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天生 作品

《洪興惡人》 第1章

    

破寧靜,將眾人從震驚的情緒中拉回。苦牢那地方,人出來不死也是殘廢了,更何況林天還帶了這麼多包洗衣粉。人贓俱獲,不出意外一輩子都見不到那衰仔了。...《洪興惡人林天》第5章免費試讀“什麼!那死撲街還能回來?”山雞率先打破寧靜,將眾人從震驚的情緒中拉回。苦牢那地方,人出來不死也是殘廢了,更何況林天還帶了這麼多包洗衣粉。人贓俱獲,不出意外一輩子都見不到那衰仔了。可惜,出了意外。大佬B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在...九十年代初。港島。銅鑼灣。一處隱蔽的倉庫內。陽光透過陳舊的木縫撒了幾縷下來。一位身材矮胖,禿頭的中年男子正在對麵前的一眾年輕人訓話。...《洪興惡人林天》第1章免費試讀九十年代初。港島。銅鑼灣。一處隱蔽的倉庫內。陽光透過陳舊的木縫撒了幾縷下來。一位身材矮胖,禿頭的中年男子正在對麵前的一眾年輕人訓話。此人正是洪興的十二堂主之一,銅鑼灣扛把子。江湖人稱大佬B。“你們跟了我,也有七八年了,可以說,我是看著你們長大的。”大佬B的對麵。是陳浩南,山雞,大天二,巢皮等人。大佬B吐出一個菸圈,環視著個個都是孩子時跟著他乾起來的小弟。這些人。可以說是他的心腹,他能拿下銅鑼灣也多虧了這幫人。尤其是陳浩南,當年還在學校被靚坤欺負的時候,就跟了大佬B。這些年一直把他大B當親爹一樣照顧,讓砍誰就砍誰。誰給他臉色陳浩南也是第一個衝上去反駁。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讓他省心的。想到這,大佬B表情有些深意的看了一眼站在倉庫角落的一名黑衣男子。正是林天。大佬B手下的頭號打仔。有林天在,即便是陳浩南。也隻能在大佬B手下排在第二。隻不過..此時此刻,大佬B的表情也是有些深邃。相比較聽話的陳浩南,林天一直不受大佬B的掌控。尤其是這些年,林天幫著社團做了很多事,立了很多功。就連紅星龍頭蔣先生,都十分看好林天。一個小弟太出頭,自然引起了大佬B的警惕,以及忌憚。畢竟,這銅鑼灣。是他大佬B千辛萬苦纔得到的。殊不知大佬B在打量林天的時候。林天也在心裡暗自揣測他。但林天仍舊是如往常一樣一言不發,安靜的站在原地。其實,林天是一個穿越者。五年前,一覺醒來後。林天發現自己穿越了,這是一個綜合港片的世界。各地魚龍混雜,勢力盤根交錯。洪興、東星、和聯勝、忠信義、號碼幫,虎視眈眈!而原身則是洪興大佬B手下。自從林天穿越過來後,也一直跟著他做事。林天到底是現代人穿越過去的。本身就比這些冇讀過幾天書的古惑仔聰明。再加上敢打敢拚,廢話,冇有父母牽掛,冇有朋友,錢都冇有,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不就是爛命一條,有什麼不敢的。所以很快成為大B手下頭號打仔,可惜大B太偏心陳浩南和他手下的山雞等人。哪怕林天這麼拚命,也冇有得到什麼實質性的獎勵。好事比如收租,總部開會這種事情少能賺錢和麪子的都是陳浩南去。壞事比如火拚,打場子這種要流血捱打的,往往就是林天上。就在這時大佬B緩緩開口說道:“最近蔣先生嘛,有一批很重要的貨要出手了,要防著有些不長眼的撲街去找麻煩。”“所以要從我這裡選個小弟盯著把東西安然無恙的送到飛鵝山。畢竟,你們是蔣先生的自己人嘛...”“事成之後,蔣先生肯定不會虧待你們的,銅鑼灣分出兩間酒吧來給管。”“到時候可是要錢有錢,要小弟有小弟,要馬子有馬子。”大B說完,看向麵前的小弟,意思是這個美差誰想來?可是他們是讀書少,不是傻,這種生意,最容易遇到黑吃黑,搞不好啊,命都冇了。隻怕是有命掙冇命花啊。大家都低頭默不作聲,意思很明白了。大B看這情形,佯裝失望的歎了口氣,從衣服兜裡掏出來一把簽。“既然大家都不想去,那就抽簽吧,誰命好抽到上上簽,誰就去。”摩挲著手裡的東西,大B陰冷一笑,表情有些深邃。大哥都下命令了,在不聽話就不合適了。一擁而上開始抽簽。看到簽已經全部分發了下去。大佬B:“好,大家把簽子拿出來。”下一秒。林天、陳浩南山雞等人、紛紛把簽子舉到大佬B麵前。林天的簽上赫然是“上上簽。”林天仍舊是沉默著。冇有一絲情緒流露出來。山雞興奮地大叫:“是林天!”“濱仔運氣就是好吔。辦完這件事,就是大哥了。”一旁的陳浩南大佬B則是一臉意料之中的表情,相視一笑。大佬B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啊濱啊,想不到啊,你運氣這麼好,這可是上上簽,升官發財嘍!這次回來,你可就當上大哥了,要地盤有地盤,要馬子有馬子,連我也要高看你幾分啊!”事已至此,冇什麼好說的。林天點了點頭,接過洗衣粉:“我知道了B哥。”隨後大B又拿出一包“洗衣粉”塞給他。“彆忘記啊,今晚九點,飛鵝山,把這個帶去,去準備吧。”林斌收下東西。轉身離開回去提前準備了。的餘地麼?”陳國忠笑了笑。給了他三千元和一部手機。陳國忠接著說:“手機呢,你拿著跟我們聯絡,這錢給自己買身好衣服,現在不是從前了,古惑仔也講究文明禮貌,穿西服打領帶了。”“你收拾一下,我一會讓馬軍送你出去。”..中午的陽光有些晃眼。更彆提林天剛從苦牢裡出來。感受著身上的暖洋洋,他下意識的伸手擋在眼前。這兩年,他見不得光。身旁的馬軍遞給他一瓶冰可樂,這次出獄也是馬軍全權辦理的。“重獲自由的感覺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