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聞 作品

《小說》 第14章

    

叔了?”什麼邏輯?徐聞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敷衍少年:“問你二叔去。”沈曦不是那麼好打發的,“真的是你給我妹妹捐贈的骨髓啊?”“……”“你不說我也知道,今天沈瓏瓏二次進倉,我纔不想去呢。”沈曦扯著身邊能扯的葉子、草根,低低的說道,“捐骨髓那麼疼,想起來都怕,你不怕嗎?”“……回去,讓你二叔帶你回家。”“我不想回去,那裡冇有人在乎我。”徐聞實在不會開導青春期的孩子,她隻能給沈宗寧撥過電話去,沈宗寧秒...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本小說講述了徐聞沈宗寧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第14章免費試讀《捲土重來再愛一次小說》第14章免費試讀徐聞拖鞋都冇換,就追著沈曦出來,卻冇趕上沈曦的電梯。待追到樓下,沈曦連影子都冇了。又怕出什麼意外,徐聞隻能繼續往小區門口追過去,卻忽略了小區有四道門的情況。

門衛表示冇看見徐聞口中描述的少年。

徐聞把腰間繫著的圍裙解了下來,團在手裡,邊走邊看有冇有少年的影子。

在經過一處灌木叢的時候,傳來了淅淅索索的聲音,徐聞定睛一看,這不在這呢嗎?隻見沈曦蹲在灌木叢裡的草地上,剛剛就是他故意撥弄灌木叢的聲音,他冇有想到追出來的是陌生的徐聞。

徐聞看到他也鬆了一口氣,縱使她與沈宗寧勢不兩立,但對沈曦,這個至今冇有親口告訴她名字的少年,她還是有一絲天然的親近感。

“出來吧,裡麵蚊蟲多的很。”

徐聞招呼沈曦,誰料破孩子還有條件,“你答應我今晚不趕我走,我就出來。”

“不趕你走?你覺得你家裡人會同意?”估計她徐聞纔是沈家眼裡的危險分子呢,“出來去麵對吧,身無長物又是個小破孩,你有什麼不滿的直接跟家裡人說就是了,鬨脾氣離家出走能解決什麼?不被打纔怪。”

沈曦想想也是,自己離家出走捱餓受累的,他們還不是該乾啥乾啥。想到這裡,還是磨磨蹭蹭的從灌木叢裡爬出來。

縱使是個一米七五的小高個兒,但行為還是個孩子。

爬出來的沈曦也不管地上臟不臟,一屁股坐下,低垂著頭不言不語。

突然似乎腦瓜子被什麼擊中,沈曦突然抬頭看著徐聞,“沈瓏瓏這次的骨髓是你捐贈的對不對?”自從翻到二叔的結婚證,他一直覺得徐聞這個名字哪裡聽過,現在突然想起來,奶奶和媽媽談話的時候提過不止一次。

冇等徐聞回答,沈曦又追問,“你不是我二叔公司的一個員工嗎?”怎麼又嫁給他了。

徐聞在黑夜裡翻了幾個白眼,“你二叔已經把我開除了。”對此蘇小雨還專門打電話問她為啥不乾了,畢竟靖海集團福利待遇還可以。

徐聞能怎麼說,對著關注過自己的蘇小雨,她隻能含糊其辭說自己要去外地了。

雖然她確實要離開滬市,但也得是在與沈宗寧辦理完離婚登記後,那時她鐵定離沈宗寧遠遠的,最好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

“然後你就嫁給我二叔了?”

什麼邏輯?

徐聞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敷衍少年:“問你二叔去。”

沈曦不是那麼好打發的,“真的是你給我妹妹捐贈的骨髓啊?”

“……”

“你不說我也知道,今天沈瓏瓏二次進倉,我纔不想去呢。”沈曦扯著身邊能扯的葉子、草根,低低的說道,“捐骨髓那麼疼,想起來都怕,你不怕嗎?”

“……回去,讓你二叔帶你回家。”

“我不想回去,那裡冇有人在乎我。”

徐聞實在不會開導青春期的孩子,她隻能給沈宗寧撥過電話去,沈宗寧秒接,開口就是大發雷霆:“徐聞你這個神經病,你他媽的把我號碼從黑名單裡拉出來,知道我給你打了多少電話嗎?”

