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苒君笑 作品

第563章 潯陽境內

    

躲著。隻是敖翌把她一個人塞了進來,自己卻沒有進來,而是合好櫃門,立刻閃身躲在了暗處。不出多時,門閂脫落了,一道道黑影從外麵溜了進來。他們的目的十分明確,看見床上被子裏鼓鼓的,便悄然靠近床鋪,舉起手裏的劍直接刺了下去。結果刺下去才知道軟綿綿的,掀開衾被一看,裏麵竟然是個枕頭。就在這時,敖翌無聲無息地站在了他們背後。幾道黑影感官亦是十分敏銳,倏而便抬劍轉身,直朝敖翌攻去。敖翌手法極快,那劍刃鋒利無比,...霍全家連忙抬腳跟在他身後,道:“喂,你真要去啊?”

趙歇也不管霍全家去不去,反正他要去。

隻不過隊伍在營地集中時,趙歇還是看見了霍全家走在最後麵入列。

霍全家站在趙歇身邊,趙歇問他:“你不是不去麽?”

霍全家道:“你都去了,做為兄弟,我能丟下你一個人嗎?”

當日這支隊伍就出發了,為了節省時間,全是騎兵。

殊不知,等他們抵達江南流寇作亂之地時,那夥匪寇已經流竄至了潯陽境內。

這夥人在潯陽城外的深山山頭聚集安紮下來。

他們對於官府的窮追猛打是深惡痛絕。原本上百人的弟兄們,眼下就隻剩下二三十人。

這匪寇頭子一共有兄弟五人,其餘的都是追隨的小弟。

其中一人啐了一口罵道:“媽的,一路上兄弟們都跟喪家之犬似的逃路,現在來都來了,不如幹票大的!不然還以為老子怕了他們!”

另一人問:“這潯陽城裏能有什麽?”

再一人答:“還能有什麽,潯陽城裏最有名的可不就是潯陽樓家!”

兄弟幾人紛紛看向老大,道:“大哥,咱們幹是不幹?”

匪寇頭目站在山頭,望向潯陽城的方向,良久道:“先叫兄弟們進城打探情況再看。”

潯陽城正漸日熱鬧起來,全城的百姓們都在準備著節日的到來。

再過兩日,就是過端午了。

屆時城裏賽龍舟的免不了,城中大戶紛紛都資助了各自的龍舟隊伍,等到端午那一日,全城看熱鬧,圖個彩頭。

因而這兩日裏,家家戶戶除了包粽子,城裏各個龍舟也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

樓家身為潯陽的第一大家,往年卻都不參與這樣的龍舟賽。主要是家主深居簡出,對這樣的盛會不感興趣。

今年,樓千古就早早攛掇薑氏,道:“嫂嫂,你讓我哥答應咱們家也組個龍舟隊唄。”

薑氏:“這……你哥也不一定聽我的啊。”

樓千古想了想,決定道:“他要是不聽,嫂嫂你也是一家主母,咱們就自己辦。”

薑氏道:“那晚上與他說了試試看吧。”

於是晚飯時,樓千古就先開了這話頭:“端午的時候,我們也弄條龍舟去比賽吧。”

樓千吟當即拒絕道:“弄什麽龍舟,不麻煩嗎?你有那閑心,好好鑽研醫術行不行?”

樓千古翻了個大白眼,對薑氏道:“嫂嫂你看看這人,枯燥古板,寡然無味,無趣得很,在他的眼裏成天就隻有藥藥藥,再容不下別的了。這樣的男人,哪個喜歡?”

樓千吟道:“要你喜歡了?”

樓千古道:“哼,嫂嫂也不喜歡。你問她,是不是不喜歡?”

薑氏總是無端地被捲入兄妹倆的鬥法中,連忙擺手道:“沒有沒有,我沒有不喜歡。”

樓千古道:“嫂嫂是不是也想去看賽龍舟?”

樓千吟冷眼看過來,薑氏就搓搓手,硬著頭皮踟躕道:“想是想……”

樓千吟道:“你哪邊腦子想?”

薑氏改口道:“那……就不想吧。”

樓千古控訴道:“混蛋樓千吟,你這完全是蠻橫霸道不講理!明明嫂嫂很想,你非得逼她說不想!”

薑氏就勸道:“千古算了算了,咱們那天去河邊看看也不錯的。家裏沒有龍舟,但我爹孃那裏肯定有。”

樓千古一喜,道:“薑伯母薑伯伯會資助龍舟?”

薑氏點點頭,道:“嗯,每年與別的幾家交好的伯伯家都有固定資助的龍舟隊。我們就去給爹孃的龍舟呐喊助威好了。”

樓千古頓時顧不上跟樓千吟鬥嘴了,忙問:“嫂嫂你是不是每年端午都去看啊?”

薑氏道:“基本上都去。”

樓千古睨了樓千吟一言,道:“那有些人就待在他的閣樓裏孤獨終老吧,我跟嫂嫂去給薑伯伯他們喝彩去。”

樓千吟哂笑一聲道:“嗬,無所事事,不學無術,沒人能比你倆強。”

樓千古道:“那是。”

樓千吟冷聲道:“這是什麽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樓千古:“你這人就奇怪了,我反著你不行,順著你也不行。”

樓千吟正要發作,薑氏就夾了一道菜放進他的碟子裏,勸道:“侯爺快吃飯吧。”言道,敖翌若是再不過去,就一刀殺了敖三小姐。片刻,敖翌抬手下令,卻是毫無波瀾起伏地令弓箭手道:“放箭。”溫朗一驚,連忙道:“二公子,那船上的可是三小姐!這一放箭,誤傷了三小姐怎麽辦!”話音兒一落,他縱是想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隻見那些飛箭被弓箭手射向空中,轉了一個弧度,然後紛紛全朝那艘船上射去。船上有人影在快速移動,方纔船舷上的女子也已經不見了。為了躲避飛箭,他們不得不立刻躲閃進船艙裏。而這時,敖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