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皎皎 作品

《精品閱讀新婚錯愛,瘋批總裁逼我離婚》 第37章

    

對女的很喜歡的吧,既然喜歡,也忍受的了自己的妻子給自己找彆的女人聲孩子。嗬嗬,想想都覺得好笑。黎皎皎判若無人的笑出聲來,找來三束目光。前兩束自然是帶著厭惡和不耐的,第三束麼……有那麼點興趣盎然的味道。“怎麼?黎小姐覺得這事情很好笑嗎?”盛祁南問道。“當然是好笑的了。”黎皎皎開口。“哦,既然是這樣,黎小姐是不是覺得做一個代孕媽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我不介意捨棄了這上麵是個身子乾淨的女人,屈尊降貴讓...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精品閱讀新婚錯愛,瘋批總裁逼我離婚》,主角為樓愷平黎皎皎小說精選:...《精品閱讀新婚錯愛,瘋批總裁逼我離婚》第37章免費試讀強吻?

盛祁南反常的笑了。

“黎皎皎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這麼臟的女人,想讓我對你有心思?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癡心妄想!”

肮臟,盛祁南每次說她,都是說她臟。

嗬……臟又怎麼了,總好過你這種男人!

“好了好了好了,怎麼每次我來你們都這麼劍拔弩張的,看我的有什麼事都不敢說了,你們不歡迎我,也不必用這樣的辦法吧?”

常州陵打圓場,看了唐安一眼,他已經對這樣的場麵見怪不怪了。

這女人就是賤骨頭,非要大少罵兩句才安分。

盛祁南冷哼一聲不再看黎皎皎,“有什麼事?”

他問常州陵。

“冇事我就不能來了?”

常州陵玩笑說道,但是看見盛祁南好像並冇有和自己玩笑的心情,訕訕的收了笑,從公文包中那處一遝資料放在交給唐安,“這是靜顏小姐提供的是個代孕媽媽的名單,經過檢查,十個人的身體都符合代孕的條件,盛總你可以再過目一遍。”

唐安忐忑的將名單以及照片放在盛祁南麵前。

代孕?

黎皎皎站在一邊聽的雲裡霧裡,盛祁南這樣的身份居然要找代孕媽媽,活見了鬼了?

那這一對還真是奇葩了,女的不能生,這麼大方的給自己丈夫找了是個女人代孕,而男的呢,既然娶了女的那應該也是對女的很喜歡的吧,既然喜歡,也忍受的了自己的妻子給自己找彆的女人聲孩子。

嗬嗬,想想都覺得好笑。

黎皎皎判若無人的笑出聲來,找來三束目光。

前兩束自然是帶著厭惡和不耐的,第三束麼……有那麼點興趣盎然的味道。

“怎麼?

黎小姐覺得這事情很好笑嗎?”

盛祁南問道。

“當然是好笑的了。”

黎皎皎開口。

“哦,既然是這樣,黎小姐是不是覺得做一個代孕媽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那我不介意捨棄了這上麵是個身子乾淨的女人,屈尊降貴讓你體會一次代孕的感覺。”

盛祁南冰冷的聲音說出來的話都好像是一個重磅炸彈一樣在黎皎皎耳邊炸響。

他是瘋了嗎?

還是神經不正常。

做他的代孕媽媽,嗬……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還真不好意思盛總,以我這樣的不乾淨的身子,怕是配不上你這尊貴的身份,你還是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黎皎皎退讓一步。

誰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哪根筋搭錯了真的抓著自己做那是?

黎皎皎隻要一想到有個男人裸著身體在自己身上做那麼噁心的事情,就忍不住想吐。

她這性冷淡的病,怕是這輩子都冇辦法治好了。

愷平不就是因為冇辦法忍受這個,而決定要和自己離婚的麼?

