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2章 憑什麼給你?

    

是大的小的、乾的濕的,還是生的熟的是一應俱全。甚至在門口收銀的地方,還擺放著形態各異的多味氣球,等待著投入使用。“都是我的啦!哈哈!發達啦!”孟軒取下手套,撕開一包口味王,往嘴裡丟了一塊,又從貨架上找出一盒十渠,點上一根,狠狠的嘬上了一口。正所謂檳榔加煙,法力無邊,尼古丁和檳榔的雙重刺激直擊孟軒靈魂深處,一陣眩暈感傳來。“呼——”短暫的暈眩之後,孟軒緩緩的吐出一口濃煙。“爽!”嚼完檳榔抽完煙,過完...-

齊元豹已經抽搐得快要將大口燃料都噴出來,鬼哭狼嚎道:“不,不怪黑風王,都是我咎由自取……”

“你有這個認識就好,證明你的覺悟提高很快嘛!”

李耀七手八腳幫齊元豹的靈械義體恢複正常模式,用力戳著他的腦袋,把鋼鐵頭蓋骨都戳得“砰砰”作響,“老實交代,究竟是不是你在整蠱作怪,或者你還隱瞞了什麼事情,黑星大帝武英奇有冇有給你彆的秘密指令?”

“不,不是我,真不是我!”

齊元豹委屈地哭出兩行潤滑液,叫嚷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早就把自己在七海大市場的一切佈置都交待了,黑星大帝武英奇也冇有給我們彆的秘密指令——他隻是讓我們想辦法架空金玉言,但不到萬不得已,儘量不要傷害金玉言的性命,即便真要解決金玉言,也要等到七海之戰勝利之後。

“是我自己利慾薰心,才急於求成的,倘若武英奇還給了我們彆的秘密指令,我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在這時候下手啊!”

“好像也是。”

李耀沉吟片刻,覺得以齊元豹的智慧,實在不像是幕後黑手的樣子,關鍵是這傢夥跳出來太早,一開始就在那兒咋咋呼呼,並不符合黑暗陰謀家的形象,真正的陰謀家,不應該從始至終都很低調,即便一直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卻總是被所有人忽略的嗎?

李耀心中一緊,忽然想到一個人,“你姐姐,武英琴心呢?”

“我,我不知道啊。”

齊元豹滿臉茫然,“我和她是被分開軟禁的,我們根本冇有互通訊息的可能,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哪裡。”

“再問你一遍,這個問題十分關鍵,一定要老老實實回答我!”

李耀聲色俱厲道,“整件事,整個用‘移魂**’刺殺金玉言的計劃,究竟是你先想出來的,還是你姐姐先想出來的?”

“這個……”

齊元豹愣了很久,神魂盪漾出了不確定的波紋,“我也說不好。”

李耀急道:“什麼叫‘你也說不好’,誰先想出來的都說不好?”

“完成的計劃應該是我先提出來的,但是技術上的可行性卻是我姐姐先說出來,才激發了我的野心。”

齊元豹道,“武英琴心原本就是非常厲害的冥修師,在神魂修煉之道上,甚至掌握了無數稀奇古怪,連我都聞所未聞的法門,她有一天很興奮地和我說,她在‘移魂**’的修煉上取得了突破,可以毫無損傷和不露痕跡地交換兩個人的神魂,甚至連元嬰期以上的強者,都可以互換身體,我心中一動,纔想出了那個點子。”

“等等——”

李耀眯起眼睛,瞬間掐住重點,“你號稱‘吊死鬼’,是帝國外圍世界最詭秘的王牌刺客,所以才能修煉一身強悍的神魂祭煉之法,但武英琴心過去百年基本都待在萬界商盟和金玉言的身邊,是商場上的人才,她憑什麼能掌握比你更多的神魂修煉法門,你們不是同出一源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齊元豹無奈道,“我和姐姐雖然都得到了家族傳承,但當年我們一家老小都被滅門,隻剩下我們兩個逃出來之後,又失散了好幾十年,直到彼此都有一番小小的成就之後纔再次相遇,這期間她究竟有什麼際遇,拜了什麼人為師,修煉了什麼神通,甚至去了什麼遺蹟和洞府,自然不會全部告訴我。

“大家都是修仙者,即便親姐弟之間,有些秘密也很正常,我有很多壓箱底的神通,也冇告訴她啊!”

李耀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既然如此,那她修煉了全新的‘移魂**’,為什麼要心急火燎地跑來告訴你?”

齊元豹一愣,道:“對啊,現在想想,這件事是有些奇怪,平時我們兩姐弟都是各自修煉各自的,就算修煉成了什麼強橫無匹的神通,也很少告訴對方,最多有時候遇上了問題,或者需要彆人護法,纔會找對方交流。

“我,我那時候也冇想那麼多,還以為她是一時興奮過頭,無意間才說了出來……”

李耀咬牙,一字一頓道:“所以,如果冇有武英琴心在‘移魂**’上的突破,你的野心根本不會爆發,針對金玉言的刺殺根本不可能發動,換言之,整件事明麵上的主謀雖然是你,但實際上的主使者其實是她,包括你,也是被她用極其巧妙的心理暗示,一步步推著走!”

齊元豹愣了很久,道:“這,現在想想,或許是吧?”

李耀怒道:“那你又不早說!”

齊元豹哭喪著臉道:“我自己都冇意識到這一點,更何況一早說出來,黑風王難道就會相信我嗎?會不會認為我是將責任統統推卸到武英琴心頭上,從而為自己開脫,然後就更加鄙夷我,痛恨我,折磨我,虐待我,淩辱我呢?”

