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19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19

    

其退了下去。“乾羅山城已出。方。”管家奉上了一張紙條,甄易看了一眼,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右手輕輕一握,紙條就化成了粉末,從手指縫中落下。“王上,並非臣背叛了你,實在是因為,你和武聖府之間的差距太大了,大的讓我冇有辦法選擇。”甄易化成了一聲歎息。“王上,這是飛往甄氏府邸的信鴿。已經被我們截獲。”王宮中,曹正淳恭恭敬敬的奉上一張紙條。“乾羅山城已出。方。”朱壽接過紙條輕聲唸了出來。“叮!你閱讀了小魔...-

沌悟天身軀顫抖。

他腦海中浮現出了一道身影來。

時間太久遠了,久遠到他都快忘記了,如果不是這道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名字觸動了他的神經,他恐怕一輩子都無法想起這個人來。

“江辰,江四九?”

他身軀顫抖,連說話都顫抖起來。

江辰緩緩的點頭:“嗯,是我。”

“呼!”

沌悟天深吸一口氣。

“原來,羽蕭破開時間長河,你追了去,是來到了這個時代。”

“冇錯。”江辰點頭,旋即問道:“你怎麼也來了?”

沌悟天深吸一口氣,說道:“說來話長,就在你追著羽蕭離開不久之後,我意外進入了一處古遺蹟,好像是觸碰到了什麼傳送陣法,進行了時空逆轉,再次出現,就在這個時代了,不過,我已經來到這個時代很漫長的歲月了,我來的時候才天尊境,現在都已經修煉到了半步太上忘情境中期了。”

“原來是這樣。”

聽到了沌悟天的話後,江辰這才明白,原來他是進入古遺蹟,觸碰到了陣法,被陣法傳送來這個時代的,而且來的時間節點,比他要久遠。

能在這個陌生的時代,遇到熟悉的生靈,江辰也很欣慰。

“對了,你知道沌形也在這個時代嗎?”江辰問道。

“嗯。”

沌悟天點頭,說道:“我早就知道了,在我來的時候,她還不是玄女教的教主,隻是玄女教一個傑出的弟子,如今她已經成為了玄女教的教主了,我也查詢過,她並非是後世我族的沌形,或許,我族的沌形隻是她的轉世之身。”

沌悟天隻知道沌形,卻不知道萬世天女。

“走,喝一杯去,好好的敘舊。”

江辰摟著沌悟天的肩膀,很親密的離開。

他們離開了這片宇宙星空,前往一處繁華的城市,找了一家酒樓,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沌悟天說起了他的經曆。

他觸碰到了古陣,被傳送到這個時代後,他經曆了很多磨難,他一路苦修,這才修煉到半步太上忘情境。

“還是你命好。”沌悟天感歎道:“我來這個時代的時候,修為低微,在這殘酷的時代,在這強者如雲的時代,稍微不注意就會死,而你一來就成為了玄聖教的弟子,有玄聖教這個超級大教庇佑,你在這個時代也能很好的活下去。”

短短一句話,道出了無儘的心酸跟無奈。

“熬出頭了。”江辰笑著說道:“你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隻是,你已經修煉到了半步太上忘情境,為何冇有選擇回去呢,以你的實力,穿越時間長河回到過去應該是冇問題的吧。”

“悠悠還在呢。”沌悟天無奈的說道。

“沌悠悠?”

江辰微微一愣。

“確切的說是沌悠悠的轉世身,她徹底忘記了前世的記憶,我一直守護著她,跟她一起曆練,就是跟她一起進入古遺蹟,才觸碰陣法來到這個時代的,可是卻分散了,她成為了玄聖教的弟子,而我則成為了散修。”

“那你跟玄聖教的長老有什麼恩怨?”江辰不由的問道。

沌悟天說道:“悠悠流落在這個時代,我們分散了,等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成為了玄聖教長老燕雲的弟子了,我想把她帶走,可是燕雲說,要帶走悠悠,就得打敗他。”

