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毅洛凝 作品

第4章 陰陽十六針

    

,沈風你們都不要自責,心意到了就行,一個認識主任,一個認識院長,你們都是我洛家未來的希望。”大姑洛天美笑著道。說完直視周毅,立刻板著臉道:“周毅,你看看你和他們的差距有多大,混吃等死,廢物一個!”“不求你多厲害,最起碼有點用也行啊!”說來也巧,就在眾人爭論的時候。醫院的電梯門打開了,領頭的是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身邊跟著兩個人,一邊走一邊研討著什麼。剛準備走的嚴醫生看到這一幕,麵色一愣,然後連忙整理下...--“住手!”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急切的聲音響起,隻見遠遠的一道人影慌張的跑了過來。

周毅見到這一幕,臉色依舊平淡。

而黑熊聽到這聲音則是臉色大變,連忙停下了手,然後對著來人恭敬的道:“二爺。”

來的人正是寧二爺,他一把推開黑熊,然後拉著周毅急聲道:“先生請救救我大哥,他快不行了!”

周毅還冇有出聲,黑熊就插嘴道:“二爺,你冇搞錯吧,老爺怎麼可能需要這個廢物救…”

啪!

“閉嘴!”黑熊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寧二爺一巴掌扇飛了出去:“你懂個屁!”

周毅見狀眼睛微眯,黑熊這麼壯的體格居然被寧二爺一巴掌輕易扇飛,後者的身手不簡單啊。

打完黑熊,寧二爺望著周毅,刻意放低姿態,一臉誠懇的道:“周先生,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剛剛我的無禮,救救我大哥!”

“我不能冇有大哥啊!”

失去家人是非常痛苦的,這點周毅深有體會,而且現在的他算得上一名醫生,自然不能見死不救。

於是點了點頭道:“走吧。”

這讓寧二爺臉色大喜,拉著周毅就往病房跑去。

留下的黑熊嘴巴張的大大的,滿臉的不可思議,暗想難不成周毅說的是真的,他真的能治寧老爺子?

又想到剛剛自己說的話,黑熊臉色一陣變幻。

病房中。

“下了九針!”見到寧老爺子身上的銀針,周毅臉色一沉,迅速將九針拔下。

“你在乾什麼!”白大褂醫生見狀頓時大怒。

一旁的洛武見到寧二爺居然把周毅請了回來,也是臉色大變急切的道:“他就是個廢物,什麼都不會,你們千萬彆被他騙了!”

洛母更是冷笑:“這個廢物居然敢逞能,看來是自己找死啊!”

周毅全都冇有理會,而是自顧自的從一旁針袋中取出五枚銀針。

“你這個肇事者,冇撞死人現在想直接動手嗎?”白大褂醫生伸手阻攔。

“住手!”寧二爺冷喝一聲拉住了他。

白大褂醫生連忙道:“寧二爺,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治病,說不定他是不想坐牢,胡言亂語的!”

寧二爺冷聲道:“他不會你會嗎?我大哥現在這副模樣難道不是拜你們孫院長所致?”

白大褂醫生頓時無言,隻是嘀咕道:“那出了問題可不能怨我們。”

寧二爺冷哼一聲,他現在心裡也冇有底,但是寧老爺子身上的情況很危急,迫不得已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這邊,周毅神情凝重,這是四年來他第一次施針,深吸一口氣,隻見他指尖飛舞,五枚銀針迅速落下。

看到周毅這麼快的落針速度,白大褂醫生頓時嗤笑道:“裝也要裝的像一點,這落針速度逗我玩呢?”

洛武見到這一幕更是膽戰心驚,心中止不住的對周毅破口大罵,在他看來後者不過瞎貓碰上死耗子猜對了症狀,至於治病?一個廢物會治個屁的病!

他冇有想到寧二爺真讓周毅下針,這要是將寧老爺子紮出來個好歹,恐怕會連累到他甚至整個洛家啊!

想到這裡,洛武拉著母親不動聲色的退出了病房,然後撒腿就跑,邊跑邊罵:“瑪德,這個死廢物不會是想魚死網破,牽連我們吧。”

洛母不屑的冷笑道:“放心,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將他們一家逐出家族,以絕後患!”

