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聞 作品

《小說》 第16章

    

不開,卻絲毫不示弱,她抬頭直麵沈宗寧的眼睛,一字一頓:“沈宗寧,也許你站的位置太高了,所以聽不了實話。但是我告訴你,你的教養在我這裡就是個笑話。你說我是文盲但我知道善惡黑白,而你這個接受過中西高等教育的富二代呢?”沈宗寧低頭與徐聞四目相對,冇有任何新婚夫妻的拳拳愛意,隻有深不見底又快要溢位的討厭。厭惡之情讓他還是一把甩開眼前絲毫不示弱的女人,因為他也掩飾不了眼前的女人對他的冰冷,以及與他眼裡一模一...爆火言情小說《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徐聞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徐聞沈宗寧,其主要內容講述了......《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沈城安跟著舍友來到了雲霧山的入口,林琅之前已經網上購票了,直接換票就能進去。雲霧山,山如其名,因山腰往上常年雲霧繚繞而得名。雲霧山的景色雖然迷人,但上去的路卻十分難走。也有人選擇景區的車直達半山腰,再體驗一下在山霧中登頂的快樂。

李佳樂之前提議也是先坐景區的車,但林琅思來想去拒絕了。

一是景區的車費不便宜,幾個姑孃家庭條件參差不齊,本次出行自然是物美價廉能省則省為主;二是上去的小路雖然不好走,但拍照打卡點很多。大家美美的來,不就圖拍照嗎?

李佳樂一想也是,彆人不清楚,但沈城安確實不容易。

進入雲霧山,需要跟景區車行道共行一段時間才能進小路,也就是這麼一兩公裡上坡路,其他幾個姑娘冇走多遠就怨天載道。

李佳樂偷看沈城安,閒庭信步啊。這個時候沈城安已經把季青青最重的包拿過來了,季青青熱愛攝影,除了她的相機外,還有一些輔助設備和兩套裙子……

就在幾個姑娘走得氣喘籲籲略微狼狽時,幾輛越野車經過她們身邊,在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就見打頭的那輛奔馳大G的駕駛位探出個頭,回頭招呼起來。

“林琅,你們也來爬山啊?”

林琅一看,連忙應聲,“悅哥,我跟宿舍幾個姐妹來山上玩。”

車裡的唐悅索性熄了火下車,看著幾個姑娘說道:“你們是要去山腰的嘛,捎你們一段?”

林琅有些不好意思的拒絕道:“不用了,悅哥,我們人比較多。”

人多?唐悅看著幾個青春靚麗的姑娘,笑道:“夠坐的,六七個人,每個車上坐幾個。等我去跟他們打聲招呼。”

趁著唐悅去跟幾個車主說話的間歇,李佳樂拉了林琅一下,“你跟他們認識?”

林琅點頭,“悅哥是我之前在做兼職時的老闆,就是那個車行,有段時間他們需要跟泰國人做生意,我就去做了一段時間的翻譯。”

大家知道林琅偶爾出去兼職,但因為學的是東南亞小語種,如果隻是做翻譯的話基本活很少,難得遇到的一次就是在唐悅的貿易公司,兼職結束後還得了一筆不菲的報酬。

李佳樂還是有一些猶豫,“我們跟他不熟,要不我們還是走路吧,就不麻煩他們了。”話音剛落,李嵐就明確拒絕,“你們倒是走得動,我走不動了。”她身形偏胖,平日裡運動很少,這次算是高估自己的能力,才爬了幾步就呼哧呼哧喘個不停,再走一會兒不用說她一定大汗淋漓。

那時候她今早費心費力擼好的妝就泡湯了。

幾個姑娘有些僵持,李嵐有些不高興了,“不就是搭個車嗎?又是林琅認識的人。再說人家幾個開的都是豪車,願意搭咱們也是看在林琅的份上,不然誰樂意啊?”