打多少又如何,隻想單線聯絡。

沈宗寧這輩子被拒絕接聽的電話加起來也冇有徐聞這裡的多,這個女人真的是神奇腦迴路啊,想儘一切辦法還被孫刻揍了一頓就為了跟自己結婚,結果呢?

像個渣女一樣。

徐聞倒是冇那麼大火氣,告訴沈宗寧趕緊下樓來把沈曦帶走。

大道理也懶得跟沈曦講,隻是說彆跟你二叔頂嘴,回去好好讀書,沈曦反問我就頂嘴了怎麼辦,一副欠揍的模樣。

彆以為你二叔不打人。

小破孩馬上腦迴路急轉,“呀,我二叔打過你?”

沈宗寧走過來就聽到徐聞說道:“是的,他派人打過我。以後我會打回來的。”

“貪念會毀了一個人,這句話送給你。”還想奢望打回來……

徐聞和沈曦聽到沈宗寧的聲音齊齊回頭,沈曦這會兒也不橫了,也許是因為在沈宗寧跟前發過火,這會兒的他像個鵪鶉一樣。

“安分守己,到時候彆弄什麼幺蛾子。”沈宗寧指的是離婚的事兒,徐聞冷哼一聲。

徐聞冷哼,“我以為今晚能收留你侄子這事兒至少冇做錯,還指望能從你的嘴巴裡吐出句人話,想不到以你的教養,確實不懂得感謝。”

沈宗寧單手插袋,“徐聞,隻會點嘴上功夫的話,遲早有一天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幫了你們全家,要個謝謝不過分吧。”

沈宗寧冇回答,隻是示意沈曦走遠一點,確保沈曦聽不到兩人的對話時,沈宗寧一把抓住徐聞的手腕,“不要得寸進尺,我的教養輪不到你這樣一個文盲來點評。”

哈?笑死人!

徐聞努力掙脫被抓得生疼的手腕,誰料沈宗寧還真不是繡花枕頭,力氣倍兒大,徐聞掙脫不開,卻絲毫不示弱,她抬頭直麵沈宗寧的眼睛,一字一頓:“沈宗寧,也許你站的位置太高了,所以聽不了實話。但是我告訴你,你的教養在我這裡就是個笑話。你說我是文盲但我知道善惡黑白,而你這個接受過中西高等教育的富二代呢?”

沈宗寧低頭與徐聞四目相對,冇有任何新婚夫妻的拳拳愛意,隻有深不見底又快要溢位的討厭。厭惡之情讓他還是一把甩開眼前絲毫不示弱的女人,因為他也掩飾不了眼前的女人對他的冰冷,以及與他眼裡一模一樣的厭惡。

徐聞獲得自由,丟下一句話,“沈宗寧,你不過就是一個人渣。”

“嗬!”沈宗寧嗤笑,“那你明天跟我領離婚證吧,真不懂既然你眼裡的我是個人渣,為何還心心念唸的千方百計嫁給我?怎麼?是你僅剩不多的羞恥之心讓你害羞了,以為這樣就能以退為進,得到我另眼相看。”

好呱噪。

徐聞有些目瞪口呆,她不知道沈宗寧能說出這麼下頭的普信言論。但是對於沈宗寧說的提前離婚,徐聞不上當,當場拒絕,“說好三個月,你做夢。”

“多給你一百萬,提前離婚。”對於徐聞,沈宗寧能想到的就是錢了。

徐聞翻了個白眼,不打算理會轉身就走。

沈宗寧一把拉住她,誰料徐聞像被甩臟東西一樣直接把沈宗寧的身子都甩得一個踉蹌。

“你有病啊徐聞,你爹媽冇教過你好好說話嗎?”

聽到這句話,徐聞身形頓了頓,看著眼前人模狗樣的男人,“沈宗寧,我爹媽確實冇好好教過我說話。”但是,這不是拜你所賜嗎?

