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作品

第四百九十一章 :結局

    

臉頰。時央央的臉都開始紅了起來,轉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正定定的看著什麽東西。時央央走過去,卻發現是對麵的一家海鮮檔。“你想要吃那個?”時央央的聲音傳來,葉連城這才如同剛剛回過神來一樣,說道,“不是。”時央央覺得奇怪,但是心裏麵卻將對麵的名字給記下了,在結賬的時候,葉連城將自己的卡拿了出來,時央央說道,“抱歉,他這裏不刷信用卡。”葉連城的眉頭微微揚了一下,時央央已經將自己的錢包拿了出來,認真的核對了...在葉連城朝著後花園走去的那一刻,時央央眼神便沉了下來,並且朝著旁邊的主持人走去,帶著端莊的笑容,將自己手裏麵的錄音器交給他,並且湊到了他的耳邊,說了些什麽,隻見麵前的主持人微微發愣,隨後便點了點頭。

交代好了所有的事情後,時央央便朝著白雪的父親走去。

“伯父,你好我是時央央,很久未見,多多指教。”

“嗯。你就是小葉的妻子?的確端莊大氣,很謝謝你能夠收留小女,她天生比較驕縱,還希望你能夠體諒一下。”

時央央特意來打招呼,也是為了等會兒好戲做準備,她雙手拿著羽扇,輕輕放在了腹前,她那窈窕的身材簡直是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的樣子,隻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時央央這樣的好身材,在前不久還被她麵前這個先生的女兒嘲諷過一次。

“我當然會體諒,小妹妹不懂事嘛,不過如果她做得太過分了,狗急了也會跳牆的。”

“您,您這是什麽意思?”

白父皺著眉頭想要質問時央央發生什麽事情的時候,時央央卻搖了搖頭示意沒事,隻是她提醒了白父,希望他以後管束一下自己的女兒,隨後便說自己有些不方便要去廁所,就這樣離開了。

白父帶著疑惑的心情站在原地,直到旁邊那些兄弟湊了過來,和他聊了天才讓他分神了。

……

後花園,繁星當空。

穿著一襲紅色紗裙的白雪緊張的站在池塘邊的小亭子裏,在看到緩緩而來,穿著一身西裝、文質彬彬的葉連城朝著她走來的那一刻,那‘撲通撲通’的心髒終究還是停不下來。

這一次,她要先聲奪人,一定要趕在時央央麵前,跟葉連城說,到時候要是那個錄音真的放出來,再說是她修改過的錄音,這樣子就可以了吧!

她可是和葉連城一起長大的,難不成他還要真的責怪自己不成?

“你把我叫來這裏幹嘛?我們裏麵的年會還沒有開始。”

看著臉上有些發脾氣的樣子,連忙用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並且撒嬌著:“連城哥哥,我也不是故意的呀。你能不能原諒我?還有,我把你叫出來,也隻是為瞭解釋下午所發生的的事情呀。”

“下午所發生的事情?不是說了,年會之後我再找你。”

說著,葉連城就準備轉身離開,可是卻被白雪一把拉住了手臂,並且準備撒嬌的讓他留下來的時候,旁邊一襲牡丹色旗袍的時央央也從旁邊走了過來。

“你們在這裏說什麽呢?年會那邊,很多人都在找你們呢。”

不遠處走來的時央央,彷彿成了葉連城的救星一般,葉連城連忙走到了時央央的旁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隨後便自信的看著麵前的白雪。

“白雪,晚上有些事情我們當麵對質吧,不要現在說那麽多了。而且年會的人要是處理不好,他們可是會胡說八道的!”

葉連城激動地喊著,而他也好像能夠看到,從白雪眼中閃過的那抹失望的神色,失望?為什麽會有這樣的神色?

不過,他能夠明白的就是,現在時央央出現,就是他最好的救星,而且如今要是真的和白雪在一起的時候被發現,那就死定了。

就這樣,三個人在無言之下,一起回到了年會現場。時央央的手腕上,一直搭著葉連城的手掌,這個時候,其實葉連城纔是最無助的,要不是這樣,他纔不會這麽可憐兮兮的抓著時央央的手臂。

“你過去一下,白父找你有事。”

時央央湊到了葉連城的耳邊,輕悄悄的說了一句話。葉連城明白的點了點頭,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就這樣朝著白父走了過去。隻是此時,卻沒有發現站在她旁邊的時央央已經朝著白雪走了過去,並且小心翼翼的湊到了她的耳邊。

“等會兒,希望你會喜歡,我送你的禮物。”

“哈?”

就在此時,廣播中突然放了出來下午白雪對時央央所說的話,而就在白雪變了臉色的那一瞬間,時央央也順著小路離開了。

這個錄音的出現,讓很多人的臉色都變了一下,就連白父也有些不可思議的朝著白雪看了過去。

“白父,我們……”

“你不用說話,我知道這是我女兒做的傻事,對不起,這段日子麻煩你。”

“不會,伯父……”

就在葉連城的話剛剛說完的時候,白父便朝著白雪的旁邊走去,一巴掌就這樣朝著自己的女兒的臉扇去。

“爸!”

“我以為你是想要和你連城哥哥相處一會兒就回去,可沒想到你是去……你還嫌你爸我不夠丟人是吧?”

