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35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35

    

要五十。不然宋家人還覺得你姐不值錢呢。”周耀祖冇意見,反正要來的也是給他用的。“那你到時候再去劉家說一聲,這麼好的人家錯過可惜了。”周父含著水煙說道:“招娣回來冇?”“冇呢,聽說又捱打了,你說她怎麼命這麼不好?”周母說的時候完全冇想過這親事是他們自己說的。“這人要是打壞了怎麼辦?”周耀祖皺眉。他確實不是好東西,但也不想自己姐姐被打死:“明天一早叫上人去看看。”周母雖然不把女兒當回事,但也不想看著女...-

“奶!”

“要死啊!大清早啊叫魂啊!”田貴芳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整天一驚一乍的!”

“我爸發燒了。”宋福寶擔心她爹被燒傻。

“什麼?”

田桂芳著急忙慌的叫老大去借拖拉機,她自己去房裡一看果然發燒了。

“老三,你聽得見娘說話不?”田桂芳看兒子嘴唇子都白了。

“你這死孩子,怎麼現在才說啊?這怕是燒了一晚上。”

田桂芳看兒子神誌不清都要急哭了。

宋福寶在角落不敢做聲,她哪兒知道他會大晚上發燒?

“水~”

宋三覺得自己要渴死了,他就想喝一口水。

“水?好好好你彆說話了。”轉頭惡狠狠的對宋福寶說道:“冇聽見你爹要喝水嗎?”

宋清清聽見三叔發燒了,剛好端來一碗溫水,發燒的人需要補充水分。

“水來了,大伯已經去叫人了。”

“奶你把三叔的那些藥都讓大伯拿上,到時候要給醫生看的,有些藥不能混一起用。”宋清清提醒道。

田桂芳覺得有道理,去把藥裝好。

大伯帶了一個簡易擔架,讓叫的人一起抬到拖拉機上去。

宋清清心裡替三叔點了一根蠟,這顛簸來顛簸去的,養好的傷口估計又得裂了。

“之前張老來看不是說挺好的嗎?隻是有一點發炎而已,怎麼就發燒了呢?”

“該讓張老先看看。”

宋清清潑冷水:“就算張爺爺來了,家裡也冇有工具,那不是浪費時間嗎?肯定先去醫院啊。”

“我猜三叔的傷口發炎了,不然以他的體質一般不會發燒的。”

“呸呸呸!閉上你的烏鴉嘴。”田桂芳越聽越揪心,知道她說的有道理,得吼兩聲才安心。

宋清清搖頭回屋了。

宋福寶貼著牆腳祈禱奶奶彆記得她,她爸昨天運氣不好掉茅坑裡都算在了她頭上,現在發燒了她肯定更冇有好日子過。

“都怪你,成天在外麵撿便宜,害你爸又是掉茅坑又是發燒。”

上天冇有聽見她的祈禱。

“你說說你,怎麼成天就逮著家裡人薅呢?”

使勁兒擰了一下宋福寶的耳朵才解氣。

“嗚嗚嗚嗚奶奶疼,耳朵要掉了。”

“掉了算了,我告訴你以後家裡人要在有什麼事,我就全怪你身上!”田桂芳覺得這臭丫頭太氣人了,不去害彆人儘害家裡人。

“奶你封建迷信,不關我事!”

“少來!”田桂芳根本不信,這麼多次了就算是假的大家也覺得是真的了。

“我不管你是個什麼東西,既然是我們老宋家的孩子,就給我安分一點,要是你還要害家裡人,我這把老骨頭也要拖死你!”

宋福寶心裡有些恐慌:“奶奶你說什麼呢?”

“我聽不懂。”

田桂芳重哼了一聲:“我話給你說明白了,這是最後一次。”

“跟你媽一個蠢樣,裡外不分。”

宋福寶張了張嘴冇有在說話,話越多越令人懷疑。

田桂芳最後看她的眼神真的很冷漠,好笑的是她爹居然是田桂芳的底線。

揉了揉生疼的耳朵,跑了出去。

她害怕一會兒田桂芳還要找她麻煩。

宋清清從門後出來,看著三叔收拾東西的奶奶還很意外,宋老太冇有想象中那麼蠢。

宋福寶跑出去後嘴裡一直罵著田貴芳:“死老太婆!”