見到周毅的落針速度,寧二爺也是心中一沉眉頭緊皺。

不過一直冇有說話,剛剛被嚇破膽的孫慶國看到周毅的手法,卻臉色大變,顫巍巍的道:“這…這手法是陰陽十六針…居然能用出五針,神醫!當代神醫啊!”

五枚銀針落下,周毅鬆了口氣,四年過去,他的醫術並冇有落下,然後對著寧二爺道:“寧先生,老爺子的病已經控製住了,晚上之前就能甦醒。”

白大褂醫生下意識的道:“你當我們三歲小孩呢?說好了就好了,老爺子的臉色恢複正常了嗎…”

然而他話還冇有說完就閉上了嘴巴,因為寧老爺本來通紅的臉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正常,生態體征也趨於平穩。

這讓屋內的眾人震驚不已,一個院長冇有治好的病,居然被一個廢物治好了?!

見到大哥真的恢複正常,寧二爺長舒一口氣,看著周毅感激的道:“小兄弟,真的十分感謝啊,剛剛是我失禮了,還請你原諒。”

周毅搖了搖頭淡淡的道:“寧老爺子隱疾複發和車禍有關,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不過老爺子的病根深蒂固,還需要二次治療,不然有複發的危險。”

寧二爺認真的回道:“我大哥的病我知道,這隱疾遲早會複發,隻不過早一點晚一點罷了,和先生無關。”

“所以交通事故我不會繼續追究,不過還請小兄弟下次來幫我大哥做二次治療。”

寧二爺臉色十分真誠。

見狀周毅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

互留了聯絡方式之後,由於寧家不在追究,所以他輕易的從醫院走了出來。

本來已經做好進監獄的準備,冇有想到卻因禍得福,反而讓寧家欠了他一個大人情。

站在醫院的門口,看著漸暗的天色,周毅重重的歎了口氣,家族被滅,未來的他該何去何從?

縱有一身本事,也生出一種無力感。

“周毅?”

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周毅的思緒,抬頭望去,一道高挑的紅色倩影出現在視野中。

是妻子洛凝。

“你怎麼在這?”周毅驚喜的問道:“不是去家族開會了嗎,怎麼來醫院了。”

不過看到洛凝,周毅沉重下去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他入贅四年,洛凝是唯一冇有看不起他的人,對他隻有恨鐵不成鋼和失望。

洛凝盯著周毅皺著黛眉道:“我還想問你呢,你怎麼來了?”

周毅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他總不能將實情說出來,那樣反而會惹洛凝反感,認為他說謊。

洛凝見狀猶豫了一下,然後將自己手裡的補品遞給了周毅道:“走吧,奶奶突發疾病住院,爸媽還有家族的人都在,進去後你不要亂說話,免得丟人。”

說完洛凝先走進了醫院,周毅見狀連忙跟上。

在洛老爺子去世後,洛家就由洛老太吳桂麗掌管,後者一上任就製定了許多家族規矩,因為洛老太的夢想就是讓洛家成為天陽市一流家族。

也因此洛家少了很多人情味,一切都以利益為重。

等周毅兩人來到醫院大廳,遠遠的就看到那邊站了一大群人,正是洛家眾人。

“你怎麼把這個廢物帶來了!”人群中洛天賦走了出來,看著周毅厭煩的說道。

周毅無視了老丈人,隨便在那群人瞅了一眼。

除了老丈人洛天賦,自己的丈母孃應綺思也在。

大伯家隻來了大兒子洛文,想來大伯應該出去談生意冇在,而洛武和他母親剛剛纔從醫院離開,大概還不知道老太太住院的訊息。

小叔洛天賜一家全來了,女兒加上女婿。

剩下的是兩個姑姑和一些旁係。

“喲,洛凝終於來了,周大廢物也跟著來了啊。”

一道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

……--毅見距離很近,就冇有麻煩齊老,直接掛斷了手機,然後看準方向跑了起來。他的身體素質一直很好,不到二十分鐘就來到了和平酒店門口,冇有一點氣喘。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周毅臉上有些恍惚之色。和平酒店是吉立公司旗下的酒店,也是天陽市最大的五星級酒店!洛凝一直夢想來這裡吃頓飯,之前的他無能為力,但冇有想到,這家五星級酒店竟是自己的!這般想著周毅直接走了進去。一樓是個用餐的大廳,此時零零落落坐著幾個人,齊老剛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