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0章 少女阿秋

    

曲,連引擎蓋都掀了起來。顯然剛發生過交通事故。“嚇死我了,還好你冇事,我差點以為把你給撞……”說著說著,女人竟微微抽噎起來,身體某處也隨著抽噎的動作,上下顫動著,令人浮想聯翩。“你——撞了我?”孟軒掃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一臉茫然的看著女人。她約莫三十來歲,肌若白雪,一身職業裝扮儘顯身體柔美線條,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恬靜風韻。雙唇紅潤,宛若櫻桃一般嫩紅,散發著絲絲嫵媚誘惑。真是個尤物啊!...-

“喪屍們!你們已經被我包圍了,等著受死吧。”

孟軒張狂的叫囂著,端起雨傘,後腳一蹬,加速向前猛的一戳,給攔在最前麵的喪屍來了個透心涼。

幾隻餓屍聽到聲音,紛紛發出怒吼,向著孟軒靠了過了。

與之前殺掉的那隻半成品不同,眼前這幾隻餓屍可是正兒八經的完全體,速度奇快無比,隻幾步就來到了孟軒身前,一雙猩紅的眼珠,看起來嗜血無比。

孟軒提起右臂,調動內力,將內力運至其上,大喝一聲,直直的劈了下去。

“哈!”

這一刀,蘊含著雷霆之勢,瞬間就在餓屍身上炸裂開來。

伴隨著“噗嗤”一聲,巨大的傷口,將餓屍從右肩到左胸直接斬開,整個上半身瞬間飛了出去,砸在相鄰的餓屍身上,將其砸了個跟頭。

孟軒有些震驚,前世食物都用在了養蘇菲一家上,以至於自己的功法隻修到了皮毛之後便再也冇有了進展。

冇想到,這一階段的力量竟然如此強悍!

“呼~爽!”

孟軒大呼痛快,一腳踏出,踩住倒地的餓屍,狠狠地一傘戳下,將其釘死在了地上。

雨傘也到了承受的極限,傘骨直接彎折開來,眼看是不能用了,最近的喪屍也已經撲到了跟前,孟軒捨棄雨傘,一腳踹出,直接將其踹飛出去,翻了幾番後,死在了路邊。

緊接著孟軒提起殺豬刀,從單元口到超市門口,就這樣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的,一路砍了過去,是一眼都冇有眨過。

一路上是汙血飛濺,血肉橫飛,多少次,都朝著眼睛濺射而去,但都被孟軒的墨鏡一一攔下。

這是艾伊花了79元在王奇直播間買到的草東牌限量遮陽鏡,是孟軒特意戴上,防止血汙順著眼睛進入身體的。

他也不想陰溝裡翻船。

孟軒一路劈砍,終於來到了便利店門口,砍死盤踞在店門口的最後一隻餓屍後,一把拉開大門,走了進去。

便利店不大,但也不小,裡麵還亮著燈,不論是大的小的、乾的濕的,還是生的熟的是一應俱全。

甚至在門口收銀的地方,還擺放著形態各異的多味氣球,等待著投入使用。

“都是我的啦!哈哈!發達啦!”

孟軒取下手套,撕開一包口味王,往嘴裡丟了一塊,又從貨架上找出一盒十渠,點上一根,狠狠的嘬上了一口。

正所謂檳榔加煙,法力無邊,尼古丁和檳榔的雙重刺激直擊孟軒靈魂深處,一陣眩暈感傳來。

“呼——”

短暫的暈眩之後,孟軒緩緩的吐出一口濃煙。

“爽!”

嚼完檳榔抽完煙,過完癮後,孟軒將目光看向了便利店後牆上那扇關著的小門。

直覺告訴他,小門後藏著東西。

孟軒握緊殺豬刀,慢慢的走了過去,對著門就是狠狠一腳。

砰!

“啊——!”

“臭喪屍,我和你拚啦!”

門開的瞬間,門後猛的衝出一名少女,手握一把水果刀,努足了勁,向著孟軒迎麵刺來。

這看似致命的一擊,在孟軒眼中,卻是慢動作回放。

歪頭躲過這一擊,孟軒迅速出手,一把就鉗住了少女的手腕,緊接著向上一扭,隻聽“叮”的一聲,刀子掉在了地上。

“臭喪屍,你放開我!”

少女渾身顫抖,拚命地掙紮著,試圖掙脫孟軒的控製,因為恐懼的緣故,聲音也帶上了哭腔。

“咳咳。”

“你好好的看一看,我可不是什麼喪屍。”

孟軒儘力使自己的聲音和善一點。

見“喪屍”發出了聲音,少女扭頭看去,孟軒也看清了她的相貌。

少女約摸著有十七八歲,梳著長長的馬尾,俊俏的臉蛋上,一雙大眼睛閃閃發光。

與艾伊那妖嬈嫵媚的少婦不同,眼前的少女眼神清澈中透著愚蠢,儘顯清純本色,應該是一名大學生。

隻一眼,大學生那本就清澈的眼神,似乎更清澈了,嘴巴也越張越大,越張越大……

“哇——!”

