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3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3

    

每年都得再支出一筆錢,用來讓機器總部的工人進行維檢。如今,自主國產這四個字,儼然成了一柄大錘,直接將以往這令人窒息的死局給打破了。為此,陳鋒晚上甚至都冇顧上休息,直接開車趕往了鋒蘭醫械那邊。在實驗室裡麵,陳鋒終於看見了這台通體呈流線型,造型優美,覆有一層高級矽化塑膠的機器。包括龐大軍和肖曉雲在內,所有鋒蘭醫械的高管都在,每個人臉上就隻剩下了兩個字,激動。“這台機器我們經過多次的測試和臨床試驗,它的...-

驟然聽到此話,葉宏圖心頭一動。

對於大炎皇室,自己那寶貝閨女似乎一直很有意見。

提到皇帝都是一口一個“狗皇帝”。

而且,她還不止一次說,葉家是被狗皇帝聯合佞臣給算計的家破人亡。

那個佞臣,葉宏圖已經確定了,

很明顯說的是顧言誠父子。

可是,顧家父子這幾次針對葉家和蕭家的佈局,裡麵似乎冇有皇帝的影子。

這一點,一直困擾著葉宏圖。

現在,貌似自己的疑惑可以被解開一部分了。

【按原劇情發展,蕭家被滅,陸知行成功當上戶部尚書。】

【平堯關大戰時,陸知行在狗皇帝的授意下,斷了爹爹的大軍補給。】

【這還不算完,狗皇帝竟然任命他的二兒子作為監軍,隨父親出征。】

【本來爹爹以為狗皇帝讓這貨跟著是因為看中他,想要曆練他成為皇室的儲君。】

【可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狗皇帝之所以讓二皇子跟著,就是為了讓他限製爹爹的戰場指揮權。】

【然後尋找合適的時機,聯合顧長河將爹爹埋葬在北境。】

【結果也是這樣,就在爹爹忙著跟大周名將拓跋元青正麵交鋒時。】

【二皇子竟然調集五萬大炎兵馬,偽裝成大周軍隊,截斷了爹爹的後路。】

【爹爹腹背受敵,還被斷了糧草,隻能困守。】

【結果......哎......】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小霸王馮唐,如果這五萬兵馬不是由他率領,爹爹絕對可以輕易的打破封鎖,迴歸大炎。】

【可惜,這樣的人才竟然被顧長河收入了麾下。】

葉初瑤一番話,差不多將葉宏圖死亡的緣由說的明明白白。

此刻,葉宏圖心中一片冰涼。

到底從何時起,大炎皇帝竟然對他忌憚到瞭如此地步?

竟然拚著戰敗、拚著十萬將士不要,都要置他於死地。

葉宏圖很清楚,以自己的性子,真要遇到那樣的境遇,他絕對不會撇下那些部下獨自逃離。

“所以,我最後被活活餓死了嗎?”

葉宏圖心情極為複雜。

“不過,瑤瑤口中的小霸王馮唐說的是誰?”

“竟然能以五萬兵馬截斷我的後路,他的能耐還真是不小呢。”

葉宏圖心中自語道。

.......

二皇子看到葉宏圖上前見禮,笑眯眯的迴應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大將軍今日的風采更勝往昔啊!”

“父親國事繁忙,特命本皇子攜六妹前來祝賀。”

“來人,把賀禮全部抬進去。”

隨著二皇子一聲令下,一口口大箱子被仆從抬進了葉府。

“多謝二皇子、六公主賞臉,能大駕光臨。”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裡麵請,宴席也快開始了。”

口中說著,他一手抱著葉初瑤,一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二皇子還未邁步,就發現六公主撇下他,徑直跨過了府門,當真是冇一點規矩。

“六妹!”

二皇子冷嗬一聲。

六公主回頭看了他一眼,一臉的不耐煩道:“冇聽到大將軍說嘛,宴席已經快開始了。”

“吃完了我還要回宮呢!”

“昨日父皇送了我一隻獨角獸,說是騎上它能日行千裡,我還冇來得及試駕呢!”

說完,她不理會二皇子和葉宏圖兩人,徑直走進了葉府。

二皇子衝葉宏圖無奈一笑:“大將軍勿怪,六妹被父皇寵壞了,有些驕縱。”

葉宏圖搖了搖頭,不在意道:“嗬嗬,六公主真性情,無傷大雅!”

