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在南山高架橋這裡碰上車禍,他下車看情況,程小姐也跟著下來了。最後他見程小姐上了救護車,他也就離開了。”說完,警察又調出幾張照片,繼續說:“南街寧巷這邊太偏,又複雜,監控很少,我們冇有找到什麼線索。關於程小姐是怎麼受傷的,我們會繼續調查,也希望程小姐她能恢複記憶,提供有用的線索。”程傑聞言,伸手輕輕地敲了敲桌麵,他對警察說:“我妹妹她的手腕和腳腕上都有勒痕。”不僅是警察,就連張辰澤都一齊猛地看向程傑...《美夢成真,我和暗戀對象結婚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程一言張辰澤,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美夢成真,我和暗戀對象結婚了》第8章免費試讀說完,程傑就轉身走出病房。

他在病房外等了一會兒,就見李嫂一臉擔憂地走了出來。

“程小姐的手腕上和腳腕上有繩子的勒痕,身上還有多處淤青。”

李嫂關上房門後,低聲對程傑說。

程傑聞言,麵容依舊冷靜,但卻皺了眉。

程傑開口說:“你去找醫生開一些藥膏給一言,等會兒,你再仔細給一言檢查一下身體。”

李嫂抬頭看向程傑,目光對視,她明白了程傑話裡的意思。

李嫂緊皺了眉頭,擔心得她想立即進病房裡檢查程一言的身子。

程傑繼續交代:“遲些我讓曾嫂也過來,這幾天,你和曾嫂要寸步不離地守著一言。”

“我知道了,程先生。”

李嫂答應。

程傑繼續說:“爺爺奶奶那邊你們先瞞著,我爸要晚上才能趕過來,到時他到了,我要是不在,你們就和我爸解釋一下一言的情況。”

“好。”

李嫂答應,又遲疑地開口問:“程小姐說的,她老公,”程傑垂眼看她,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這個你先哄著她,要是哄不到,就打電話給我。”

說完,程傑就離開了醫院。

下午六點,程傑驅車到了警局。

走進警局,卻見到了張辰澤。

程傑意外地挑眉。

一旁的警察見了程傑的神情,立馬解釋:“啊,是我們叫張先生過來瞭解一些情況。”

程傑聞言,朝張辰澤開口:“麻煩您了,張先生。”

“程先生客氣了,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一個公民的義務。”

張辰澤站在一旁,淡然道。

警察疑惑地看了兩人一眼。

他怎麼感覺這兩人之間的氛圍有些奇怪?

警察來回瞄了兩人一眼後,把兩人叫到了他身邊。

從電腦裡調出幾張圖片,警察對兩人說:“你們看看,認識這輛車,和這個人嗎?”

兩位俊朗的男子一齊湊近電腦。

兩人都忍不住湊近些,想把照片看得更清楚。

隨後,兩人一起搖了頭,說道:“不認識。”

警察聞言,又調出了幾張圖片。

他們看到了程一言的身影。

圖片顯示,程一言是從那輛私家車上下來的。

她從車上下來時,頭上就已經包上了紗布。

她下車的同時,那輛車的車主先一步下車。

警察開口說:“我們已經聯絡上了這輛私家車的車主。

這位車主說,他是在南街寧巷那裡見到程小姐的,見她受傷嚴重,他準備送她去醫院。”

警察一邊說,一邊又調出幾張照片,開口繼續說:“後來,在南山高架橋這裡碰上車禍,他下車看情況,程小姐也跟著下來了。

最後他見程小姐上了救護車,他也就離開了。”

說完,警察又調出幾張照片,繼續說:“南街寧巷這邊太偏,又複雜,監控很少,我們冇有找到什麼線索。

關於程小姐是怎麼受傷的,我們會繼續調查,也希望程小姐她能恢複記憶,提供有用的線索。”

程傑聞言,伸手輕輕地敲了敲桌麵,他對警察說:“我妹妹她的手腕和腳腕上都有勒痕。”

不僅是警察,就連張辰澤都一齊猛地看向程傑。

如果是這樣,這件事情就是一件刑事案件了,性質不一樣了。

兩位警察互看一眼,開口說道:“我們現在需要過去取證,可以嗎?”

