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寒之 作品

《孟南絮周寒之:拒當總裁的舔狗後,她被辭退了》 第5章

    

了我一眼,開心地翹起了嘴角:“學姐,你真好。”客氣了,我在心裡默默地說。讓甲方爸爸玩的儘興也是我們乙方應儘的義務。這一折騰,就鬨到了深夜。眼看著大家都喝高了,我叫來服務生送上濃茶,一杯杯的遞過去。遞到周寒之時,我站在一米之外,安靜的看著林西西悉心的替他擦著額角的汗。男人雙眼微閉,背靠沙發,領口的釦子不知何時解開了兩顆,露出了精緻的鎖骨,清貴的輪廓在明暗交錯的燈光下,浸著一層疲憊。看來是醉了。我不忍...送走財神爺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看著遠去的邁巴赫,吳淩用胳膊肘戳我,語氣裡帶著安撫:“今晚辛苦了。”我半開玩笑道:“來點實在的吳總。”吳淩白了我一眼:“出息。”說歸說,吳大富婆還是貼心的把我送到小區樓下,並暗許我明早不用打卡。精神補償也算是落到了實處。...《孟南絮周寒之:拒當總裁的舔狗後,她被辭退了》第5章免費試讀林西西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開心地翹起了嘴角:“學姐,你真好。”客氣了,我在心裡默默地說。讓甲方爸爸玩的儘興也是我們乙方應儘的義務。這一折騰,就鬨到了深夜。眼看著大家都喝高了,我叫來服務生送上濃茶,一杯杯的遞過去。遞到周寒之時,我站在一米之外,安靜的看著林西西悉心的替他擦著額角的汗。男人雙眼微閉,背靠沙發,領口的釦子不知何時解開了兩顆,露出了精緻的鎖骨,清貴的輪廓在明暗交錯的燈光下,浸著一層疲憊。看來是醉了。我不忍打擾,轉身欲走,耳邊卻傳來了男人沙啞的呢喃聲:“絮絮。”我定在原地,雙腳跟灌了鉛一樣無法動彈,又聽到周寒之說:“老婆,彆走好嗎。”一聲老婆,讓我如遭雷擊,心口轟然炸響。視線轉向周寒之時,卻看到了林西西那張寫滿錯愕的小臉。神奇般的,我們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彙。我提醒她:“周總叫你呢。”這種纏綿不捨的語調,肯定不是叫我。林西西一愣,嘟嘟嘴,輕輕地颳了一下週寒之高挺的鼻梁,嬌嗔道:“學長,聚會還冇結束呢。”周寒之聞聲抬了抬眼皮,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驗證了我的猜測。送走財神爺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看著遠去的邁巴赫,吳淩用胳膊肘戳我,語氣裡帶著安撫:“今晚辛苦了。”我半開玩笑道:“來點實在的吳總。”吳淩白了我一眼:“出息。”說歸說,吳大富婆還是貼心的把我送到小區樓下,並暗許我明早不用打卡。精神補償也算是落到了實處。可這一夜,我卻睡得很不踏實。夢裡反反覆覆的出現那個身影,在無數個深夜裡,緊緊地擁我入懷。情到深處時,他會掐緊我的細腰,用著誘哄的語氣說:“老婆,叫大聲點。”那是周寒之不為人知的一麵。重欲,佔有慾極強。卻見不得光。我失眠了。吃。”於是我跟吳淩又來到了榮域集團。這一次,前台領著我們去了頂層的總裁辦。推門進去前,我隱約聽到了女孩銅鈴般清脆的笑聲,抬眼一看,林西西正乖巧的坐在周寒之身旁,放肆的笑。見我們進來,她立即拉開和周寒之的距離,羞澀道:“我先出去了。”“不用,”周寒之叫住她,目光落在我跟吳淩的臉上,說:“跟你的新同事打個招呼吧。”“新......新同事?”杏眸裡是一閃而過的詫異,倏忽間又蓄滿了委屈,林西西小聲道:“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