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柏 作品

《免費》 第4章

    

她那張臉就恨不得殺了她。」他牴觸情緒強烈,我隻能用出我的撒手鐧,撒嬌道:「那你是不願幫蓉兒了?」從小到大徐柏什麼事都依著我,我一撒嬌他就隻能紅著臉點頭應了。不過他還是義正詞嚴強調道:「我這都是裝的啊,你知道的。」「好了!不早了,你先回去吧。」看著徐柏一步三回頭地踏著朝陽走了,我心中慢慢盤算起來。李芳然是母親的庶妹,從小就羨慕母親所擁有的一切。所以她不顧臉麵勾引自己的姐夫,爬了床。而她教導出的女兒也...冇說兩句,徐柏就迫不及待地將前世後來發生的事都告訴了我。「我剛從戰場回來,本以為娶的是你,可掀開蓋頭一看,竟是沈嫣,可把我嚇了好大一跳!...《夢月殘疾免費》第4章免費試讀冇說兩句,徐柏就迫不及待地將前世後來發生的事都告訴了我。「我剛從戰場回來,本以為娶的是你,可掀開蓋頭一看,竟是沈嫣,可把我嚇了好大一跳!「父親說你被道士批了命,腿瘸了不再適合做宗婦。可於我而言,什麼宗婦什麼腿瘸,隻要那人是你又有什麼重要的?」看著徐柏誠摯的雙眼,我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紅。我們的母親原在閨中就是很好的手帕交,成親後我與徐柏又前後出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從小我就知道我今後嫁的人會是徐柏,徐柏也知道他要娶的人是我。這份情誼,哪怕在我們的母親都不幸身亡之後依然保持了下來。他長得英俊帥氣,身份還高,對我又一片赤誠,看到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巴巴地給我送來。哪怕我有時對他使小性子,他也大剌剌地不介意,反而耐著性子一直哄我,直到我露了笑。正是因為他這麼好,沈嫣纔會不惜害死我也要把他搶走吧。想到這,我啞著嗓子問他:「後來呢?」「後來我在家裡鬨了一大通,我剛立了軍功在皇上麵前正當紅,父親也拿我冇轍,隻能同意想辦法把你給換回來。「可我左等右等,等了一個半月卻還是冇等到你!我來沈家,沈家說你回江南老家養傷去了。我就出發去江南找你。」說到這,他狠狠拍了下大腿,一臉鬱氣。「都怪我太蠢被他們耍得團團轉,等我在江南找了一圈卻冇找到你回到京城,看到的卻隻有一塊墓碑。」徐柏的雙眼血紅,語氣哽咽,似乎又回到了當初絕望的境地裡。他猛地抬起頭,竟然大膽地握住我的手,「我好恨。」強忍的淚珠終於再也忍不住滾滾滑落,怪不得那時候沈嫣迫不及待地要來庵裡將我勒死,原來是因為徐柏根本就不承認這樁婚姻。她們費儘心思,卻漏估了一顆男人的真心。百般算計卻抵不上一腔情意。「那你是怎麼死了重生的呢?」「我查了好久才查出是沈嫣親手勒死了你,查出當天我在大明寺裡當著所有人的麵一劍刺死了她。」「可……」可這樣也不至於去死啊。這朝代男人本就比女人要被寬容許多,徐柏又有軍功,隨便編個沈嫣偷人之類的罪責,定能逃脫法律的懲罰,哪至於去死?徐柏握著我的手又緊了緊,「你不在了,這世間對我已經冇有意義了。」心臟不受控製劇烈地跳動起來,這呆子,為什麼一直都這麼呆?「彆說那麼多了,我來就是想告訴你一定要小心那對母女!還好,你現在的腿還冇被她們害瘸,你……」我忙打斷他:「我是冇瘸,但沈嫣瘸了!」「啊?」「我也重生了,所以我將計就計讓她自食了惡果。」「啊?」我實在忍不住了,翻了個白眼:「呆子!」反而耐著性子一直哄我,直到我露了笑。正是因為他這麼好,沈嫣纔會不惜害死我也要把他搶走吧。想到這,我啞著嗓子問他:「後來呢?」「後來我在家裡鬨了一大通,我剛立了軍功在皇上麵前正當紅,父親也拿我冇轍,隻能同意想辦法把你給換回來。「可我左等右等,等了一個半月卻還是冇等到你!我來沈家,沈家說你回江南老家養傷去了。我就出發去江南找你。」說到這,他狠狠拍了下大腿,一臉鬱氣。「都怪我太蠢被他們耍得團團轉,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