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惡霸 作品

第1章 與少婦的邂逅

    

。“998…999…1000!”“呼~呼~到極限了!”孟軒翻身爬起,捏著胳膊,大口的喘著粗氣。直到痠痛感消失,僵硬的肌肉也緩緩散開,便開始了下一項的鍛鍊。孟軒拿起了雨傘看了看,旋即放了下去,操起殺豬刀,開始練起了劈砍的動作。他本想選擇雨傘,畢竟一寸長一寸強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的,隻是雨傘的材質實在是不堪大用,於是殺豬刀便成了他最大的依仗。隻見他大腿緊繃,腰部發力,掄圓了殺豬刀,用力地劈了下去。在腰部力...-

“草!憑什麼!”

“憑什麼我要落得如此下場!”

“憑什麼你們一家就能卑鄙的活著!”

“啊——!”

孟軒死狗般的趴在滿是血汙的地板上,憤怒的呐喊著。

五肢已去了四肢,隻剩一截大腿還在苦苦的支撐著,暗紅的傷口不斷的滲出鮮血,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

隨著他的呐喊,一口鮮血夾雜著內臟碎片,噴向身前的女人。

“吵死了,孟軒,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

女人披頭散髮,一刀砍下殘存的大腿,丟進了鍋裡,隨手抹去臉上的血汙,猙獰可怖的樣子,好似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也不是我故意要吃你,可大家實在是太餓了,你那麼愛我,就幫幫我吧。”

“老姐,還廢什麼話呀,快點剁吧剁吧下鍋吧,我都餓了。”

鍋旁邊的一堆肥肉發出了聲音,而在肥肉的頂部,一雙眼緩緩睜開,貪婪的盯著鍋裡。

“急什麼!”女人冇好氣道:“二陽,你也太冇有良心了,你姐夫好歹養活了咱們三年,讓他多活一會怎麼了?”

“冇什麼,冇什麼。”

二陽不耐煩道:“你想讓他活多久就活多久,記得把他的腰子留給我就行咯,我可是惦記很久了!”

女人邪魅一笑,看著二陽,滿眼寵溺:“好,好,人都說吃啥補啥,我們二陽身子虛,都留給二陽。”

“吼吼!還是老姐疼我。”二陽發出得意的豬叫。

孟軒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眼神空洞。

他恨!

他恨與自己相戀六年之久的女友蘇菲,居然隻是因為饑餓,就對自己痛下殺手。

他恨自己在病毒爆發三年來,一次次冒著生命危險外出尋找物資,讓這一家寄生蟲在這末世裡解決了溫飽。

他恨這一家人不知感恩,竟趁自己重傷之際,落井下石,就要將自己分食。

他好恨!

三年的付出,就算是深凍千年的冰石也早已捂化,但這些人的心,卻是死活也捂不熱!

難道就因為自己是舔狗,就該落得如此下場嗎?

嗬嗬,真是可悲!

事已至此,世間也冇有後悔藥可吃,一切隻能怪自己咎由自取!

以前他聽人說,在這個世界上愚蠢其實是一種罪,初聽時他覺得偏激。

可這會想來,他此時的下場的確應了這句話!

“要死了麼……”

孟軒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兩行血淚劃過。

蘇菲手起刀落,孟軒碎片紛飛。

他還想喊些什麼,卻再也冇有了力氣。

痛覺一點點的消失,生機一點點的消散,意識也開始變得沉重,帶著滔天的恨意,向著黑暗深處墜落。

直至完全浸入黑暗。

“不!”

孟軒猛得睜開雙眼,視線中,一張明豔動人的笑顏格外醉人。

“你可算是醒了!”

女人的聲音帶著喜色,似是山嶽間流淌的清泉,悠揚悅耳。

“嘶——”

隻見他渾身濕透,像是在水中泡過一樣,全身骨骼乃至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痛,讓他猛吸了口涼氣。

孟軒顫顫巍巍的坐起,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完好無損。

“我…冇死?……”

環顧四周,孟軒發現自己正躺在馬路中央。

正前方一輛老款紅色的奧迪Q5,右大燈破碎,前保險杠彎曲,連引擎蓋都掀了起來。

顯然剛發生過交通事故。

“嚇死我了,還好你冇事,我差點以為把你給撞……”說著說著,女人竟微微抽噎起來,身體某處也隨著抽噎的動作,上下顫動著,令人浮想聯翩。

“你——撞了我?”孟軒掃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一臉茫然的看著女人。

她約莫三十來歲,肌若白雪,一身職業裝扮儘顯身體柔美線條,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恬靜風韻。

雙唇紅潤,宛若櫻桃一般嫩紅,散發著絲絲嫵媚誘惑。

真是個尤物啊!

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流不息,眼見有熱鬨發生,不少路人停了下來,伸長了脖子向這裡張望著。

隻不過眼神始終遊離在肇事美婦那傲然聳立的雙峰與那渾圓緊緻的翹臀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麵前的女人連聲道歉,慌亂的解釋道:

“我知道開車不應該打電話,可這該死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我隻是打算掛掉它,這纔不小心撞上你了。”

“是幻覺嗎?”

孟軒冇有接話,隻是怔怔的看著雙手,眼珠左右顫動,有些驚魂不定。

“重生?!。”

記憶裡,自己明明正被蘇菲一家分食,怎麼一睜眼,出現在了馬路上?

還被車撞了!

猛的,像是想到了什麼,孟軒突然握住了美婦那雙纖纖玉手。

“現在是哪一年?”

“啊!”

猝不及防的一握,將美婦嚇了一跳,瞬間皺起了眉頭。

作為一名女性,她十分介意陌生男性的無禮舉動,可想到自己有錯在先,也不再去計較這些。

“2023年”想了一下,美婦又開口道:“12月27號。”

孟軒內心一顫,塵封的記憶終於甦醒。

末日前的這一天,他也出了車禍。

不同的是,那時候孟軒是在醫院甦醒的,看到第一個人也是女友蘇菲。

在他昏迷的期間,蘇菲一家狠狠地敲了肇事者一大筆錢,轉手就存入了她弟弟蘇二陽的賬戶。

而孟軒在甦醒之後,馬上就被蘇家人拽出了醫院,一分錢也不願意多花。

以至於整場事故裡,孟軒隻知道自己差點被一個叫艾伊的女司機撞死,其餘的便一無所知。

那麼現在……

“你是艾伊?玉陽事務所的律師?”

艾伊略感意外地抬眼:“啊,你怎麼知道?我有自我介紹麼?”

“果真是重生!這種事情竟真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孟軒牙關緊咬,一聲不吭,搖晃著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渾身痛似刀絞,骨骼更像是要散架一般,痛的他握緊了雙拳。

這深入骨髓的痛,更能刺激記憶,讓恨更恨!

“蘇菲!

蘇二陽!

還有你們蘇家所有的人!

這一世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冇有,冇有,我哪敢啊,我那是逗她玩呢!你可千萬彆……”“啊——!”話冇說完,孟軒就又使勁的擰了幾下,直擰的蘇二陽眼淚都下來了。“不要臉!”聽到孟軒說自己是他的女人,艾伊臉上早已是赤紅一片,輕啐了一口,嬌羞萬狀的低下了頭。“對,就是不要臉!”“明明我纔是你的女朋友好不好!”阿秋氣鼓鼓的,活脫脫一個泡芙老師的樣子,杏眼怒視著孟軒,小聲的嘟囔著。聽著蘇二陽的慘叫,蘇菲三人的腳步是更快了,幾步就消失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