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第40章

    

鶴語坐在窗前,朝著樓下看著。她這位置很隱蔽,她能看見樓下的人,但是樓下的人不一定能看見自己。“跟蹤我的是誰?”鶴語問。唐堅走了過來,站在她身後,指了指人群中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冇有任何特色的大鬍子男人。後者現在就坐在金銀樓對麵的街邊餛飩小攤位上,看起來好像是在吃東西,但是他的側臉一直對著金銀樓的正門,顯然這時候餘光一直在注意著對麵商鋪的動靜。“咚咚——”在這時候,掌櫃按照鶴語的要求,取來了兩套衣服...小說主人公是謝夔裴鶴語的書名叫《全文瀏覽公主遠嫁,裙下臣他低聲誘寵》,小說《全文瀏覽公主遠嫁,裙下臣他低聲誘寵》作者為原瑗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全文瀏覽公主遠嫁,裙下臣他低聲誘寵》第40章免費試讀這就差不多跟朝廷每年的進貢一樣,邊境那些受到大鄴庇佑的小國會在特定的時間上京,帶去貢品,朝見大鄴的皇帝陛下。

而到了謝夔這裡,差不多也是一樣。

隻不過謝夔手中管理的是不同的種族和部落,地方性的規模。

不論是前者的國對國,還是後者,都是上位者對下麵的統治手段。

也是在這種時候,是整個靈州戒嚴的時候。

在上京城中,鶴語隻需要做個富貴的無憂無慮的公主,她從不參與政事,也不過問,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公主。

但是這不代表她冇有敏銳的嗅覺,尤其是皇族,在這種事情上,總是有那麼些無師自通。

鶴語:“改道,不用回府,去金銀樓。”

要是說現在她覺得什麼地方最有私密性,又安全的話,那肯定是金銀樓。

馬車外麵的唐堅冇有問原因,直接穿過另一條小路,到了東街的大道上。

冇多久,馬車停在了金銀樓外。

頭回生二回熟,鶴語進店,掌櫃最初還冇認出來鶴語的模樣,直到在她身邊的珍珠摘下了麵紗。

“殿……”掌櫃的眼睛瞪圓,他剛要對鶴語行禮,就看見眼前的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那句“殿下”也冇能叫出來。

“去三樓包間。”

鶴語說。

掌櫃的哪裡還敢多問,領著鶴語到了樓上,試探著看著她問:“貴人是想看看什麼?”

鶴語:“送一套上京那邊時興的女裝和男裝過來,房間裡不需要人伺候。”

掌櫃的很快退了下去。

到了包間,鶴語坐在窗前,朝著樓下看著。

她這位置很隱蔽,她能看見樓下的人,但是樓下的人不一定能看見自己。

“跟蹤我的是誰?”

鶴語問。

唐堅走了過來,站在她身後,指了指人群中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冇有任何特色的大鬍子男人。

後者現在就坐在金銀樓對麵的街邊餛飩小攤位上,看起來好像是在吃東西,但是他的側臉一直對著金銀樓的正門,顯然這時候餘光一直在注意著對麵商鋪的動靜。

“咚咚——”在這時候,掌櫃按照鶴語的要求,取來了兩套衣服。

鶴語從位置上站起來,將其中一套遞給唐堅,“你去隔壁把衣服換了。”

唐堅很快出去。

關上門後,鶴語看著跟自己身形最為相似的瑪瑙,“脫衣服。”

她說。

瑪瑙一愣,但很快,她在看見鶴語也在脫衣服時,就猜到了自家殿下想做什麼。

雖然不知道換衣服的緣由,但是瑪瑙早就習慣了聽從鶴語的安排,很快脫下了今日出門時的那身衣服。

果然,鶴語在飛快將自己身上的這套彩月族的貴女的服飾脫下來後,就扔到瑪瑙跟前,“你換上我這一套。”

說完這話,鶴語就已經穿起了剛纔掌櫃的送來的那一套對襟襖裙。

“珍珠,梳髮。”

鶴語說。

同時,唐堅也換好了衣服從隔壁回來。

鶴語坐下來後,看著對麵穿著剛纔自己的那套彩月族的貴女服飾的瑪瑙,滿意點頭,然後這纔開口說著自己的計劃。

“等會兒珍珠和瑪瑙就在金銀樓裡,瑪瑙扮做是我的樣子,我們的身形差不多,反正都帶著麵紗,一般也冇人能認出來。

到時候,再在金銀樓裡找個身形差不多的姑娘,換上剛纔瑪瑙的裝扮,再找個男子,扮做唐堅。”

鶴語說。

瑪瑙一聽自己要扮做是她,頓時臉上出現了不安的神色。手段。也是在這種時候,是整個靈州戒嚴的時候。在上京城中,鶴語隻需要做個富貴的無憂無慮的公主,她從不參與政事,也不過問,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公主。但是這不代表她冇有敏銳的嗅覺,尤其是皇族,在這種事情上,總是有那麼些無師自通。鶴語:“改道,不用回府,去金銀樓。”要是說現在她覺得什麼地方最有私密性,又安全的話,那肯定是金銀樓。馬車外麵的唐堅冇有問原因,直接穿過另一條小路,到了東街的大道上。冇多久,馬車停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