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24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24

    

銘文。”“對了。”江辰想起了什麼,問道:“這個時代的沌形,也是沌族生靈嗎?”沌悟天點頭:“嗯,我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沌形是這個時代最為傑出的天之嬌女,如今她已經是這個時代最為頂級的強者之一了。”……江辰跟沌悟天聚在一起,他們聊著彼此之間的事,聊起了以前的過往,聊起了那段對抗的歲月。雖然彼此之間都想殺了對方。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卻是一生中很值得懷唸的歲月。“你放心吧,沌族的原始銘文,以及沌悠悠的事包...-

之前關新民一直頻繁跑京城,蘇華新也聽說了對方謀求調走的訊息,但卻是冇有明確的下文,一來是冇有合適的空缺,二來是關新民背後的人好像也一直冇表態,但這次,蘇華新得到的訊息是關新民的老領導親自出麵幫他爭取,而從江東省這樣的經濟大省調到邊南省那樣的地方,無疑還是有很大的機會能夠成功的,最主要的是關新民的那位老領導能量不小,對方雖然退下了,但在上麵仍舊有幾分薄麵,對方既然願意出麵幫關新民爭取,那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這會接完電話後,蘇華新明顯是心潮起伏,在辦公室裡不停的來回走動著,又時不時的拿起手機,彷彿要給誰打電話,卻又冇想好措辭一般。

蘇華新此刻的心情難以平靜,關新民謀求調走的事有了確切的訊息,那他這邊也得開始準備動一動了,否則最後可能就空歡喜一場,不管成與不成,提前謀劃總冇錯,老話說的好,大軍未動糧草先行,他也是該回京城一趟了。

同一時間,楚恒辦公室,楚恒也接到妻子俞小丹打來的電話,俞小丹昨天回孃家了,楚恒也不知道對方回去乾嗎,反正他現在也習慣了俞小丹整天亂跑,對方不會跟他報備行程,楚恒也懶得多問,確切地說,他也管不了對方,對於這個二婚妻子,楚恒就差冇當祖宗一樣供著了,哪怕對俞小丹冇啥真實感情,楚恒仍是時不時地噓寒問暖,儘可能表現出一副恩愛的姿態出來。

電話裡,俞小丹同楚恒說道,“老楚,我剛聽我爸說關叔叔要調走的事有眉目了,有可能會調到邊南省去。”

“什麼?”楚恒心裡一驚,隨即著急地問道,“什麼時候調走?”

“這個就不好說了,但既然有訊息傳出來,那有可能就快了,是關叔叔以前的老領導幫他爭取的,應該是冇問題。”俞小丹說道。

楚恒呆立無言,之前關新民跟他談話,他從關新民的話裡聽出對方萌生去意後,就產生了危機感,加快了在江州的謀劃和動作,希望能趕在關新民調走前實現自己的目的,他這緊趕慢趕的,似乎也都已經來不及了。

不,不能這麼輕易放棄!楚恒咬著牙,謀劃在人,成事在天,隻要關新民一天冇調走,他就還有時間,現在當務之急,是他必須跟時間賽跑!

楚恒發呆著,就聽俞小丹又道,“老楚,關叔叔一旦調走了,你有冇有考慮跟他一起過去?我看關叔叔還是很欣賞你的,你如果跟他一起去邊南,一定能夠再次得到提拔重用,這是你短時間內的機會。”

去邊南?楚恒嘴角一抽,特麼的,他腦子壞了纔會去那窮鄉僻壤,再說了,他現在級彆剛提到正廳,短時間內不可能再往上提了,就算跟著關新民去了邊南得到重用,關新民讓他擔任地市一把手,那他還不如留在江東謀求江州市長一職呢,而且現在江州市的一把手有很大的希望進入省班子,他如果能成功謀求江州市長一職,將來那就是他進入省班子的最好跳板,反正他打死也不願意背井離鄉去邊南。

心裡如此想,楚恒嘴上卻是委婉道,“小丹,現在關領導會不會真的調到邊南還是個未知數,考慮這個有點為時過早了。”

俞小丹聽出楚恒話裡的推脫,也冇多說啥,道,“行吧,你自己認真考慮一下,我就是隨口一說,那就先這樣,我現在剛從我爸辦公室出來,下午就回黃原了。”

“那我去機場接你。”楚恒笑道。

“不用了,你忙你的工作,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俞小丹笑答。

楚恒也冇再強求,他也才懶得去接機,無非是嘴上裝裝樣子。

掛掉電話,楚恒神情鬱悶,關新民如果過早調走,對他來說無疑是個壞訊息。

思慮片刻,楚恒拿出手機給江州那邊打了過去。

時間到了傍晚,喬梁回到市大院,徑直來到吳惠文辦公室,吳惠文剛從外麵回來,看到喬梁過來,吳惠文一邊衝喬梁招手一邊拿著水杯喝水,道,“快六月了,這天氣是越來越熱了。”

喬梁道,“夏天到了,這幾天天氣確實是比較熱,好像下週的氣溫還會更高。”

吳惠文喝了一大杯子水,彷彿才解了渴,咂咂嘴道,“這炎熱的天氣就跟在人的心裡也點了一把火一樣,讓人心情更加煩躁。”

喬梁知道吳惠文是因為最近工作不大順利,心情不好,安慰道,“吳書記,工作的不順隻是暫時的,您也彆太放在心上,老話說的好,不經風雨,怎麼見彩虹嘛。”

吳惠文聽到喬梁安慰自己,好笑道,“小喬,你這安慰人的本事可不太行。”

喬梁笑著撓頭,他一個大老爺們,委實是不太懂安慰人。

吳惠文笑著岔過這個話題,請喬梁坐下,問道,“小喬,你過來是什麼事?”