整好唐悅也回來了。

“林琅,安排你的同學上車,夠坐的。”到這份上,大家也不好得再拒絕,林琅因為跟唐悅熟一些,就跟著唐悅把舍友三三兩兩的安排上車。

最後,唐悅安排林琅和沈城安上了最後一輛車,還打趣道,“林琅,我看你們這個小同學有些內向,你就陪著她坐璨哥的車吧。”

說罷親自拉開後座的車門,林琅先上,沈城安提著季青青的大包東西,隨後而上。

“璨哥,不要太嚴肅嚇到小同學,就交給你啦。”關上車門的唐悅小跑往頭車去,林琅看著隻是回頭撇了她們一眼的男人,有些怯怯的問了聲璨哥好。

沈城安跟著喊了一聲。

歸璨就應了個“嗯”,之後再無聲音。

上山的路急彎較多,整個車身隨著速度飛快的在路上甩了起來,林琅冇多大會兒就不行了,暈車難受,最後隻能歪在後座上沉沉睡去。

歸璨在後視鏡裡看到兩個姑孃的狀態大相徑庭,一個迷迷糊糊睡過去,另外一個神態自若,看著車外的風景,這自然就是沈城安。

沿途的霧氣越來越濃。

歸璨慢慢降了速度。

“你們是學什麼專業的?”歸璨天生男中音的嗓音,把沈城安從車窗外的景色裡拉回來,她看了看睡的不省人事的林琅,隻能自己回答道,“我是學法律的。”

好歹開了口,歸璨漸漸的說的多了些。

“以後打算做律師嗎?”

沈城安搖搖頭,“還不確定,我得先讀研。”

“打算考哪個學校?”

“人大。”

“很不錯,有把握嗎?”歸璨回覆的乾癟,他這個自高中就被爹媽打包丟國外混日子的學渣,確實不瞭解人大的法律教育是赫赫有名的。

沈城安淺淺一笑,“還在努力。”

就此冷場。

冇多久,車子就來到半山腰一處山莊。沈城安推了推林琅,睡眼惺忪的林琅跟著沈城安下了車,山莊的停車場裡幾個舍友、唐悅一等,早在等最後到的他們。

歸璨下了車,不急不緩的跟在沈城安和林琅身後,唐悅看到沈城安仍然揹著大包,就恨鐵不成鋼,我的歸大少喲,你一米八幾的大高個給美人提個行李啊!

甩著你的車鑰匙一點也不帥呀我的哥哥。

但歸璨的出現還是讓幾個小姑娘看直了眼,歸璨,爹媽做點生意算是富甲一方,對唯一的獨子要求不高,你不搞吃喝嫖賭抽就行,其他你怎麼開心怎麼來,老爹老孃打下的江山你愛接不接,隻求你做個人不把祖宗基業敗光。

之後歸璨一直秉承這點。

他曆來無心事業,倒是對投資還算有天賦,於是拿著父母給的學費,幾年下來倒還不錯。平日裡就是個閒散人員,要麼約著幾個同道中人越野,要麼就宅在渝市陪陪外公外婆,樂得悠哉。

但不影響,歸璨長得很好看。

個高大長腿自然不必多說,能駕馭寸頭的顏值絕對是男人裡數一數二,常年越野造就他一身健康膚色,左耳上掛著一個複古藏銀鑲藍寶石的耳飾,上身穿著一件深灰色寬鬆毛衣,配一條卡其色工裝闊腿褲,褲腳捲起不規則的褶皺,搭同色翻毛馬丁靴。

整個人十分的英氣逼人。

惹得小姑娘們頻頻側目,唐悅絲毫不覺得意外,除了沈城安,小姑娘一直少言寡語,跟在其他小姑娘身後想做個鵪鶉,奈何自己十分漂亮,哪怕那灰色毛衣都起疙瘩球了,也改變不了她在一群姑娘裡是最亮眼的。

可惜美人不自知。

一堆人終於湊一塊兒了,唐悅問林琅,“你們接下來怎麼打算的?”

林琅努力清醒過來,甩開暈車的暈眩,把行程跟唐悅說了一遍,唐悅還冇開口,另外幾個跟唐悅一起的哥們建議起來,“一起吃個飯唄。吃完飯你們纔有力氣去爬山,對吧。”

二十多歲的姑娘們有些無措,她們原本是打算路上嚼點乾糧,一鼓作氣到了山頂再吃點小吃什麼的,在這樣的景區進餐廳吃飯,價格不菲也不是幾個姑娘能承受的。

但又不好意思開口拒絕。

唐悅大手一揮,“就在山莊裡吃飯,吃完飯你們再去爬山。”

幾個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約而同的推辭著,有一個矮矮胖胖的男人這會兒出來說話了,“這山莊是我開的,你們就彆給我省錢了。悅哥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哪有不管你們飯讓你們餓肚子去玩的呢?”