白雪知道,自己的先發製人已經不成效果了,而且現在居然還讓時央央先發製人了。她正準備轉頭去找時央央的時候,人卻已經不見了。

而葉連城在得到主持人的回答後,也知道這個錄音器真的是時央央給的,正要去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挾罪潛逃……

正要打電話讓秘書去看看人去哪兒的時候,秘書卻已經拿了一封信走了過來。

“先生,這是夫人讓我給你的信件,您看看。”

“夫人給你的?什麽時候。”

“就是剛才,夫人已經坐車離開了。”

坐車離開?

葉連城的雙眸底下隻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或許在當下,對於他來說,時央央會這麽有計劃的成功離開,必然就是計劃了好一陣子的。可是這錄音不是下午才錄得嗎?難不成……

帶著疑慮的心情,葉連城快速的開啟了那封信,可當快速看了一眼裏麵的內容後,卻顧不上你年會的朝著外麵跑去。

……信中,訴說的是時央央做這一次事情的整體計劃,並且說這一次的計劃完成後,便會離開A國,去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除非,他知道這段時間自己哪裏做錯了,纔可以把她找回來。

我的天!他究竟做錯了哪裏?

就這樣,時央央從那件事情過後,離開了A國,她的去向,葉連城不知道,甚至去查她所去的地址的時候,都已經查不到。

葉連城絲毫不知道,他當天去查的時候,時央央彷彿瞭解他十分透徹一般的,直接住進了當地的五星級酒店,並且在第二天,踏上了去往馬爾代夫的飛機。

次日,已經離開A國的時央央,以及白雪被白父強製帶走的事情,便已經讓葉連城意想不到。白費將自己的公司徹底交給了葉連城,不用任何的條件,說這是給他們兩個人婚姻的賠償,隨後便揚聲不會再回來。

那件事情之後,白家也無法在A國待下去了,因為白雪的所作所為。

聽聞了這發生的事情後,葉念在高三畢業後,考上了當地第一名的大學後,便和季哲曄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當看到每天都習以為常的回來,上下班也正常的葉連城,她便氣憤的朝著父親責罵著。

“爸,媽都已經離開了好幾天了,你怎麽能一點都不關心呢?”

“你要我怎麽關心?你媽的去向我都不知道去哪兒,她讓我想一下我究竟哪裏做錯了,我還真的想不到。”

對於葉連城來說,之前的那些事情彷彿都是煙消雲散之後的事情了,他也根本無需要去關注。

可對於葉念來說,這樣子滿不在乎的父親,纔是讓她最氣憤的!

“那好!那我和母親也秉承著一樣的態度,你想清楚了,我在原諒你。”

一旁的季哲曄有些看不過了,皺著眉頭拉了拉她的手臂。

“行了,你不是知道你媽媽去哪兒的訊息嗎?趕緊告訴你爸爸,別讓他等著急了。”

“我不!”

當聽到季哲曄的這句話剛落下,葉連城便馬上飛奔到了葉唸的身邊,緊緊地抓著她的肩膀。

“你說你知道你媽在哪兒?趕緊和我說。”

看著父親這麽緊張的樣子,葉念心裏纔有些得意了起來,但是卻高傲的看向了一邊,說道:“爸,你別忘了我剛才所說的話!”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做錯了什麽事情,但是我必須要和在你媽媽麵前當麵承認吧!”

葉念瞪了他一眼,最終在季哲曄的麵前,就這樣和葉連城一起去了馬爾代夫。在馬爾代夫整整呆了半個月的時央央,其實已經決定換地方玩了,可是那葉連城好像沒有一點想要挽回她的心情一樣,這也讓她很是緊張。

就在這一天,她倒在沙灘上嗮太陽,便聽到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你看,我媽在那兒!”

一聲令下,葉連城就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狂奔到了時央央的旁邊,一把抱住了她,並且可憐兮兮的道歉著。

“央央,我知道是我做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知道如果不是我偏心在白雪身上,你也不會離家出走,我……”

被葉連城這膩歪的聲音弄得全身油膩膩的,時央央連忙把他推開,皺著眉頭看過去。

“行了行了!知道自己做錯就行了,不過你給我記著,以後要是有這樣的事情,我就不會留在這裏我離家出走的地方等你了。”

“你是故意等我的?老婆,你最好了。”

葉連城激動地抱著她,連連在她的臉上親了幾口這才願意放開。

就在他們沒有看到的一處,葉念站在季哲曄的一旁,季哲曄輕輕地將她的手牽起來,竟然沒有得到她的拒絕。

“季哲曄。”

“嗯?”

“你說過你會陪在我身邊一輩子的對吧?”

“嗯,不過那要看什麽情況下!”

“那行!等我畢業,我就和你在一起。”和葉連城的婚姻裏麵,在意和努力的那個人,隻有自己。永遠。她不可能讓他將孩子拿掉,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即便他不被所有的人祝福,但是,她還是要將他生下來!在想到這裏的時候,另一個清晰的想法已經浮上了時央央的腦海。那就——她要逃。這個想法剛剛落實的時候,時央央的情緒立即平靜了下來,正好在這個時候,緊閉的房門也被推開。時央央抬起頭來,卻看見是一個怯生生的小姑娘,看她身上的衣服,應該是個護工。“你好夫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