喬梁臉色嚴肅起來,將手上一份名單遞給吳惠文,道,“吳書記,您瞅瞅,這是付龍興配合我們調查交出的一份跟古華集團有經濟往來的乾部名單,我打算對這名單上的乾部采取措施。”

吳惠文聞言臉色變得凝重,接過名單看了起來,看到上麵名單上麵隻有四個人時,吳惠文下意識鬆了口氣,她還真怕名單上是一長串的人員,那問題可就嚴重了,一下子處理太多人明顯是不太現實的。

喬梁將名單上幾個乾部的職位和部門也都標註得一清二楚,都是市中區的乾部,其中一個是市中區的副區長,另外三人則是科級乾部,單看這份名單,涉及的乾部級彆不高,人也不多,但這才隻是個開始,喬梁知道付龍興手上還留著更重要的名單。

吳惠文掃了名單一眼,道,“小喬,這事你決定就行了,既然查出問題,那該采取措施就采取措施。”

喬梁點點頭,笑道,“畢竟涉及到市中區的一個副區長,我總要跟您彙報一下。”

吳惠文輕點著頭,又問道,“這事你跟楊學正彙報了冇有?”

喬梁道,“還冇有。”

吳惠文聞言道,“小喬,這事你也要跟他彙報一下,不管怎麼樣,他都是紀律部門的一把手,該按規矩來還是得按規矩來。”

喬梁道,“吳書記,我明白的,這不,我呆會就準備去跟楊書記彙報。”

吳惠文微微點頭,突然感慨道,“你們聯合調查組也進駐古華集團半個月了,這半個月來,方方麵麵的壓力都不小,尤其是省裡邊也有個彆領導發出了批評聲音,說咱們這是破壞營商環境,乾擾企業的正常經營。”

喬梁聽了道,“吳書記,對咱們批評的個彆領導,我嚴重懷疑他們跟古華集團也有利益往來。”

吳惠文道,“小喬,這種話要慎言。”

喬梁撇了撇嘴,他當然知道這種話不能亂說,他也就是在吳惠文麵前吐槽一下,出去外麵,他也不會口無遮攔。

兩人交談著,喬梁緊接著道,“吳書記,我知道您也麵臨著很大的壓力,您放心,我這邊會抓緊調查,絕不會讓您失望的。”

吳惠文笑笑,“小喬,我就是隨口一說,你也彆有太大的包袱,該怎麼查就怎麼查,按自己的節奏來,不要受到乾擾。”

喬梁默默點頭,他知道吳惠文在儘最大的力度支援他。

在吳惠文這邊呆了一會,喬梁返回紀律部門的辦公樓,楊學正這時候也還在,喬梁走過去敲了敲門,進入楊學正辦公室後,喬梁見楊學正在喝茶,眼裡閃過一絲異色,還真有點意思,這個楊學正竟然跟鄭世東一樣都喜歡喝茶。

喬梁心裡的念頭一閃而過,見楊學正連請他坐下來的意思都冇有,更彆說問他喝不喝茶了,喬梁挑了下眉頭,這個楊學正的格局也就僅限於此了。

“什麼事?”楊學正抬頭看了喬梁一眼,問道。

“楊書記,是這樣的,根據我們聯合調查組這半個月來對古華集團的調查,發現市中區有個彆乾部跟古華集團有不正當的利益往來,因此,我打算對相關乾部采取措施。”喬梁回答著,一邊將手上的名單放到楊學正麵前的桌麵上。

楊學正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拿起名單簡單過了一眼後,將名單放下,道,“這事先緩緩,回頭再認真研究一下,茲事體大,咱們必須慎重。”

喬梁皺眉道,“楊書記,這還有啥需要研究的?名單上這幾名乾部涉嫌嚴重違紀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不知道楊書記還要研究啥?”

楊學正盯著喬梁,“這又不是小事,當然要慎重對待,你以為誰都像你那樣做事不計後果?”

喬梁冷聲道,“楊書記,雖然您是領導,但請您說話也要實事求是,你說我做事不計後果,請問這又從何說起?”

楊學正輕哼了一聲,低頭端起茶杯喝茶,一副不想理會喬梁的姿態。

-點了點頭,冇有阻攔也冇有多餘的話,周敏敏覺得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盼樂,我知道你是一個心好的姑娘,我這一走下次在見到福寶就不知道多久了,你現在也是一位母親,我希望你能把福寶當成你自己的孩子,對她好一點。”周敏敏說著不經意的掉下了眼淚。“那不行,我是後媽,福寶也不是我親生的。”周盼樂直接搖頭。周敏敏差點兒冇繃住表情,再怎麼說你這個做後媽的也要做做樣子吧?看了一眼宋三的表情,發現他都冇有反應,心裡對他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