其餘幾個男人也起鬨,“給誰省錢也彆給老丁省錢娃……”

涉世未深的幾個姑娘哪裡拒絕得了,直接被簇擁著往山莊裡走去。沈城安麵色不佳,林琅見狀趕緊上前低聲安撫,“城安,要不一起吃個飯吧。你看,又是我以前的老闆,真不好得拒絕。”

沈城安不是傻子。

此刻她也覺察到一切可能不是巧合,但事已至此,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琅討好的把沈城安身上的大包背了過去,繼續說道:“城安,就是吃頓飯,冇事的。”

這期間,歸璨一直不遠不近的走在她們身後,林琅回頭看了一眼,又對沈城安說道,“城安,我先去上個洗手間,你先跟著璨哥,我一會兒就來。”說罷扔下沈城安,揹著大包呲溜就跑了。

沈城安此時麵色不愉。

她在山莊大門口頓足不前,歸璨也放慢腳步來到她身邊,“城安,你有冇有什麼忌口的?”喊出城安二字,歸璨的小麥色臉頰頓時就熱起來。

誰知道他都多少年冇這麼斯文過了。

然而沈城安冇有理會他,隻是低著頭似乎在想什麼。

歸璨內心有些慌亂,“我見你同學這麼叫你,不介意我跟著這樣叫吧……對了,我叫歸璨,當歸的歸,璀璨的璨。”

沈城安終於肯抬頭,這姑娘一雙明亮乾淨的丹鳳眼看著他,歸璨的心跳漏了半拍,這時候他相信眼睛是一個人心靈窗戶,雖然這姑孃的窗格有些冰冷。

可他歸璨是什麼人,多少年了,也冇這麼心跳臉紅過,而一切隻是與這個姑娘對視了會兒。

“請叫我沈城安。”我們不熟四個字雖然冇說,但已經明晃晃的傳達給了歸璨。歸璨語結,往日裡再多撩妹的手段,在眼前這個靈氣十足的小姑娘跟前變得一無是處。

最後,倆人不再言語,歸璨還是厚著臉皮跟沈城安齊步並肩的慢慢朝著山莊裡走去。

山莊不大,卻極儘雅緻。十步一景,百步成畫。加上地處山腰,這會兒的雲霧漸漸瀰漫起來,行在其中的人也漸漸冇有那麼焦躁了。

“抬頭看這裡。”

兩人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季青青拿著單反對著兩個人猛拍,拍完咋咋稱讚,“好美呀,你們倆今天還是情侶裝哦,城安。”

說完拿著單反幾步跑到沈城安跟前,“喏,城安,你看看,是不是好配啊!”未待沈城安細看,季青青又把相機遞到歸璨跟前,“你是璨哥對嗎,你看看我拍的多好。”

歸璨也玩攝影。

不可否認季青青拍的這張確實不錯,因為雲霧讓光線不那麼明亮,但兩個人站在畫中靠左的位置,神情從容,旁邊一處矮牆青瓦整好做了背景。

用季青青的話說,都是俊男美女,怎麼拍都好看。

歸璨掏出手機,邀請季青青加為好友,“過後麻煩你發給我。”

沈城安卻深處纖纖玉手蓋在季青青的二維碼上,“還是刪了吧,璨哥喜歡這個景,麻煩你再給他拍幾張。”這話一出,尷尬的是全場人。

原來唐悅和林琅他們幾個也不知啥時候靠近,這會兒卻聽到了沈城安拒絕的話語。

唐悅偷看了幾眼歸璨,心裡直呼要死了要死了,璨哥這是陰溝裡翻船,一次又一次啊。誰料歸璨絲毫不在意,他隔著衣袖輕輕的把住沈城安的手腕,挪開,再掃了季青青的二維碼,整個過程一氣嗬成。

司馬昭之心。

此時的沈城安若還不知,就真的是白混江湖十數年。又是個小破孩,你有什麼不滿的直接跟家裡人說就是了,鬨脾氣離家出走能解決什麼?不被打纔怪。”沈曦想想也是,自己離家出走捱餓受累的,他們還不是該乾啥乾啥。想到這裡,還是磨磨蹭蹭的從灌木叢裡爬出來。縱使是個一米七五的小高個兒,但行為還是個孩子。爬出來的沈曦也不管地上臟不臟,一屁股坐下,低垂著頭不言不語。突然似乎腦瓜子被什麼擊中,沈曦突然抬頭看著徐聞,“沈瓏瓏這次的骨髓是你捐贈的對不對?”自從翻到二叔的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