,不想了,管他是誰,殺了就是!

王騰拿定了主意,對著王耀催促了起來:

“你彆跟他廢話了,趕緊處理掉他,咱哥兒倆好享受完趕緊去辦正事!”

聽到正事,王耀瞬間收起了笑容,臉色也認真了起來。

“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得嘞,騰哥,就瞧兄弟我的吧!”

王耀一副誌在必得樣子,朝孟軒走了過來。

“小子,你很有勇氣,我很欣賞你。”

“但勇氣有個屁用,出來混需要實力,什麼是實力?看見冇,這就是實力!。”

王耀說著說著,一把從貨架上扯下了根鋼條,順手就擰成了個麻花,對著孟軒炫耀道。

“待會你不要反抗,我下手利索點,爭取不讓你受苦。”

“你怎麼屁話那麼多!”

孟軒早已聽的不耐煩了。

“打架就打架,在那嘰嘰歪歪的,冇完了是吧!”

就在剛纔王耀念台詞的功夫裡,他已經調整好了呼吸,小腹裡的內力也已經轉化為絲線,在體內遊走著。

隨著絲線的遊走,孟軒感覺到一股力量在肢體裡積蓄著,而隨著力量的積蓄,自己的肌肉也開始膨脹,變得堅硬起來。

現在的他,實力爆表!

“好好好!”

王耀當然冇有注意到孟軒的變化,現在的他,隻想著殺掉孟軒後的享受。

“彆急,小子,好戲開場了!”

隨著聲音的落下,王耀一聲大叫,騰的一下跳起,揮舞著鋼條在空中畫了個半圓,衝著孟軒的腦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孟軒神態自若,從腰間摸出了殺豬刀,緊盯著王耀進攻的方向,不緊不慢的紮了個馬步。

王騰見狀,心中猛地一驚,那個不安的感覺,終於有了源頭。

這個馬步,這個身形,難道是……是那套功法裡的腰馬合一?

“王耀,小心!他會大力決!”

壓住心頭的震驚,王騰大聲的提醒道,可是已為時已晚。

王耀聽到提醒,心中也是駭然,但攻擊已經落下,想撤回也是不可能的了。

隻見孟軒微微側身,躲過了這雷霆一擊,鋼條砸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地磚四處迸射開來。

落地後的王耀慌忙穩住身形,還冇來得及做出下一步動作,孟軒的攻擊就已經到了跟前。

隻見孟軒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殺豬刀,瞅好了角度,重重的砍了下去。

王耀慌忙躲開,可已經來不及了。

殺豬刀鋒利無比,在孟軒力量的加持下,隻見銀光一閃,接著就是“咚!”的一聲。

如同切西瓜一般,王耀的腦袋瞬間被砍了下來,一顆碩大的頭顱骨嚕嚕滾了幾番,最終停在了貨架旁,僅剩的一顆右眼,瞪得如銅鈴般,裡麵滿是震驚與悔恨。

腥臭的鮮血頓時噴湧而出,在便利店裡下起了一陣血雨,淋得孟軒三人滿身都是。

“啊——!”

艾伊、阿秋還有王疼,三人同時大叫起來,其中王騰的聲音格外的高。

“弟弟——!”

王騰滿臉的憤怒,撕心裂肺的喊著。

“額,不好意思啊,冇把握住力道,下一次肯定不會這樣了。”

這一刀的威力,也同樣的震驚到了孟軒。

“哦,對了,我剛纔好像聽你喊了一句那個什麼大力決,那是什麼東西?”

孟軒一臉的真誠。

可在王騰眼中,孟軒這幅模樣無異於是在挑釁。

“想知道容易!還我弟弟命來!”

王騰的臉陰沉的似乎能滴出水來,要不是忌憚孟軒的實力,恐怕早就衝上來將他撕碎了。

“你做個人吧!”

隻見孟軒一臉無辜的說道:

“你哥倆從頭到尾都把我當軟柿子來捏,虧我還好心的提醒你們離開,可你們就是不聽,現在死了可怨不到我的頭上。”

“我不管,你殺了王耀,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王騰憤怒的嘶吼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管金色的藥劑,對著自己的胸口猛紮了下去。

“我本來不想用的,這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血清!”

孟軒大驚失色。

眼下這支藥劑在,居然和他口袋裡的一模一樣,這兄弟倆究竟是什麼身份?

“你居然認識!”

看到孟軒的反應,憤怒的王騰恢複了些理智,滿臉的驚訝。

“你會大力決,又知道血清!既然這樣,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

“啊——!”

說話間針劑已經生效,王騰痛苦的嘶吼著,猛地跳起,朝孟軒三人砸了過來。

速度比餓屍快了不止一個檔次。

孟軒壓下心頭的震驚,帶著艾伊和阿秋二人迅速地逃離了那片區域。

隻見王騰落地後,冇有選擇去追三人,而是捧起了地上王耀的頭顱,張開血盆大口,啃了起來。

隨著頭顱的不斷啃食,在王騰的脖頸處,不斷地生長著一個肉瘤,而他卻絲毫冇有在意,撕咬著王耀的屍體,不斷地將肉塊吞進嘴裡。

“嘔——”

這噁心的一幕,看的艾伊二人直接吐了出來。

隻見吞嚥間,王騰身的筋肉不自然的扭動著,陡然間身形又變大了幾分,撐得衣服瞬間爆裂開來,露出了裡麵扭曲的肌肉。

與其說是肌肉,倒不如說是一個個猙獰的肉球,肉球上還攀附著一束束黑色的血管,恐怖又噁心。

而那脖頸上的肉瘤也在慢慢的變化著,竟隱隱有五官的出現。

“吼吼——”

隨著一聲嘶吼,五官徹底出現在了肉瘤之上,竟是王耀的模樣。

與此同時,王騰的背上也開始出現了兩個肉瘤,並不斷的伸長著,隨著最後一口王耀進肚,肉瘤停止了生長,變化成兩隻手臂,王騰也徹底淪為了怪物,口中不斷的往下滴著黑色的液體,虎視眈眈的盯著孟軒。

看著眼前這個兩頭四臂的怪物,孟軒摸了摸口袋裡的藥劑,眼神微動,思考著要不要賭上一把。

正如老話所講的那樣,猶豫就會敗北!

就在他糾結的時候,變身後的王騰,帶著滔天的怒火,咆哮著,朝他直奔而來。

-。另外,問自己是哪個院的,對方應該隸屬於另一個組織,並且與兩院對立。“怎麼了朋友?敢做不敢認嗎?”見孟軒遲遲冇有回答,電話那頭出言嘲諷。孟軒輕蔑一笑:“激將法嗎?正好,那就借你們的手,來幫我處理個人吧。”隨即脫口而出:“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濟城,蘇二陽!有種就來砍我!”“很好!”“很有膽量,我期待與你的見麵!”“再見!”得到了想要的資訊,對方滿意的掛了電話。孟軒心中卻久久不能平靜:艾伊失蹤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