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毅洛凝 作品

第10章 囂張的馬文天

    

自傲道:“寧二爺放心,老爺子的病雖然很棘手,但我還是有把握能治好的。”“小李,把我的針袋拿過來!”這話讓寧二爺臉色大喜連忙道:“多謝孫院長,隻要你治好我大哥,從此你就是我們寧家的貴客!”“天致在外地冇有回來,等他回來必然登門道謝!”寧天致,寧家的家主,天陽市響噹噹的大人物!孫慶國一邊拿出銀針一邊挑了挑眉,以寧家在天陽市的能量,能和寧家扯上關係,對他來說有著莫大的好處。想到這裡,他手上的銀針快速落在...--抬頭看去,隻見一男一女走了過來。

男子臉色油白,腳步輕浮,一看就是縱慾過度的表現,在他身邊依偎著一個身材火辣的女子。

周毅看到男子皺了皺眉頭,這人他見過幾麵有些印象,名叫馬文天,是洛武那個圈子裡的大哥。

藉著有幾分背景,經常帶著洛武一幫狗腿子欺男霸女,十分囂張,所以周毅對他的印象很不好,此時淡漠瞥了他一眼後,便不再理會。

“你一個吃軟飯的居然也敢來和平酒店,身上帶的錢夠買一杯茶的嗎?”馬文天臉上帶著不屑,毫不客氣的在眾人麵前點出了周毅的底細。

他一直對洛凝有心思,可是卻求之不得,所以對於周毅他十分厭惡。

周毅隻是淡淡笑了笑,現在的馬文天在他眼中猶如一隻蒼蠅,絲毫不在意他說的什麼。

“你個廢物敢無視我?”見到周毅居然不理他,馬文天頓時眉頭一挑,十分不爽。

轉身指著女迎賓道:“你們酒店怎麼回事?他就是一個廢物上門女婿,兜比他臉都乾淨,根本在這根本消費不起,誰讓你把他放進來的?”

“而且他穿的破破爛爛的,身上全是臭味,影響我吃飯心情,趕快把他給我趕出去!”

“這個…”女迎賓有些為難的道:“不好意思,他是我們的客人,我冇有權力趕走他。”

啪!

一張白金色的會員卡直接摔在女迎賓的臉上,馬文天囂張的道:“看清楚這是什麼,現在有冇有權力?”

這裡的動靜,也是引起了其他食客的注意,此時看到這一幕,頓時嘩然聲四起。

“我靠,居然是白金會員卡!”

“我的乖乖,和平酒店的白金會員卡一年至少要消費兩百萬,而且還要有一定的背景才行!”

“看來這個男的要遭殃了,趕快灰溜溜的滾吧,要不然後果很嚴重!”

聽到眾人驚歎的聲音,馬文天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傲慢的道:“現在還有冇有這個權利?”

女迎賓看到白金會員卡,小臉嚇的蒼白,站在那裡冇有下一步的動作。

這讓馬文天臉色黑了下去,怒罵道:“快點啊!你這個服務員是不是不想乾了?”

“勞資是你們這裡的白金會員,連個廢物都不能趕?把你們經理給我叫過來!”

馬文天十分囂張,一個廢物居然敢在自己麵前逞強,非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很快,一個胖胖的中年人走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

不等迎賓回答,馬文天叫囂的聲音已經響起:“怎麼回事?聶胖子,我還想問你怎麼回事呢!”

“我來你這裡消費是為了爽,但你放一個廢物進來是不是噁心我,他有資格與我在同一家酒店吃飯嗎?”

作為白金會員,馬文天自然認識一樓的經理聶勇。

聶勇連忙賠笑道:“原來是馬少,請你稍等,我這就解決。”

說完他先是看向周毅,看其一身地攤貨,廉價感撲麵而來,聶勇的臉色瞬間黑了下去。

“丁瑤!”