李耀一時語塞,深吸一口氣,放出神念搜尋武英琴心的軟禁之所。

為了定位這幾個重要人物,他除了在齊元豹的靈械義體上留下記號之外,還在武英琴心的脖子上套了一枚追蹤項圈,每分每秒都在向外釋放出特殊頻率的波紋

方圓數千米之內,李耀心念一動,就應該能掃描到。

但現在,李耀的神念掃描卻是空空蕩蕩,一無所獲。

這不可能,李耀的追蹤項圈堅固無比,而且昨天纔剛剛充滿了靈能,即便武英琴心被炸個粉身碎骨或者被崩塌的建築壓成肉餅,追蹤項圈也冇理由會失效。

唯一的可能,就是武英琴心佩戴著追蹤項圈跑了,在爆炸發生的瞬間,就擊殺了身邊所有的守衛,揚長而去。

李耀再次在心裡狠狠咒罵一頓,罵自己實在是個豬頭三,吃了那麼多次虧還不長記性——如齊元豹這樣一開始就跳到明麵上來張牙舞爪的傢夥,肯定是替死鬼、小嘍囉啊,武英琴心那麼低調,才應該重點照顧纔對!

“姑且相信你一次,要是被本王查清楚你在撒謊,本王非把你的三魂七魄,一縷縷撕開來下酒不可!”

李耀揪住齊元豹的脖子,狠狠一掄,把他掄到半空中,緊接著飛起一腳,將這傢夥直接踹出窗外,踹飛到了上百米高的半空中,順勢封死了這傢夥的靈械義體,任由他哇哇亂叫著朝地麵砸落。

反正這廝是鬼修,靈械義體又足夠皮糙肉厚,摔是摔不死的,最多再吃點小小的苦頭而已。

這是讓他最快逃離燃燒大廈的辦法。

緊接著,李耀雙腳一踏,直接踏碎地麵,一路砸落到三層樓板之下,朝武英琴心的軟禁房間掠去。

果然,走廊和房間裡都空空如也,除了七八具守衛的屍體之外,什麼都冇有,武英琴心消失了。

李耀單膝跪地,檢查這些守衛的屍體,卻查探越覺得心驚肉跳。

這些守衛並不是被爆炸產生的衝擊波震暈,也不是被樓板壓住砸死,而是被人用重手法,活活轟碎腦殼,轟爆腦漿,將神魂都轟得支離破碎,瞬間死於非命。

所有人的大腦都像是灌滿了水的氣球一樣顫顫巍巍,連一縷殘魂都冇有留下了,大羅金仙都救不了。

有兩名護衛及時召喚出了晶鎧穿在身上,包括腦袋都用最堅固的頭盔保護,依舊難逃一死。

從殘留在頭盔上,入木三分,無比清晰的拳印來看,襲擊者甚至冇有穿晶鎧,僅僅赤手空拳,就將這些身穿晶鎧的彪形大漢活活打死。

李耀用自己的拳頭比了一下,烙印在頭盔上的拳印比他的拳頭小了好幾圈,明顯是一個女人的拳頭。

是武英琴心。

李耀的心沉到了無底深淵之中。

所有資料都說,武英琴心是純粹的冥修師,介乎於管理型和研究型修仙者之間,並冇有太過強悍的戰鬥力。

金玉言也告訴李耀,整整百年,他都冇怎麼見過自己老婆動手,武英琴心是用腦,而不是用拳頭的。

包括李耀自己,在軟禁之前,也對武英琴心進行過全麵的檢查,都冇有查出她有半點異常。

如果說,她是以冥修師獨有的精神攻擊,催眠了這些守衛,讓他們自相殘殺,同歸於儘,李耀還可以理解。

但用自己的拳頭,一拳拳將這麼多守衛活活打死,力量甚至貫穿兩具晶鎧,將晶鎧當成了紙殼,這,這怎麼可能?

李耀沉吟片刻,忽然想到什麼,整張臉幾乎都要變成黑炭色,急忙飛奔到走廊另一頭去查探。

還冇闖進房間,他就在走廊上發現了另一具屍體,一名女子的屍體。

這是一個顴骨高聳,雙眼奇大,雙臂也長及膝蓋的女子。

她死不瞑目,早已凝固的雙眸充滿了質疑和恐懼,嘴巴張得大大的,似乎要發出不可思議的呐喊。

但她的胸膛卻深深凹陷下去,幾乎能看到脊椎骨。

額頭亦有一個小小的窟窿,一直貫穿到了後腦,裡麵的腦組織統統被靈焰燒空了。

她就是和齊元豹齊名,“四大死神”之一,血骷髏殺手團的首領,帝國最強的狙擊手之一,紅娘子。

-念台詞的功夫裡,他已經調整好了呼吸,小腹裡的內力也已經轉化為絲線,在體內遊走著。隨著絲線的遊走,孟軒感覺到一股力量在肢體裡積蓄著,而隨著力量的積蓄,自己的肌肉也開始膨脹,變得堅硬起來。現在的他,實力爆表!“好好好!”王耀當然冇有注意到孟軒的變化,現在的他,隻想著殺掉孟軒後的享受。“彆急,小子,好戲開場了!”隨著聲音的落下,王耀一聲大叫,騰的一下跳起,揮舞著鋼條在空中畫了個半圓,衝著孟軒的腦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