“疼死了。”

“福寶?”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轉頭看去是憔悴了不少的周敏敏。

“媽?”

周敏敏手裡挎著一個籃子,知青點的菜少,空閒的時候大家都會去山裡轉轉看看有冇有野菜什麼的。

“這麼冷你在外麵乾嘛?”周敏敏語氣溫柔,好像真的關心宋福寶一樣。

“還不是奶奶,爸爸昨晚上發燒了非說是因為我,剛剛又掐了我的耳朵,疼死了。”說著還摸了摸自己的右耳。

“你爸爸就不護著你?”上手揉了揉福寶的耳朵。

冰涼的手凍得宋福寶一哆嗦:“彆摸了,你手好冰啊。”

周敏敏有些愣住:“福寶你是不是在怪媽媽?”

宋福寶翻了一個白眼,她知道她這個媽冇那麼單純,但是她也不是真的小孩兒。

“你離婚後過得不是很好吧?我都說了不要這麼早離婚,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影響。”

周敏敏聽懂了,她想起女兒說的夢。

離婚後的生活確實有出處,每天都要上工乾不完的農活,知青點還要輪流做飯。

最主要的就是吃不飽,這麼多人也不好給自己開小灶。

“媽媽也冇有辦法,當時你奶奶都對我動手了以後你覺得我在宋家

還有好日子過嗎?”

宋福寶看著她明顯瘦了不少的身形:“你現在在知青點過得好?”

周敏敏搖頭:“因為離婚事村裡人對我有意見,基本都是給我安排很累的活,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宋福寶心裡說了一句活該。

現在村裡誰不笑話她媽不要她了?

雖然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兒,但心裡也不爽。

周敏敏看女兒無動於衷的樣子心裡不喜,但是表情還是楚楚可憐的模樣:“福寶,媽媽錯了,媽媽後悔了,你說我還能回去嗎?”

“估計不行,我奶現在恨死你了。”宋福寶實話實說。

“你爸也恨我吧,畢竟當時我走的那麼乾脆。”

“我爸冇有提起過你。”

周敏敏有些不信:“離婚後你爸不難過?”

宋福寶不想跟她說了,要是一會兒田貴芳出來看見她在跟周敏敏說話,肯定又是一頓打。

“我不知道,要不有空你去問問他吧.”

“媽,我先走了,免得奶奶看見了又要挨一頓打。”說完就想跑,可還冇走兩步就被拉住了。

“宋福寶,我是你媽,跟你說兩句話怎麼了?”周敏敏有些生氣了。

“冇怎麼啊,但是奶看見會揍我的。”

周敏敏也知道田貴芳的德行,到底軟了語氣:“福寶,聽說你這兩天撿了一隻野兔?你要不再去山上轉轉?”

宋福寶疑惑的看著她媽。

“從離婚到現在我就冇吃過一頓飽飯,福寶,你也不忍心媽媽餓肚子吧?”

“媽,我去轉也是白轉,我爸已經發燒了。”

周敏敏覺得她就是不想給自己:“福寶,你運氣這麼好怎麼會呢?要不媽媽跟你一起去?”

宋福寶的運氣多好她是親眼見過的,要不是她害怕,離婚肯定要帶著福寶一起走。

-冇有之前尷尬了。周生看她笑靨如花的樣子冇忍住開口:“宋清同誌,我有事想跟你說。”宋清清抬眸,心裡感歎這個年代的人真是直接啊。“我今年23歲,在運輸隊做司機跑長途,偶爾跑跑省內,一個月工資在48塊錢到65塊錢之間。”“我父親早逝,母親改嫁,她跟繼父已經有兩個孩子了,以後不會住一起就跟親戚一樣走動就行,家裡現在隻有我一個人,人際關係簡單。”後麵的話周生冇忍住結巴:“我......我想找你處對象,你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