程傑站直身子,答:“可以。”

說完,清冷的眼眸看向張辰澤。

程傑遲疑了一下,開口對他說:“張先生方便留個電話嗎?”

張辰澤微抬眼眸看向他,回答:“可以。”

程傑留了張辰澤的電話號碼,帶著警察去了醫院。

到醫院時,程一言冇有醒來。

兩名警察動作小心地檢視了她的傷口,拍了照片後,離開。

程傑送走警察,在病房門口站著。

李嫂走了出來,小聲地對程傑說:“剛纔程小姐醒來了一次,鬨著要見她的老公,我哄著她,說她老公去忙工作了,遲一些過來。”

程傑看向光滑的地麵,輕聲迴應:“嗯。”

李嫂欲言又止,最後說:“就怕等會兒程小姐醒過來,就哄不住了。”

程傑皺眉,剛想開口,一道聲音打斷了他。

他的父親程執現在才趕過來。

“怎麼站在外麵?”

程執在兩人麵前站定,開口詢問。

程傑站直身子,回答:“和李嫂談點事情。”

程執看向病房,開口問:“你妹妹情況怎麼樣?”

程傑沉默了一下,實話實答:“不怎麼樂觀。”

程執微微皺眉,推門走進了病房。

李嫂想攔,卻冇有攔住。

開門的聲音有點大,把病床上的程一言驚醒了。

程一言猛地睜開眼睛,對上了程執平靜如水的雙眸。

又一個陌生人出現。

程一言在被子裡的雙手悄悄地握成了拳,她的雙眸深處藏著無儘的恐懼和不安。

程執靜靜地看著程一言,等了一會兒,不見她開口喊他,他不由皺了眉,問道:“一言,怎麼見到爸爸,也不叫爸爸?”

身後的程傑聞言,腳步一頓,清冷的眼眸裡閃現一絲懊惱。

他太忙,都冇來得及和爸爸說一言的病情。

她在被子裡緊握的拳頭冇有鬆開,程一言仔細地打量站在她身前的人。

他長得很高,揹著燈光低頭看她。

他的麵部在光的背麵,形成一片陰影,使她看不真切。

混沌的腦子裡冇有尋到一絲有用的資訊。

她不認識他。

程一言垂下眼瞼,冇有開口叫人。

等了許久,都冇有等到程一言叫他。

程執不由緊皺了眉頭,轉頭看向程傑。

程傑挑了眉,一下不知該說什麼。

看他也冇用啊,現在為止,她也冇叫他哥哥。

她現在這樣安安靜靜,不哭不鬨已經是很好了。

程執冇有接收到兒子的信號,見兒子不理他,他隻能轉頭看向程一言,問她:“一言,是哪裡不舒服嗎?

怎麼見到了爸爸,也不叫爸爸?”

程一言聞言,抬起眼瞼看向他。

她再一次在腦海中尋找眼前男子的記憶。

因為不斷地用腦,她的腦袋開始又疼了起來。

疼痛讓她微微皺了眉,剛恢複了一些的小臉,又變得一片慘白。經聯絡上了這輛私家車的車主。這位車主說,他是在南街寧巷那裡見到程小姐的,見她受傷嚴重,他準備送她去醫院。”警察一邊說,一邊又調出幾張照片,開口繼續說:“後來,在南山高架橋這裡碰上車禍,他下車看情況,程小姐也跟著下來了。最後他見程小姐上了救護車,他也就離開了。”說完,警察又調出幾張照片,繼續說:“南街寧巷這邊太偏,又複雜,監控很少,我們冇有找到什麼線索。關於程小姐是怎麼受傷的,我們會繼續調查,也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