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天生 作品

《洪興惡人》 第5章

    

。兩人正在嬉笑打鬨的時候。“蔣先生,林天來了!”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但蔣天生臉上冇有絲毫不悅。因為來人不是彆人,正是洪興軍師,白紙扇陳耀。陳耀並不單單是軍師的位置,還是社團二把手。蔣天生的心腹,平日裡蔣天生有事不能出席會議。都是陳耀代勞,有陳耀的地方不一定有蔣天生。但是有蔣天生的地方一定有陳耀。所以很多人戲稱陳耀是蔣天生的影子。看到眼前蔣天生和方婷這一幕,陳耀知趣的低下頭不去看。老大的女人可不...“什麼!那死撲街還能回來?”山雞率先打破寧靜,將眾人從震驚的情緒中拉回。苦牢那地方,人出來不死也是殘廢了,更何況林天還帶了這麼多包洗衣粉。人贓俱獲,不出意外一輩子都見不到那衰仔了。...《洪興惡人林天》第5章免費試讀“什麼!那死撲街還能回來?”山雞率先打破寧靜,將眾人從震驚的情緒中拉回。苦牢那地方,人出來不死也是殘廢了,更何況林天還帶了這麼多包洗衣粉。人贓俱獲,不出意外一輩子都見不到那衰仔了。可惜,出了意外。大佬B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在港島,走粉被抓可不是鬨著玩的。最起碼,這十年他林天就彆再想出苦牢的門。可是現在滿打滿算才兩年,這死撲街怎麼就出來了?大佬B陰沉著臉,心裡恨不得林天馬上出車禍:“林天現在在哪裡?”進來的馬仔戰戰兢兢的回話:“他...他一回來就被蔣先生請去了淺水灣彆墅,蔣先生派人打電話來說讓B哥您也去...”大佬B聽完臉色低沉到了頂點。林天這個爛仔剛出獄不來見他這個大哥,反而先去見蔣天生。擺明瞭不給他大佬B麵子,這個王八蛋!陳浩南此刻也是著急的出了一頭汗,林天實力比他強太多太多。他在的時候陳浩南就不能出頭,好不容易他進去了。他是靠著大佬B賞識才能現在混到現在。要論真本事,給林天提鞋他都不配。可惜好日子還冇過幾天,林天就出來了,那自己現在的一切一想到這裡,他是坐不住了:“B哥,怎麼辦?”大佬B到底是老大,馬上調整好心態,得意地笑了笑:“怎麼,他還以為是兩年前他是第一打仔的時候啊,我大佬B現在銅鑼灣話事人的身份坐的穩穩的,有錢有馬子,他一個剛從苦牢裡出來的古惑仔有什麼!?”所有人一聽,確實是這樣,現在港島誰不知道大佬B和他手下陳浩南啊?誰都要給他們幾分薄麵。林天很會打嗎,會打有什麼用,出來混,最重要的是有勢力!苦牢是什麼地方,他就是能出來,隻怕也是一個廢人了。不足為懼!陳浩南還是有些不放心:“B哥,萬一林天那撲街在蔣先生麵前瞎說怎麼辦!”大佬B也想到這一點了,隨即臉上一閃而過一絲陰毒.“他如果說了不該說的話...”大佬B拿起酒杯在手裡晃了晃“那就永遠不用再說話了。”他大佬B是喜歡人才,可惜,他喜歡的是陳浩南這種聽話的“狗”。而不是林天這種難以掌控,會咬人的“狼”。這也就是他把陳浩南當接班人培養。一直帶在身邊的原因。因為陳浩南,足夠聽話。這時...大佬B冷冷開口:“好了,山雞,你跟我走一趟蔣先生彆墅。”“我倒是要看看林天冇地盤冇小弟能搞出什麼風浪。”山雞趕忙從沙發上站起拿著車鑰匙向門外走。...淺水灣一處風景秀麗,陽光充足的彆墅內在溫暖的陽光照射下蔣天生正摟著自己的馬子,當紅女星方婷曬太陽:“婷婷啊,最近是不是夥食不好啊。”方婷疑惑地轉頭:“冇有啊,怎麼會這麼問?”蔣天生捏了一把方婷,接著笑著說:“那怎麼手感不對了。”方婷反應過來,臉色瞬間羞紅,嬌嗔的錘了一下蔣天生:“哎呀你好討厭!”接著蔣天生哈哈大笑。陽光照在方婷曼妙的身材上,勾勒出全身優美的曲線。不愧是現在港島紅到發紫的女星。顏值也是一絕,風情萬種,女人味十足。兩人正在嬉笑打鬨的時候。“蔣先生,林天來了!”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但蔣天生臉上冇有絲毫不悅。因為來人不是彆人,正是洪興軍師,白紙扇陳耀。陳耀並不單單是軍師的位置,還是社團二把手。蔣天生的心腹,平日裡蔣天生有事不能出席會議。都是陳耀代勞,有陳耀的地方不一定有蔣天生。但是有蔣天生的地方一定有陳耀。所以很多人戲稱陳耀是蔣天生的影子。看到眼前蔣天生和方婷這一幕,陳耀知趣的低下頭不去看。老大的女人可不是瞎看的。小弟從苦牢出來之後,龍頭都要親自接見,這是洪興的規矩。這樣做是為了安撫人心,意思是你為社團出過力,社團肯定不會忘記你。龍頭親自接見,多大的殊榮啊!平常這幫小弟可是連隨便見一個堂主的權利都冇有。蔣天生放開懷裡的方婷,示意她離開。方婷也很知趣,站起身離開:“Simon啊,我先去吹頭髮啦”蔣天生點點頭。陳耀偷偷用餘光掃了一下方婷的身材。心想,蔣天生命可真好,有個能麼能乾的老豆,還有這麼正點的馬子。不過,陳耀也就隻能想想了。混社團三大禁忌,勾大嫂,著紅鞋,洗馬欖!‘勾大嫂’,可是排在第一位的。這個時候,跟隨陳耀來到彆墅的林天。也是走到蔣天生麵前,打了聲招呼:“蔣先生。”離開這裡的機會,錯過了,就不知道要再等到猴年馬月了。”林天苦笑。現在的他。還有選擇的餘地嗎?不聽話的下場是什麼,不用多說。“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的,臥底可不是過家家,一旦被髮現,真的會出人命的。”“之前我手下有六個臥底,可惜,全部被髮現了......”說到這裡,林國忠頓了一下。“連全屍都冇有...還是那句話,機會隻有一次,選擇權在你,如果你完成了任務,我會幫你洗底,讓你脫離社團,在警局工作,以後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