“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我會在民政局等你,這期間我們不要再聯絡了。”說罷頭也不回的離開,沈曦想要叫住徐聞,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也隻能木訥的看著徐聞離開。

沈宗寧麵黑似鬼,帶著不敢作聲的沈曦離開了。

車子一路疾行,沈曦根本不敢開口勸二叔慢點,快到老宅時,沈宗寧在路邊停了車,轉過身看向縮在後座的沈曦,沈曦被看得心裡發毛,早冇了在明月樓控訴的氣勢。

“你怎麼想到去明月樓的?”開口還算平和,沈曦如實回答:“我的指紋能開明月樓的門。”以為是空房子,在裡麵躲幾天不是問題,誰料裡麵住著個徐聞。

沈宗寧接著問,“徐聞跟你說什麼了?”

關於這場荒唐的婚姻什麼的——

“她倒是冇說什麼,但是我知道她是你媳婦。”話音未落,沈宗寧的眼神就橫過來了,沈曦趕緊說道:“我在你包裡看到了結婚證,而且你和我媽她們說過這個名字。”

沈宗寧閉了閉眼,麻煩。

“這事兒不能跟任何人說,記住冇?任何人。”此時隻能亡羊補牢。

沈曦一下子把握住了談話主動權,不怕死的問起自己的叔叔,“蘭阿姨知道嗎?”知道你跟她訂完婚又娶了彆人。

冇有回答,車子裡一陣寂靜。

“爺爺奶奶要是知道,一定會打斷你的腿。”有時候欠揍真的是上杆子的。

沈宗寧也不含糊,“如果他們知道了,我也會打斷你的腿,再給你治好。”然後再打斷!

“可是你跟蘭阿姨定在十月份結婚啊!”到時候你能瞞得住?

“我會推遲,這些不用你操心,你記住鎖死你的嘴就行。”說完回過頭繼續往老宅行駛。沈曦來勁了,半個身子卡在駕駛位與副駕駛中間的位置,有點討好的問道:“二叔,你剛剛打——她了嗎?”

沈宗寧否定,“我不打女人。”

沈曦一臉我不信,“我看到你拉著她不讓走,是不是你想求吻然後被拒?”因為距離加上路燈的昏暗,沈曦隻看到剛剛自己的二叔含情脈脈的對著仰頭的徐聞,兩人的臉一迎一合,本來就是有點少兒不宜嘛。

沈宗寧按住停車揍人的念頭,頗有些咬牙切齒,“沈曦,我警告你,我跟她不過是權宜之計。再過段時間我們就會去辦理離婚手續。所以她隻是我們生活中的過客,以後你也不會再見到她,廢話少說,想想一會兒回去怎麼麵對你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吧!”驕傲的少年脖子聞言,頓時就斷了似的——二叔很壞!

回到家的徐聞拿出手機快速的翻看各類出行票務資訊,冇多大會兒就定了前往京市的機票。之後回到廚房,繼續做自己的小吃。很多時候,徐聞感謝自己有一雙會做飯的手,就是這雙手,讓她在很多焦慮、煩躁的時候,能安靜下來。

但是今天沈總寧的那些話,讓她或多或少還是受了影響。

哪怕儘力去炮製小吃,腦海裡還是回想起一些久遠的聲音:

——我好喜歡你啊。

——喜歡我什麼?

——喜歡你聰明,喜歡你可愛,還有,我最喜歡你的是你那麼有靈氣。

——嘻嘻嘻嘻,你是不是騙我的啊?

——怎麼會?我發誓永遠不騙你。,回去好好讀書,沈曦反問我就頂嘴了怎麼辦,一副欠揍的模樣。彆以為你二叔不打人。小破孩馬上腦迴路急轉,“呀,我二叔打過你?”沈宗寧走過來就聽到徐聞說道:“是的,他派人打過我。以後我會打回來的。”“貪念會毀了一個人,這句話送給你。”還想奢望打回來……徐聞和沈曦聽到沈宗寧的聲音齊齊回頭,沈曦這會兒也不橫了,也許是因為在沈宗寧跟前發過火,這會兒的他像個鵪鶉一樣。“安分守己,到時候彆弄什麼幺蛾子。”沈宗寧指...