聶勇一聲暴怒,把旁邊的女迎賓嚇了一大跳,連忙回道:“聶經理。”

“我說了多少遍,不要放這種乞丐進來,你還是不聽,是不是不想乾了?”

女迎賓丁瑤嚇的臉色蒼白,連忙低頭道歉:“對不起經理,這份工作對我很重要,求求你彆開除我…”

“對不起有個屁用,看你長的也挺水靈的,今晚陪本少樂一樂,你的工作就保住了!”馬文天目光在丁瑤嬌軀上來回颳著。

“馬少可是我們酒店白金會員,你伺候好一點。”聶勇冷著臉道。

“經理…”丁瑤臉色煞白祈求的道,她剛大學畢業冇多久,身體還是清白的。

“閉嘴!”聶勇冷喝一聲,馬文天來自馬家,雖然馬家隻是個二流家族,但卻是天陽市四大家族之一的黃家的附庸家族,背景很大,聶勇自然能巴結就巴結。

說完,聶勇看向周毅,冷冷的道:“這位先生,是你自己滾,還是我讓保安請你出去呢!”

周毅此時站了起來,眼中有了些火氣,一個經理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就趕走客人,還欺辱自己的屬下。

這樣的經理,不應該留在和平酒店!

於是盯著聶勇淡淡的道:“我來到這裡就是客人,你有什麼資格趕我走?”

見周毅如此淡定,聶勇眼睛一眯,暗想難不成周毅有什麼背景?畢竟現在很多富家子弟都穿的很低調。

“聶經理,彆和他廢話了!”

這時馬文天開口道:“這貨可是大名鼎鼎的洛家廢物女婿,一個吃軟飯的,狗屁背景都冇有!”

聶勇頓時來了底氣,冷笑道:“客人?你是來消費的嗎?有會員卡嗎?”

“我冇有會員卡。”周毅沉默片刻開口道。

“哈哈,廢物就是廢物!”馬文天冷笑道。

“冇有會員卡也想進來,真是癡心妄想呢。”在他身邊的女人也是不屑的道。

聶勇更是冷著臉道:“那還不趕快滾,難道要讓我叫保安請你出去嗎?”

“我還冇說完。”周毅突然開口道:“雖然我冇有會員卡,但卻是被你們老闆邀請過來的!”

這話一出,整個場麵突然一靜。

片刻後,鬨堂大笑!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這窩囊廢的臉可真大啊!”馬文天捂著肚子笑道:“還老闆,你要是和平酒店老闆請來的,我直播吃一噸翔!”

周毅冷淡的回道:“你吃不吃翔和我無關,但你今天必須為自己說的話付出代價!”

“好,好!”聶勇認為周毅這是在耍他,陰沉著臉色一連說兩個好,直接拿出呼叫機呼叫保安。

“小子,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很快一陣保安跑來,迅速將周毅包圍。

被包圍的周毅孤零零的站在那裡,雙目低垂,如果他想動手,這些保安根本不夠看的!

不過這在外人看來,周毅顯然已經認命了。

馬文天見狀笑了笑道:“聶經理,最好打斷雙腿扔出去,要不然晦氣!”

說完指著周毅不屑的道:“一個窩囊廢也敢在我麵前逞強,我玩不死你!”

聶勇點了點頭,然後吩咐道:“給我狠狠的打!”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傳來:

“我看誰敢!”

……--成今年真的有變?“就算簽了也比洛文差遠了!”羅天賜說道。“不被逐出家族就行。”洛天賦嘿嘿笑道。他生性好賭,如果被逐出家族,那他可就冇了油水可撈,冇了賭資,這比殺了他還難受!“爸,我什麼時候和吉立公司簽合約了!”洛凝一把將洛天賦拉了遠處,俏臉上滿是羞紅。洛天賦認真的道:“凝兒,你公司什麼情況我都知道,如果不想辦法,恐怕家族大會前就倒閉,那樣的話我們一家可就真的要被逐出家族了!”洛凝俏臉暗淡,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