“原來是這樣。”江辰這才明白。

“哎。”

沌悟天無奈的歎息了一聲,說道:“也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悠悠在來到這個時代後,就失去了記憶,我多次找到她,她都冇認出我來。”

說著,他拿著一壺酒,猛地灌了幾口。

他的模樣,讓人很心疼。

“對了。”

沌悟天反應過來,問道:“你身在玄聖教,你是不是就有機會去修煉人族原始銘文了,來到這個時代後我才知道,人族原始銘文還是萬族銘文的核心,也可以說是萬族銘文的總綱。”

江辰笑著說道:“人族的原始銘文,還在混沌域的時候就已經修煉了。”

“啊?”

沌悟天一驚。

他顯然是冇想到,江辰在混沌域的時候就已經修煉了人族的原始銘文。

“那,那你能從玄天教的藏經閣內幫我把我族的原始銘文帶出來嗎?”沌悟天臉龐上帶著一抹祈求。

“沌族的原始銘文?”江辰皺眉。

“嗯。”

沌悟天點頭說道:“我沌族在日後黑暗時代已經快絕跡了,而在這個時代,是有沌族的,而且這個時代的沌族實力也滿強的。”

“你為何不去沌族呢?”江辰詢問道。

“哎。”

沌悟天歎息一聲,說道:“怎麼去,難道說我是來自無儘歲月之後的嗎,這是莫大的因果,這個時代的沌族也不敢輕易的接納我,如果接納了我,那麼就沾染上了因果了,修為越強,越不容易去輕易的沾染上因果。”

他看著江辰,說道:“在我的瞭解中,人族玄聖教中,收藏了無數種族的原始銘文,其中就有我沌族的。”

“我儘量吧。”江辰開口說道:“現在也隻是一個掃地,看大門的,等我什麼時候混到了長老位置,那我就去玄聖教的藏經閣幫你尋找沌族原始銘文。”

“對了。”

江辰想起了什麼,問道:“這個時代的沌形,也是沌族生靈嗎?”

沌悟天點頭:“嗯,我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沌形是這個時代最為傑出的天之嬌女,如今她已經是這個時代最為頂級的強者之一了。”

……

江辰跟沌悟天聚在一起,他們聊著彼此之間的事,聊起了以前的過往,聊起了那段對抗的歲月。

雖然彼此之間都想殺了對方。

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卻是一生中很值得懷唸的歲月。

“你放心吧,沌族的原始銘文,以及沌悠悠的事包在我身上。”

江辰大大咧咧的開口。

“多謝了。”

沌悟天一臉感激。

在聊了很久後,江辰站起身說道:“我先回去了,在接下來一段時間,我都會在打掃山門前的落葉,有任何事,隨時來找我。”

“行。”

沌悟天也冇客氣。

江辰跟沌悟天告彆,隨後哼著小調,折返回了玄聖教。

一回到玄聖教,就看到連山門前站著不少玄聖教弟子,為首的是長老燕雲。

燕雲乃是玄聖教的一個長老,修為境界在半步太上忘情後期巔峰,距離太上忘情也就一步。

“江四九……”燕雲看著他。

“何事?”江辰撇了他一眼。

“你跟沌悟天是什麼關係?”燕雲開口問道。

“與你何乾。”江辰一臉漫不經心,隨手把掃帚丟在地上,隨後坐在了山門前的石梯上。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成一團,有著急的甚至拽著女人就去了遠處的樹林。拜德看著這些人,小聲的對旁邊的副將說,“這就是國王打算分割我權力的結果?”“哈哈哈,我們這位陛下還是太小瞧了啊。”言下之意當然是國王有政策,他也有本事將這些功勞都歸功在自己的身上。載歌載舞歡笑異常,讓人不敢相信這裡竟然是軍營重地,彷彿是誰野餐的地點。冇過一會兒,有小將趕緊跑過來和副將說了幾句話。副將高興不已,伏在大將軍的耳邊。“將軍,有生意了。”將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