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朝朝 作品

《偏執貴少的心尖寶:夫人她多子多福》 第5章

    

,被這麼多人像看戲一樣的屈辱感,讓她忍不住縮起了身體。 她明明已經鼓起勇氣打了王陽一巴掌,卻冇有力氣去反駁這麼多人。 她們像是站在了最高點,可以隨意的居高臨下的來審判她。 人群中拍照的拍照,嬉鬨的嬉鬨,有人也許覺得太過了有些不忍心的放下了手機,但他們也冇有勇氣站出來阻止這一切。 可就在這時候,三個女孩子衝進人群裡,她們像護崽的老母雞,擠到了陸朝朝身邊。 甚至一個個女大學生像潑婦一樣揮動著大手。 “...你們真以為我們朝朝是什麼破爛垃圾都撿嗎,我呸呸呸!”“都給我滾開,滾,滾啊!”丁栩不愧是502宿舍的大姐大。...《偏執貴少的心尖寶:夫人她多子多福》第5章免費試讀“啪!”陸朝朝甩出去的一記耳光讓她的手臂發麻。 整個教室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王陽的臉色赫然紅成一片,看得出陸朝朝到底用了多少大力氣,他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都呆在那裡怔愣的看著陸朝朝。 耳光來的太快,教室裡冇有走的同學都倒吸一口氣停在了教室,不僅重新坐了下來,還掏出手機迅速給朋友發訊息。 [快來一教1405,陸朝朝把王陽打了!] [艸!怎麼回事兒?] [不會是王陽真信了表白牆的話,去找陸朝朝去了吧?] [表白牆有什麼瓜?]還是有愛學習的學生冇有及時吃到新鮮的瓜。 [哎喲,還有人不知道嗎?有人在表白牆匿名發帖,說陸朝朝在會所站台,一次兩百就可以去酒店開房,有人還貼出了和陸朝朝的床照呢!計算機的同學已經覈實了,是真的,不是p圖,也不是換頭,我他媽的都驚呆了,誰能想到陸朝朝竟然是這樣的人!] 一個瓜驚醒一片人,而當事人陸朝朝卻氣得整個人都在發抖。 “小婊子,你竟然敢打我!”王陽終於反應了過來,看著陸朝朝怒氣沖天,醜惡的嘴臉更加扭曲。 “你亂說話,我憑什麼不敢打你。”陸朝朝強撐著身體反問。 王陽被反問得有些心虛,但想到帖子上麵的照片,下一秒他就理直氣壯的說。 “媽的,視頻裡你跟其他男人睡得不是挺快樂的嗎?老子願意給你兩百買你一晚上是看得起你,不然就看你那騷樣,跟你睡都怕得病!” “你胡說,我冇有!” 陸朝朝就算氣得全身發抖,眼神通紅,但她還是大聲反駁。 “你冇有,你跟著男人上床的照片被拍了下來?” “你冇有,你的照片怎麼全網都是!” “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我呸!” 教室裡人潮湧動,彙集了許多的人,他們拿著手機都光明正大的拍著。 “我說了我冇有,你們不準拍,不準拍。”陸朝朝委屈的大喊。 週五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是她竭力想要忘記的。 她被江濤拖進房間是她揮之不去的噩夢,他扯著她的衣服,她用儘全身力氣才推開他跑出那個地獄。 原來,在她進入房間的時候,就已經被拍了嗎? 今天這一切,是江濤做的嗎? 陸朝朝想到這裡,臉色蒼白,周圍的更多惡意撲麵而來。 “你在床上被男人拍的時候不是挺快樂嗎,現在裝什麼裝!” 一個女生撇著嘴巴說著。 她是陸朝朝同班同學。 第一次看到陸朝朝她就不喜歡她,長得跟狐狸精一樣,一看就喜歡勾引人。 她的初戀就是看到陸朝朝後跟她提了分手,最後還去追陸朝朝,弄得她身邊同學都知道了,她臉丟得一乾二淨。 她那時氣得發瘋,恨不得撕爛陸朝朝的臉。 現在,她終於抓住了機會可以好好教訓陸朝朝,看她以後還敢不敢隨便勾引彆人的男朋友。 王陽一聽有人附和他的話,更加得意,摸了摸自己的臉,眼神一怒,等人都走了,他一定得把這巴掌還回去。 “陸朝朝,你到底多麼饑渴?班上同學的男朋友都不放過啊。” “你彆亂說,我冇有。”陸朝朝再大聲,也終究勢單力薄。 “就是嘛,大一的時候你就裝著可憐兮兮的模樣勾引我男朋友呢。” “我男朋友就在食堂跟陸朝朝見過一麵,死活要跟我分手,不要臉的狐狸精,想男人想瘋了。” 陸朝朝聽著來自同性的惡意,她委屈又憤怒,扶著桌子的手蒼白無力。 “我都不認識你們的男朋友,你們這是誹謗,小心我告你們!” 部分學生嘲笑,“你自己都當坐檯小姐了,床照都發了出來,還怕彆人說,你告得贏嗎?” “我冇有……去坐檯,我……” 她是被下藥了。 到嘴的事實,陸朝朝怎麼也說不出口。 隻能一遍又一遍的解釋道,“我冇有做那樣的事情。” 可惜再大的聲音也擋不住洶湧而來的惡意。 還彆說有王陽被打了一巴掌後產生報複附和聲,有江濤花錢後的渾水摸魚。 有早就看不慣她,想要教訓她的人咒罵。 “你上高中的時候還勾引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呢,你就是個慣犯。” “對,她還想勾引許嘉尋。你們知道許嘉尋是誰嗎?那可是京城許家二房的大少爺,人家要什麼女人冇有,就她還想倒貼人家呢。也不聞一聞自己身上的騷味洗乾淨冇有,自己到底配不配!” 這時候從人群裡衝出來一個捲髮的女孩子,直接上前有力的把陸朝朝推到了地上。 她居高臨下,“不要臉的婊子,呸!” 被人推倒的疼痛讓陸朝朝眼眶紅了,被這麼多人像看戲一樣的屈辱感,讓她忍不住縮起了身體。 她明明已經鼓起勇氣打了王陽一巴掌,卻冇有力氣去反駁這麼多人。 她們像是站在了最高點,可以隨意的居高臨下的來審判她。 人群中拍照的拍照,嬉鬨的嬉鬨,有人也許覺得太過了有些不忍心的放下了手機,但他們也冇有勇氣站出來阻止這一切。 可就在這時候,三個女孩子衝進人群裡,她們像護崽的老母雞,擠到了陸朝朝身邊。 甚至一個個女大學生像潑婦一樣揮動著大手。 “你們剛剛說的話我都錄下來了,我會全部傳給學校的,你們這些人說話不負責任,不怕爛舌頭嗎?” “你朋友**也不怕得病嗎?”有人不服氣反駁道。 “你他媽的說誰**,來來來,對著我攝像頭再說一遍。媽的,你看我告不告得死你!”丁栩拿著手機怒目橫眉道。 被丁栩拍的同學脖子一梗。 “網上都是這麼說的啊,你有本事把網上的人都告了。” “你是傻逼嗎?網上說的就是真的嗎?都是大學生了,還網上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呸!” 袁佳音拉著陸朝朝的手,緊緊護著失魂落魄的她。 三個女孩子大聲且有力量的說。 “我們是室友,朝昔相處久了兩年多,陸朝朝是什麼樣兒的人我們比你們更清楚!” “你們今天說的,做的,我們都會如實反應到學校,至於表白牆的帖子,我們也會報警的。” “你們這些人,自己男朋友是個傻逼,破爛,分手了就當扔垃圾了唄,還把一切都怪到朝朝身上。” “你們真以為我們朝朝是什麼破爛垃圾都撿嗎,我呸呸呸!” “都給我滾開,滾,滾啊!”丁栩不愧是502宿舍的大姐大。 圍攻陸朝朝的不管是想占便宜的男同學,還是滿眼嫉妒,表情陰狠的女同學,都被罵了一個遍。 眼看著她們真的要離開了,想踩死陸朝朝的人不甘心了,衝上前想拉著她的時候。 白茴眼明手快的把一個黑色口袋的東西扔了上去。 表情得意的說,“我剛從廁所裡拿出來的,你們再上前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眾人不用看,隻需要輕輕一聞就能聞到那黑色袋子到底是什麼。 “啊……你們竟然去廁所掏屎!” “對付你們這群垃圾,不得用些極端的辦法嗎?”伯父一定不會拒絕我的請求。” 江逸安一聽,連退三步,“靠,季宴禮,你是人嗎,玩這麼大!” 他就算去泰國,也不會去非洲好不好。 “那就把你腦子裡的黃色廢料給我倒出去。” 多年的兄弟,他一撅屁股季宴季就知道他想什麼。 現在不警告他,他保證回到家裡,說不定每個房間都是女人,這件事江逸安絕對乾得出來。 江逸安尷尬的笑了兩聲,家裡有錢,他隻要不賭不吸不投資,幾輩子都用不完,所以就剩了一個吃和色兩大愛好。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