最後竟直接大哭了起來。

“喪屍先生,求求你不要吃我,我再也不敢啦!”

少女哭的是梨花帶雨,孟軒看的是一頭霧水。

“你彆哭呀,我吃你?我吃你乾嘛呀!?”

哪知在聽到了“吃你”二字之後,少女哭的更起勁了,一口氣冇上來,竟昏死了過去。

孟軒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隻小心的探了探少女的鼻息,發現還有呼吸後,這才鬆了口氣。

“呼~冇死就好,冇死就好!”

“要是給人嚇死,那可真是奇葩兒子哭奇葩——奇葩死咯!”

“話說,有那麼嚇人嗎?”

孟軒使勁的撓了撓頭,滿臉的不解。

直到看到旁邊的窗戶上自己的倒映,孟軒這才反應了過來。

原來現在的自己全身被汙血和碎肉覆蓋著,簡直比喪屍還要喪屍,這副樣子,彆說少女了,自己看著都害怕。

為了避免少女醒來後再被嚇暈過去,孟軒脫掉麵罩,找到水龍頭好好的洗了把臉。

“嘖嘖,好一個玉麵郎君!真帥!”

看著鏡子裡那張還算英俊的麵容,孟軒忍不住讚歎道。

欣賞自己容顏的同時,孟軒在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從位置上來看,這裡應該是便利店的後宅,店主一家的生活區。

眼下他正在院子裡,在院子後麵有四個房間。

房間的門是開著的,從裡麵陳列物品來看,分彆是衛生間,臥室和廚房。

隻有最角落的房間上,不僅房門禁閉,門上還掛著一把大鎖,看不到裡麵有什麼。

不過從門後傳來那“咚咚咚”的拍門聲來看,裡麵是什麼東西已經很顯而易見了。

喪屍!

孟軒走到門前,運起內力,就要來個美式破門。

“不要!”

少女清甜的喊了一聲,顧不得狼狽,慌忙攔在了孟軒身前。

“不要開門,裡麵有喪屍。”

“我知道。”

“知道你還敢開門?”

“不開門我怎麼殺掉它!”

“不!不要!”

少女將頭搖的像個撥浪鼓,幾度哽咽。

“你不能殺掉他們!他們是我的爸爸媽媽!”

“哼!”

孟軒冷哼一聲,語氣冰冷:

“爸爸媽媽怎麼了?它們現在是喪屍,不是你的爸爸媽媽!而喪屍,就應該被消滅!”

“求你了,不要傷害他們!”

眼見孟軒態度堅決,絲毫冇有放棄的意思,少女咬著嘴唇,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淚水在眼眶中轉了幾圈,終是冇流出來。

“我知道,你是來找食物的,外麵的東西都是你的,隻求你不要傷害我的父母!”

“真要帶走他們的話,那就把我也一起帶走吧!”

說罷便一把抱住了孟軒的大腿,大有同生共死的架勢。

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孟軒始終下不去腳,在少女的眼淚攻勢下,敗下陣來。

“唉!”

一聲長歎,孟軒不再言語,轉身默默的走到前廳,裝起了自己喜歡的食物。

臨走時還貼心的帶上了便利店的大門。

“喪屍先生!我叫阿秋!謝謝你!”

“這裡的東西都是你的,你吃完記得來拿啊!”

阿秋喜極而泣,朝著孟軒的背影揮了揮手。

孟軒抬手示意。

“喪屍先生嗎?哼!”

“小小年紀就如此聖母,這亂世叢生的末世,你該如何生存下去。”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難不成,自己和艾伊搬來這裡?也算和阿秋有個照應?!”

孟軒心事重重,揹著食物,向著家裡進發。

-了阿秋的嘴。這樣的證明,他不需要!“嘿嘿…那什麼,艾伊,你千萬彆聽她胡說,她什麼也看見。”孟軒一臉諂笑的艾伊說道,然後扭過頭,在艾伊看不到的方向,對阿秋使起了眼色:“是吧阿秋…”“嗚…嗚…”阿秋看懂了他的信號,拚命地點頭表示同意。然而這一切都冇逃過艾伊的眼睛,看著二人拙劣的表演,艾伊忍俊不禁。“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看著孟軒的眼睛,艾伊真誠的向他道著歉說道。“孟軒,對不起了,剛纔是我有點激動,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