岄喬 作品

《,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 第5章

    

話,雪蕪華冷笑一聲,徑直離開。獨留岄喬呆呆站了許久,許久。心裡湧出的無助感讓她急需想見到蒼瀾徹。她毫不猶豫朝蒼瀾徹所在的霄雲宮跑去。路上,她聽到仙侍討論。“今日那未來天妃被狐王指認是災星邪祟,簡直聞所未聞!”“就是,你說要是青丘帝姬倒也就算了,偏偏是隻又醜又低劣的雜毛狐狸!”“一定是三生石搞錯了!論出身、論相貌、論品性,雪顏跟殿下纔是天生絕配……”一字一句刺耳的話鑽入耳裡。岄喬攥緊手,竭力忽視心底...大殿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打在岄喬身上,而她此刻卻是如被雷劈般,大腦一片空白。天帝皺眉:“狐王這話從何說起?”...《可惜,她終究還是嫁不了他了:岄喬蒼瀾徹》第5章免費試讀大殿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打在岄喬身上,而她此刻卻是如被雷劈般,大腦一片空白。天帝皺眉:“狐王這話從何說起?”雪蕪華視線冷冷掃過岄喬,開了口。“這雜毛灰狐乃天煞災星命格,我青丘見她可憐纔好心收留,冇想到她竟如此膽大妄為!”“三生石不會將瀾徹殿下的紅線牽給她這個邪祟!”“必定是她用了邪術影響了紅線!”岄喬看著雪蕪華的唇一張一合,每個字都如刀戳在心口。她紅著眼望向雪蕪華,蒼白無力辯駁:“我冇有用邪術……”殿內卻是一片嘩然,議論紛紛。這時,蒼瀾徹擋在岄喬麵前:“口說無憑,既然狐王認定岄喬是邪祟,不如就請出崑崙鏡一探究竟。”崑崙鏡能驗神魔。所有邪祟魔物在它麵前都難逃蹤跡。雪蕪華瞥了一眼岄喬,冷笑點頭:“就依殿下所言。”在眾仙矚目下。天帝請出了崑崙鏡。岄喬就見眾仙圍成圈盯著她,天兵天將亦嚴陣以待,似乎隻等查出岄喬是魔物就立即拿下。而站在最前方的雪蕪華更是神色篤定。霎時,岄喬渾身僵住。心裡忍不住發慌。所有人都說她是邪祟,即便她知道自己冇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此刻卻還是不禁害怕。她不由往後一退。下一刻,一雙溫暖的大手牽住了她。這是蒼瀾徹第一次牽她的手。岄喬驚訝抬眸,對上他平靜的銀眸。“我信你。”一句話,竟莫名瞬間安撫了她驚懼不安的心。岄喬緩緩走到崑崙鏡前,忐忑往鏡中看去。鏡中漸漸發生了變幻,照出她單薄身姿——周身純淨,冇有魔氣。岄喬自己也一愣,欣喜隨即從眼裡迸發。她不是魔物!岄喬驚喜回頭,卻看見雪蕪華鐵青難看的臉色:“怎麼會……”她心一刺,笑僵在臉上。天帝負手起身:“狐王,現下真相大白,是你們青丘多慮了。”崑崙鏡無從作假,雪蕪華無話可說。岄喬被送回了天妃宮。身後,雪蕪華卻跟上警告她。“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才遮掩了身上的魔氣,但隻要我在一日,就絕不可能讓你為非作歹!”母親冷冽的聲音如刀子狠狠刺在岄喬的心上。她一瞬白了臉,看著雪蕪華喃喃問:“崑崙鏡乃上古神器,難道也能作假?”她不明白,都已經去崑崙鏡前驗過了,為何母親依舊認定她是魔物?岄喬本意隻想問個說法。雪蕪華聞言卻會錯了意,臉色驟然一變,冰冷至極。“難道你意思是,你妹妹纔是災星不成?簡直胡說八道!”“你可知,在你冇回來之前,青丘風調雨順,全是靠你妹妹護佑!”看著這樣的母親,岄喬唇舌發苦。千言萬語哽在喉嚨口,卻連半個字都說不出。雪蕪華又冷冷道:“你若是識相,就自覺退婚!”這一瞬。心被巨石砸到底。岄喬紅了眼,半響,才啞聲開口:“我不會退婚的,我喜歡瀾徹殿下,三生石也選中了我,我與他成婚合情合理。”聽見這話,雪蕪華冷笑一聲,徑直離開。獨留岄喬呆呆站了許久,許久。心裡湧出的無助感讓她急需想見到蒼瀾徹。她毫不猶豫朝蒼瀾徹所在的霄雲宮跑去。路上,她聽到仙侍討論。“今日那未來天妃被狐王指認是災星邪祟,簡直聞所未聞!”“就是,你說要是青丘帝姬倒也就算了,偏偏是隻又醜又低劣的雜毛狐狸!”“一定是三生石搞錯了!論出身、論相貌、論品性,雪顏跟殿下纔是天生絕配……”一字一句刺耳的話鑽入耳裡。岄喬攥緊手,竭力忽視心底因這些話泛起的委屈酸楚。她不管其他人的想法,隻在乎蒼瀾徹。一路跑進霄雲宮。見蒼瀾徹站在不遠處,她心下一喜,正要喚他。下一刻,卻見雪顏直直撲入蒼瀾徹懷裡。!“冥頑不靈!還不認錯!”雪顏眸色狠厲,朝她竟是下了死手!岄喬被打趴在地上,痛到極致,拿出鈴鐺想護身,下一瞬鈴鐺就直接被鞭子捲走落入雪顏手裡。雪顏高高在上俯視她,冷冷一笑。彷彿意識到什麼。岄喬心口發緊,伸手要去奪。“不要——”她想阻止,可還是晚了。隻見雪顏將鈴鐺扔在地上,運起法力狠狠踩碎。鈴鐺在岄喬眼前化為了碎片!她隻覺渾身血液似乎在這瞬間凝固。而上方,雪顏冰冷的警告直直刺入她耳裡。“不屬於你的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