黎皎皎想想,心中忽然覺得很悲哀。

盛祁南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鬼上身了,竟然說出那麼離譜的話,幸好黎皎皎最後服軟了,要不然,她那肮臟的身子,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看過摸過上過,他怎麼可能吃的下。

不過想到這些,盛祁南忽然覺得自己火氣又要冒上來。

“滾回你自己的房間去,彆礙我的眼。”

黎皎皎對盛祁南這樣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態度很不喜歡,冷著臉反駁,“如果盛總不想看到我礙眼,最好放我離開,我也不想待在這裡讓人嫌棄。”

他以為他這個破地方很好嗎?

鬼纔想呆在這裡!

“想走?

你也得等我玩夠了玩膩了才能離開。”

盛祁南轉身不再看黎皎皎,心裡有些紛亂。

他不停告訴自己,他留著黎皎皎就是為了折磨她,看她難受纔是他的目的,這個女人是害死弟弟的罪魁禍首,他不會讓她開心的活著!

黎皎皎上樓,常州陵看她的背影顯得有些落寞。

這黎家女總裁看著也乜有外麵傳的那麼不堪入目嘛,反倒挺有意思的,而且看盛祁南現在這個樣子,怕是不簡單。

黎皎皎不知道三人在樓下聊了什麼,反正最後的結局是常州陵帶著那些資料離開彆墅,唐安則是一臉不安的樣子,應該是盛祁南冇看上那些女人。

也是,想盛祁南這樣有潔癖的男人,又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和一個陌生女人上床?

剛纔那樣說也隻不過是為了氣氣他而已。

“叮叮叮”手機響了三聲,黎皎皎拿起來看了,是黎婉婉給自己發來的簡訊,是一個陌生號碼,估計是劉瑤的手機,為了黎婉婉和嗚嗚的安全,她從不讓黎婉婉買手機,因為她怕有心人查到手機號碼然後對婉婉進行騷擾,說一些有的冇的事情。

黎婉婉有很嚴重的心臟病,受不了任何刺激。

“姐,快回電話,有事要和你說。”

署名‘婉婉’。

黎皎皎電話撥打過去,冇到一秒就被接聽了。

“婉婉,怎麼了?”

黎皎皎擔心問道。

“姐,今天我收到一個信封,上麵蓋著燕京市人民法院的印章,我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不敢隨意拆開,所以打電話問你一下。”

黎婉婉看著手裡薄薄的信封,心裡隱隱不安。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鬨上了法院?

“姐,是不是公司有什麼事啊?

是不是很重要?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我很擔心你。”

黎婉婉說道,聲音已經帶了一點點哭腔。

法院寄來的,黎皎皎都不用想太久就知道,應該是樓愷平做的。

他想離婚,但是自己不願意,所以他隻能起訴離婚。

他就一定要把事情做的這麼絕嗎?

一點餘地都不給她留?

“婉婉,你把那信封放好,不要隨意拆開,等會姐姐就回去,不用擔心,姐姐會把所有事情都解決好的好嗎?”

黎皎皎安慰黎婉婉說道。

“好。”

黎婉婉掛了電話,黎皎皎心裡開始惴惴不安。

事情發生到這個地步,樓愷平已經下定了決心要離婚了,她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辦法能挽回這個局麵。

心裡亂成一團麻,找不到頭緒理不清。

她不能再呆在這裡坐以待斃,這婚絕對不能離,她不願意離婚!對婉婉進行騷擾,說一些有的冇的事情。黎婉婉有很嚴重的心臟病,受不了任何刺激。“姐,快回電話,有事要和你說。”署名‘婉婉’。黎皎皎電話撥打過去,冇到一秒就被接聽了。“婉婉,怎麼了?”黎皎皎擔心問道。“姐,今天我收到一個信封,上麵蓋著燕京市人民法院的印章,我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不敢隨意拆開,所以打電話問你一下。”黎婉婉看著手裡薄薄的信封,心裡隱隱不安。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鬨上了法院?“姐,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