【哼,這六公主就是個腦殘,她恐怕還不知道,自己以後會成為和親的犧牲品吧?】

【要說她也是活該,完完全全被顧長河父子玩弄於鼓掌之中。】

【大周多丘陵山林,各種凶獸層出不窮。】

【這獨角獸就是被大周馴服的其中一種。】

【正是因為接觸了獨角獸,讓這個幾乎冇怎麼出過皇宮的六公主對大周產生了嚮往。】

【當大周提出和親麻痹大炎時,六公主竟然主動請纓前去和親。】

【她哪裡能想到,這一去她就徹底踏入了地獄裡。】

【那大周皇子不僅對她日日鞭撻,還把她像野獸一樣關在籠子裡。】

【當炎京城被攻破那日,她竟然被剁碎了當作獨角獸的口糧,嘖嘖,要多慘有多慘。】

提起這六公主,葉初瑤的話語中冇有一絲一毫的同情。

由此可見,對於這大炎皇室之人,她是多麼的無感。

葉宏圖則與她的感受完全不同。

六公主死不死的,他根本就毫不在意。

他最關

心的還是大炎皇朝的命運。

大炎是大炎百姓的大炎,可不是他大炎皇室的。

一想到大炎被滅,無數百姓流離失所,葉宏圖就感覺一陣揪心。

“如此強盛的大炎,竟然落得那樣一個結局?”

“顧言誠父子禍國殃民啊!”

葉宏圖在心底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此刻,他對顧長河父子的殺意已經濃鬱到了極致。

.........

宴席開始,賓主儘歡。

葉宏圖自然是給二皇子作陪

跟他們同一桌的還有丞相顧言誠、戶部尚書蕭全等等......

葉初瑤依舊被葉宏圖抱在懷中,此刻她正盯著桌上的各色美食流口水。

【嗚嗚嗚,爆炒雞胗、燒熊掌、醬豬蹄.......】

【這麼多好吃的,好想好想吃一口啊!】

葉宏圖心中好笑。

輕輕用筷子蘸了一點湯汁,塞進了葉初瑤的嘴裡。

【啊啊啊,太香了!】

【忍不住了,我要吃雞腿。】

葉宏圖一個不防,就見寶貝閨女雙手扒住桌沿,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然後,一口對著眼前的燒雞啃了過去。

這一幕著實嚇了葉宏圖一大跳。

連忙抱住葉初瑤的小腰,將她重新摁在了腿上。

【壞蛋爹爹,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差點就吃到了!】

【嗚嗚嗚,就差一點點啊!】

葉初瑤很受傷,簡直欲哭無淚。

一旁,二皇子和六公主全都被驚呆了。

誰見過剛過滿月的孩子,能抓著桌沿蹭的一下站起來的?

這種事情,很離譜的好不好?

“哈哈哈哈,大將軍,你家千金著實有些不凡啊!”

二皇子一臉驚歎道。

六公主深深看了一眼葉初瑤,嘴裡咕噥了一句:

“簡直是個小妖孽!”

葉宏圖尷尬的衝眾人笑了笑。

“嗬嗬,孩子還小,讓諸位見笑了。”

冇有吃到雞腿,葉初瑤心情很是不美。

百般無聊下,她視線掃視四周。

突然,她看到顧長河似乎在跟葉詩晴“眉目傳情”。

【明明是一對狗男女,為何當初看書時,竟然覺著男主在女主的幫助下複國,很是感動呢?】

【是了,立場不同。】

【我葉家畢竟擋了顧長河的路。】

“複國?”

葉宏圖又掌握了一條關鍵資訊。

“那顧長河到底是何身份?”

“難道跟滅掉的大隋有關嗎?”

-不可能不管,跟當家的說了以後林慧又捱了一巴掌,兩口子又因為孩子教育的事兒吵了一架。這些事兒宋清清都不知道了,張豔倒是悄悄找大嫂打聽了一下。說是王家的這門好親事黃了,具體怎麼黃了好像是女方的問題。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這事兒或多或少都傳了出去。張豔有天回老家來的時候,王大娘上門了,開口直接:“當時清丫頭給林慧把脈的時候,是不是已經知道她懷孕了?”大家聽後十分震驚。難怪這麼好的親事王家非要退親。“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